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一十章 三箭退萬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一十章 三箭退萬軍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檢測到黃忠觸發神箭潛能,射箭精準度五倍,極大幾率一箭秒殺,由於黃忠武力超過100,造成雙方系統各自亂入兩人,稍後將為宿主呈上亂入名單,請宿主注意查看1

三箭齊齊放在了弦上,黃忠深吸一口氣,雙臂青筋暴起,左手持弓,右手握弦。

在某個瞬間,弦動,箭挺。

眾目睽睽之下,黃忠嘴角微微抽搐一下,肌肉不斷緊繃磨蹭著鎧甲,緩緩地拉開了三石硬弓,瞄準向了前方那一個方孔。

「嘶,想不到這個黃漢升居然也能拉得動三石之弓」看見黃忠拉起了三石之弓,夏侯淵等人神色開始發生異變。

「給我中1

就在眾人驚疑之時,黃忠驀地一聲低嘯,雙手虎指一松,三枝羽箭蓄勢離弦。

嗖!

一聲弓弦驚天而起,三枝利箭如雷芒射出,一百五十步之遙,玄鐵的羽箭吸盡周遭冷氣,捲起層層氣旋呈螺旋狀,直奔遠處的方孔而去。

電光火石之間,如流光一般的鋒芒撕裂開空氣的阻隔,在尖銳的厲嘯聲中朝三個方向劃出弧線,在不到銅錢一尺的地方又驟然合璧。

唰!

三箭同時從方孔之中穿射而過,絲毫沒有沾邊半分,又從另一端呼嘯而出。

三箭居然真的同時射過了銅錢方孔!

「這這怎麼可能1一旁的龐萬春那張臉神色劇烈一變,原本的自信瞬間被襲上心頭的驚駭所取代。

夏侯淵,吳用,夏侯惇三人與數萬蕭軍那滿目輕蔑轟然瓦解,以一種看見魔鬼般的眼神盯著黃忠。

陳軍這邊,趙雲和張飛二人,臉上擔憂的神色煙消雲散,表情是同樣變成了出乎意料。

「果然不愧箭神之名」陳恬喃喃道,瞳孔中隱隱折射出幾分出乎意料。

黃忠三箭射中,收了強弓放回背上。嘴角勾勒起一絲得意的弧線,轉而朝一臉驚愕的龐萬春拱手笑道:「承讓。」

陳恬平息了心中驚潮,詭笑著看向了夏侯淵那張和吃了翔一樣的臉,冷笑道:「夏侯將軍。看來今日是孤贏了。」

夏侯淵這才回過神來,壓制住震驚之色,目光突然殺氣四射地瞪向了陳恬。

片刻之前狂妄自大的他,一口允諾了黃忠的要求,卻沒想到黃忠真的三箭射過了銅錢。

儘管夏侯淵困惑陳恬軍中為何會突然冒出這麼一個神箭手。卻不得不承認他輸了的事實。

若是反悔賭約,錢塘王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和自己死磕到底,自己也會被人所恥笑。若是不反悔賭約,自己就會無功而返,相對而言,後者尚可保存一些顏面。

腦海中的思緒不斷飛速旋轉,稍稍的權衡后,夏侯淵深吸一口氣,強顏苦笑道:「錢塘王麾下果然是奇人倍出,在下服了。來人啊,把徐先生帶出來送回貴軍1

陳恬笑了,笑他夏侯淵終於服了,笑自己不費一兵一卒就輕易散退了千軍萬馬,笑黃忠三箭射回了徐庶。

一聲令下,大軍後部如排浪般退出一條道路,徐庶在幾個士卒的架持下走了出來。

陳恬放眼望去,只見徐庶依舊是書生打扮,那衣衫卻顯得空蕩了許多,面色也蒼白了許多。連走路都十分的不穩,好像每一步都隨時可能暈倒。

這一幕幕都在告訴陳恬,當時徐庶為自己出使交州,事成之後定是受盡了囚禁。卻不願意歸順蕭銑,以報自己的知遇之恩。

「檢測到徐庶當前四維已經達到巔峰,四維如下,武力:34,智力:96,統率:85。政治:86。請宿主注意查看。」

「69的武力驟降到了34點,這是經歷了多麼大的折磨」陳恬的心突然如千萬針刺戳入一樣難受。

左右張飛,趙雲等將士,個個看見徐庶都默然不語,眼中那一份得意之色消逝,轉而燃燒著熊熊的怒焰。

「殿殿下」徐庶搖搖晃晃走到陳恬面前,正欲拱手卻經不住身體的消磨,如紙一樣脆弱的暈了過去。

「子龍,你先與元直共騎一馬送他回去。」陳恬冷冷地說道,趙雲急忙上前將徐庶扶起,扛到自己的馬上。

「全軍聽令,速回武昌1陳恬手中血槍緩慢下沉,左手一揮朝全軍喝令。

說話時,陳恬整個人瞬間迸發出令人感到深淵般絕望的恐怖氣場,那殺機凜生的目光中閃過一片寒冷,如一束無形之刃,穿破一切阻隔,射向了夏侯淵,

「這一切的一切孤都會記住,來日定會血洗交州將軍府,定教爾等加倍奉還1

夏侯淵等人瞬間感到背上升起一絲寒意,只覺陳軍有一種無形的威懾力瞬間襲卷而來,讓他有種不寒而慄的錯覺。

但是沒有多想,夏侯淵手中戰刀一舉,喝令道:「留下兩千守軍,其餘人等隨本將返回交州1

武昌城,風塵客棧之中。

夜幕已至,一輪明月高懸中天,清輝月色灑落蒼穹。

一個身襲白衣的男子坐於案桌一旁,月光如雪潑灑在身上,輕輕執起酒樽,緩緩飲入口中。

他那深邃如淵的眼睛似閉非閉,嘴邊帶著幾分若有若無的笑意。

白色的衣襟半敞束於腰下,墨發微松,風流洒脫的氣場傾泄而出,儼然是一位醉於飲酒的風塵浪子。

此人便是鬼才郭嘉。

「文和,不知你這麼長時間,在那錢塘王那裡如何?」

在某個呼吸的瞬間,空氣中的塵埃落定,郭嘉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嘴角微微一顫,儒雅清朗而又有幾分期待地聲音迴旋在半空之中。

在燭光飄忽不定地照射之下,賈詡一勺在案角另一旁,只是伸手將銅觴輕搖幾圈,眼神之中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郭嘉又斟滿一杯清酒,眸光伴隨著瓊漿流轉,輕笑道:「第一次看你賈文和這麼欣賞一個人,有趣,當真是有趣。」

賈詡那大理石一般古井不波的面容上突然泛起了細微的波動,將杯中之酒慢慢倒到了地上,看著那玉泉在燭光之下燦燦發光,緩緩而淌。

雖然賈詡一句話都未曾說,郭嘉那瞳孔之中卻折射出光芒,已變得如劍氣一般鋒銳,注視著賈詡的舉動。

淡然若水地說道:「看來還是太年輕了,雖然生為異數,卻沒有雄主的手段,日後定會遭到沉重的打擊。」

清風徐來,拂動了賈詡的衣袍,良久的沉默過後,嘴角慢慢抹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笑說道:「奉孝,此番征討江東,並非敗數,故我想找你幫個忙。」

郭嘉沒有回答,反而執著酒樽站起身來,如踏著一縷清風般的走到窗邊。

昂首對著那一輪寒月,舉起手中酒樽,郭嘉灌了一大口,曼聲長吟道:「斜倚雲端,笑談亂世清濁。舉杯對酒,血染金戈鐵馬。」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