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一十二章 關羽之威傲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一十二章 關羽之威傲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一聲響起,眾人目光隨之朝那個角落望去。

只見一具如鐵塔般的熊軀拔地而起,一襲綠袍映入眼帘,但見其身高九尺有餘,下顎美髯有如瀑布傾瀉而下。

在一對如若蠶的濃眉之下,那一雙丹鳳眼中流轉著睥睨天下的傲氣。

渾身散發著與生俱來的不怒自威之勢,眉宇之間充斥著忠義兩全的英氣,威風凜凜,猶若天神降世。

此人便是劉備的結義兄弟,關羽關雲長是也。

「好1

劉備望見關羽主動請纓,猛地一拍案桌,豪然喝道:「有雲長出戰,那群陳軍又有何懼,不知二弟還需要何人作為副將。」

關羽斜眼掃視著眼前的幾人,一捋長須,冷笑著地說道:「吾只需張清一人伴隨作戰即可,縱使千軍萬馬之中,吾亦能取敵將首級如探囊取物1

好狂傲的口氣,好狂傲的話語!

那輕描淡寫的言語中,關羽狂傲到了極點,彷彿太史慈,秦瓊之輩在他眼中只不過是一隻螻蟻的存在。

法正笑著搖了搖頭,上前沉聲說道:「關將軍休要輕敵,如今益州雖然安逸,但是叔至必須訓練王牌白耳軍,連兒心善則需要威震益州,倒不如讓武將軍與張將軍隨關將軍你一起出征如何?」

劉備斟酌著法正的提議,覺得有理便說道:「雲長,孝直此言有理,倒不如就讓武將軍再一起隨軍出戰,也好有個照看。」

「哼,隨兄長之意吧。」關羽冷哼一聲,語氣之中滿是孤傲,彷彿張清和武安國只不過是去看熱鬧的一般。

劉備點了點頭,拔出一枝令箭,豪然喝令道:「關羽聽令,本將命你帶將武安國,張清二人。領兵三萬即刻進發武陵,不得有誤1

兩日後,武陵城外。

風從西北來,枯黃紛飛的落葉伴隨這瑟瑟冷風飄蕩在半空之中。

風中夾雜著絕世武者的傲氣。

數萬蜀軍集結在城門之外。一面「關」字暗紅大旗如熊熊燃燒的火焰,在半空之中獵獵飛舞。

森森的鐵甲與無數的槍戟林立,一座軍陣形成一道無法逾越的銅壁佇立。

無數年輕的蜀地戰士,冷風劃過鎧甲,發出尖銳刺耳的呼嘯聲。身子微微晃動幾下,這是戰場經驗不足的表現。

大軍陣前,關羽一襲綠甲青袍,頭裹英雄巾布,座下一騎寶馬雖然不是赤兔,但也是西域少有的五花追風馬。

手中那一柄碩大的青龍偃月刀,如鏡般的刀身冷氣森森映出一條騰飛的青龍,刃口上高高的燒刃中間凝結著一點寒光彷彿不停的流動。

將迎面而來的冷風不斷撕為兩半,彷彿這世間已經沒有什麼能擋住這刀刃,殺氣綻射縈繞在整個沙場之上。

張清手執長槍佇立在關羽的左側。武安國雙手舉著一把偌大的流星鐵鎚佇立在關羽的右側。

不一會兒,城門緩緩露出一條細縫,再是整個打開,秦瓊提縱馬帶兵奔赴到城前。

聽見馬蹄聲響起,關羽那微眯的丹鳳眼慢慢睜開,暗黑色的瞳孔中,映射出陰冷的殺機。

打量了一眼秦瓊,那眼神卻滿是不屑之色,手中青龍偃月刀迎風提起,直指著秦瓊厲聲喝道:「秦叔寶。我大軍已至城下,爾等現在還不速速下馬受降,更待何時1

那一聲悶雷般的暴喝,竟是驚起得兩旁山嶺間的野鳥亂飛而起。秦瓊身後的將士被震懾得皆不自禁的退後一步。

「好強大的氣勢,正南,你可知此人是誰?」秦瓊平息胸中震蕩的情緒,轉頭朝審配問道。

審配目露疑色,舉目望去,上下掃視幾眼。心有餘悸地說道:「若是在下沒有看錯的話,此人應當就是劉備的結義兄弟,關羽。」

「插標賣首的傢伙,秦將軍,倒不如讓末將前去將其斬於馬下,那數萬蜀軍喪失主將,定不戰自潰1

凌統一臉不以為然地凝視著目空一切的關羽,銀槍在握,朝秦瓊看了一眼,示意請戰。

秦瓊目光迅速環掃蜀軍,發現人人都是初經戰場的新兵,若是能在斗將上取勝,那軍心定會降到冰點,不攻自破。

見陳軍遲遲沒有響動,關羽眼神之中掠過一絲不耐煩,刀鋒一指,狂傲吼道:「戰又不戰,降又不降,卻是為何1

「關羽匹夫,休要猖狂,凌公績在此1

那一聲喝,再次讓陳軍全體為之一驚,這一次凌統也不等秦瓊發號施令,雙腿一夾馬鐙提槍直接衝殺出去。

「無知小兒,今日關某便用你的人頭來立威名1關羽目光瞬間變得如刀鋒那般犀利,就要策馬殺去。

「小小將佐何需二爺親自出馬,待末將前去教他做人1關羽正欲催動戰馬之時,張清提槍縱馬,電光一般射出迎著凌統殺去。

看見突然殺出的將佐,凌統也不搭話,手中銀槍倒拖在泥沙之中,空氣一顫,一道霧塵包裹中,突然之間銀槍****而出。

「看槍1

張清不知凌統實力,一聲長嘯,手中鐵槍瞬間洞穿了空氣,發出一道尖銳的嘯聲后,凌空打來。

鏗!

兩道冷絕如冰的槍鋒相撞,火花四濺,發出刺耳的激鳴聲,兩人錯馬擦肩而過。

張清只覺一股強大的力勁襲入自己臂膀,不由得虎口一麻,差點拿捏不住手中的銀槍,眼下這才知道凌統的實力遠在自己之上。

「受死吧,無能蜀軍1

銀影閃過,凌統轉身勒馬,沒有片刻遲疑,手中銀槍再度挺起,猶若毒龍出巢一般四面八方朝張清刺來,嘶吼咆哮之聲猛然大作。

張清來不及多想,急忙揮槍格擋迎著凌統那劇烈的攻勢打去。

槍來槍往,兩人來回戰了二十回合有餘,只見張清此刻已是滿頭大汗,氣喘如牛,一招比一招散亂,破綻頻出不窮,顯然已落盡下風。

「你可敢來追我1

斗到深處,張清使出全力反攻一招,朝凌統怒斥一聲,轉身撥馬,斜拖著長槍便往回逃。

「小爺今日殺你不得,誓不回陣1

見張清逃走,凌統哪裡肯棄,咆哮一聲,雙腿使勁一夾馬鐙,揮舞著銀槍便追了上去。

張清刻意放慢的馬速,見身後凌統追得近了,一手帶住槍桿,一手去錦袋摸出一個石子,動作有如流星掣電那般零利。

「看石子1

張清兩指夾住一顆石子,轉身僅僅是瞥了一眼凌統,驀地一聲低嘯,彈指之間,手中石子疾如閃電般的破空而出。

凌統就要揮槍,卻不料張清居然來了這麼一手,當下如何來得及反應,只見那石子飛來如鬼神一般。

「痛殺我也。」

直接被一石子打中了凌統下顎,只見鮮血迸流,凌統哀嚎一聲,伏鞍槍就往回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