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零九章 箭神出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零九章 箭神出世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雖然趙雲箭術不如龐萬春,但是那又如何,陳恬手中還有超級召喚系統,難不成害怕眼前區區一個龐萬春,如果不是花榮不在,今天分分鐘吊打龐萬春。

「錢塘王,今日你必敗無疑,你軍中除了張趙二人,已經無人能有射箭之能。」

陳恬此言冷冷地說道,對面的夏侯淵先是一怔,旋即目光飛速掃視了陳恬身後不過也就普通小卒,刀削的臉上毫不掩飾不屑,繼續嘲諷著陳恬。

張飛和趙雲兩人亦是眉頭一凝,提醒道:「殿下,那龐萬春箭術著實厲害,恐怕已經沒有人能夠應戰了,倒不如撕毀賭約耍無賴。」

「哼,誰說沒有認了。」陳恬不以為然地冷哼一聲,轉而向集中意念向腦海中的系統發送了信息:「系統君,該起來幹事了,看看本宿主還有多少君主點。」

「回復宿主,宿主當前總計擁有379點君主點,宿主是否需要進行什麼操縱?」

陳恬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今天君主點總算可以派上用場了,「本宿主要使用96個君主點,給本宿主召喚一個神箭手,而且要現場就能用的。」

系統有些不耐煩地回道:「宿主要求這麼多,召喚將需要150點君主點,宿主是否選擇繼續召喚?」

聽到這神回復,陳恬不禁感覺肉疼,滿臉欲哭無淚,「行吧行吧,150君主點就150點,算你狠,快點給本宿主進行召喚。」

陳恬一聲令下,腦海中系統當即開始運行起來,「正在召喚中恭喜宿主獲得三國蜀漢五虎將之一黃忠,黃忠四維如下,武力:101,智力:71,統率:85,政治:63。植入年齡為三十歲,當前就在宿主身後。」

「宿主消耗150君主點,當前剩餘229君主點,請宿主注意查看。」

黃忠。

兩字如雷貫耳,老當益壯神一般存在的人物,讓陳恬渾身忍不住一顫。

黃忠老年能開二石力之弓,百發百中,人稱有百步穿楊之能。當年黃忠射到關羽盔纓根上,嚇得關羽帶箭回寨。

而且年逾六十,裝備不及關羽,尚能與關羽打得不分勝負,怕是再年輕個二十三歲,關羽都未必奈何得了黃忠,所以武力給了101也算合情合理。

有了黃忠,何懼眼前區區一個龐萬春,無論怎麼說,這150點君主點值了。

迎面處。夏侯淵等人已經不耐煩,手中戰刀指向陳恬,傲然喝道:「射又不敢來射,輸又不敢喊輸,如此吞吞吐吐,莫不是怕了我蕭軍1

好狂傲的口氣。

左右張飛趙雲,皆被激怒,恨不得直接衝上去一招直接秒殺了夏侯淵,卻只是空有一腔的的惱火,卻無人敢發作。

「夏侯淵。孤等著看你那吃了翔一樣的表情。」

陳恬嘴角掠過一絲冷笑,轉身回頭朝身後一望,只見身後一個輕騎兵冷眼凝視著龐萬春。

馬上,那雄健的身軀。就像是一座拔地而起的鐵塔,緩緩的聳立而起。

那目光,不屑至極,一雙銳利如鋒的眼睛半開半闔,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與生俱來般的威勢。

這份氣勢果然是黃忠沒錯。

陳恬目光定格在黃忠身上,將手中血槍當空一指。指向遠處的龐萬春,喝問道:「孤聽聞你名為黃漢升,武藝超群,箭術如神,今日你可敢用箭術將其打敗?」

見陳恬直呼自己本名,黃忠有些意外,但是那一絲意外轉瞬即逝,昂首斜視前方,豪氣盡釋地說道:「在下生平最好挑戰,今日難得碰見如此神箭手,有何不敢與之一戰1

陳恬興奮的大喝一聲,「很好,你需要什麼東西,孤幫你籌齊。

「在下只需殿下信任即足矣。」

黃忠如刃的鷹目之中,陡然閃出幾道精光,笑著搖了搖頭,雙腿一夾馬腹移到陣前。

龐萬春見陳軍陣中縱馬闖出一員小將,自己卻從未見過,臉色微微一動,喝問道:「你是何人?先報上名來1

黃忠斜眼望著龐萬春,豪然說道:「我便是錢塘王麾下百夫長黃漢升,今日見將軍箭術精湛,便欲上前一比高下。」

龐萬春先是微微一怔,轉而冷笑道:「錢塘王,你莫不是覺得氣氛壓抑,找來了一個小卒來找點樂子?」

此言一出,蕭軍皆是大笑起來,就連趙雲和張飛二人,眼神中也都閃爍著深深的不解,陳恬為何會突然拉出這麼一個無名小卒來和龐萬春比箭,他們根本不相信黃忠能與龐萬春相抗衡。

「英雄不問出處,手上見高低休要嘴上動功夫,龐將軍若是不敢應戰,當可自己先認輸。」陳恬絲毫不把龐萬春的話放在心裡,反而開始反諷龐萬春。

「哼,既然錢塘王都怎麼說了,那這位小兄弟,請把。」龐萬春冷哼一聲,勒馬退到一旁,讓黃忠來一展所謂的箭術。

黃忠雙腿一夾馬鐙,策馬退至離銅錢一百五十步開外的地方,將背後掛著的穿雲落日弓拽在手上,朝蕭軍喝道:「今日我便於一百五十步外,以三枝小箭三箭齊發,若是皆過銅錢眼,今日便算我軍勝了,如何?」

「一百五十步,三箭齊發過小孔?」黃忠此言讓眾人無不一驚,光是一百五十步外便是難度非比尋常了,更別說三箭齊發還想同時過方孔。

趙雲和張飛兩人眼睛瞪得老大,簡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說這麼狂妄的話,連忙要向陳恬勸道:「殿下,這是不是有點誇大了」

陳恬嘴角抹起一絲玩味的冷笑,目光中滿是對黃忠的堅信不移,拂手打斷了他們二人的話:「孤相信他。」

「這錢塘王究竟在玩什麼把戲」另一邊的夏侯淵等人亦是滿臉疑惑,猜不透陳恬為何會派一個小卒,而且還自稱要三箭齊發。

吳用冷靜下來,神色之中的驚異很快褪去,湊近向夏侯淵冷笑道:「將軍不必多想,這世間能做到這種本領的沒幾個人,更別說區區一個小卒,讓他射便是。」

夏侯淵目光中的疑惑沉底,點了點頭喝道:「今日你若是能在一百五十不外,三箭齊發過了方孔,我大軍二話不說將人奉還轉頭就回交州1

言既出,陳恬朝前方的黃忠喝令道:「黃將軍,今日便讓這無知的蕭軍一睹你的箭術1

幾個蕭軍小卒迅速又安置了一個架台與一枚銅錢,立於黃忠一百五十步外。

黃忠單手執弓,半開的眼眸陡然全部睜開,彷彿如銳利的劍鋒凝視著一線的方孔,右腳一踢,懸挂在馬背右側的箭筒中三枝羽箭騰飛上半空。

出手如如蒼鷹獵物一般半空之中截過三枝羽箭,猛而迅捷,轉眼之間,箭已慢慢放在弦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