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一十六章 不辭而別的郭嘉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一十六章 不辭而別的郭嘉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陳恬腦海中不由自主地勾勒出那一幅幅激戰的畫面,良久方才緩過神來,將掌心的冷汗慢慢拭去。.??`

「三國名單如下,亂入第一人,魏國大將郝昭,郝昭四維如下,武力:88,智力:79,統率:95,政治:67,擁有守城天賦,植入身份為蕭銑本部大將,請宿主注意查看。」

陳恬一拍案台,忍不住吐槽道:「郝昭,和曹仁並稱三國守城王的人啊,居然這麼爽快就給了蕭銑,看來以後打交州還要從長計議埃」

「亂入第二人,曹魏重臣司馬昭,司馬昭四維如下,武力:64,智力:9o,統率:89,政治:94,植入身份為近日投靠劉備的謀士,請宿主注意查看。」

聽到司馬昭的信息,陳恬心中暗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益州看來日後定會生劇變。」

「宋朝名單如下,亂入第一人,說岳四猛八大鎚之一嚴成方,嚴成方四維如下,武力:97,智力:54,統率:68,政治:49,植入身份為魚俱羅部將,請宿主注意查看。」

「亂入第二人,梁山好漢轟天雷凌振,凌振四維如下,武力:72,智力:59,統率:72,政治:57,擁有火炮天賦,植入身份為前陳建康禁軍校尉,目前將來投靠,請宿主注意查看。」

聽完一系列名單,陳恬嘴角彎起弧線,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心中又另有一番盤算。

……

次日,武昌。

到了與賈詡,郭嘉二人約定的期限,諸將全部聚集在正堂之中。

陳恬高坐在主位上,兩旁將士在無形之間熱血已經漲上心頭,就等賈詡和郭嘉一個計謀,馬上攻進永嘉。

多番大戰的告捷,讓一股輕鬆自信的氣氛瀰漫開來。彷彿這場東征之戰的勝,很快就會到來。

這時,沉重的腳步聲響起,一襲綸巾的賈詡。在眾人的注目之下,緩緩步入了大堂,卻不見郭嘉的身影。

陳恬臉色微微一變,慢慢走下台階,上前問道:「奉孝何在?」

賈詡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奉孝他身染重病,這兩天已經回到故鄉去了,特派在下來和殿下辭別。」

「孤有神醫華佗,定能治奉孝之疾,文和你可曾說過?」聽到此言,陳恬頓時一驚,郭嘉居然稱病不告而別。

賈詡面露苦笑,淡淡道:「他心意已決,豈是在下可以勸住的。」

「走了就走了,依我看那人就是一個來混吃混喝的酒鬼。軍師真是看走眼了埃」雄闊海等人在私下紛紛議論起來。

「罷了罷了,得之孤幸,失之孤命,既然奉孝不願意為孤效力,那便隨他去吧。」陳恬無奈黯然一嘆,只可惜與這鬼才擦肩而過。

嘆息過後,陳恬又將目光重新定格到賈詡身上,關切地問道:「文和,你可有妙計能奪下這永嘉城?」

賈詡眉頭微微暗凝,面色卻依舊淡漠若水。拱手淡淡道:「在下有三道計策,每次只出一策,殿下必須按此策來做,當然。還得看殿下信不信在下。」

陳恬撫了撫須絨,目光中流轉著不解之色,片刻說道:「那還請文和先說說這第一策。」

賈詡點了點頭,直起身來走到側壁所懸的巨幅地圖上,將手中羽扇往下一指。

那羽鋒,落在了鄱陽二字上。賈詡頓了頓語氣,不緊不慢地說道:「鄱陽郡糧草乃為吳國之根本,如今大軍前鋒已經連翻攻克彭澤,湖口等郡,下一步必須出兵鄱陽。」

說到一半,賈詡話鋒一轉,續道:「鄱陽僅有三千吳兵羽甲防守,北面湖口隔著一道天線谷,殿下當可率五千大軍,又幾員上將率領,從峽谷進軍鄱陽城。」

「不可!若是敵軍埋伏於兩壁之上,則我軍便成瓮中捉鱉,豈不未到鄱陽,便被伏擊折兵而返?」

賈詡話音剛落,張遼一眼看出其中厲害之處,當即跳出來張口反對。

「湖口通往鄱陽之路,不僅只有天線谷一條路,還有一條稍微有點遠的大道,依末將看倒不如直走大道,奪下鄱陽城。」

聽了張遼的話,陳恬眉頭凝起,眼中是思緒飛流轉,卻是深深不解,不解賈詡為何要走這條峽谷,以賈詡的智謀,絕對不會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沒看出來。

沉吟片刻,陳恬冷冷反問道:「文和,文遠此言有理,走這條峽谷危險萬分,不知究竟是何意?」

賈詡輕搖手中羽扇,帶動了半空之中那幾縷灰塵,淡淡道:「兵以險為上。」

陳恬又用指尖輕輕敲擊了自己的額頭,心中很是糾結,將目光拋到坐在一旁臉色蒼白的徐庶身上,「元直,你怎麼看?」

徐庶乾咳幾聲,眼神轉瞬間變得尖銳起來,深邃的瞳孔中閃過一絲精光,彷彿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緊接著說道:「出兵吧。」

永嘉,吳國皇宮。

杜伏威一襲龍袍,頭戴金冕冠,昂坐在那所謂的龍椅之上。

目光游弋,打量著台下那個一臉病態,卻又顯得玩世不恭的年輕人,少頃方才開口問道:「郭奉孝,你說你來降朕,但你能為朕做什麼?」

郭嘉玩世不恭地冷笑著,先是將目光望了一眼杜伏威旁邊觀聽的王雄誕和許攸,又是瞥了一眼台下神色不定的輔公祏和韓遂,再是將目光定格在一臉剛正不阿的鄧艾身上。

片刻之後,郭嘉方才赫然轉過目光,徐徐上前幾步,拱手胸有成竹地說道:「草民能幫皇上退去那錢塘王的大軍。」

此言既出,鄧艾等人齊刷刷地以一種嘲諷的目光朝郭嘉望來,眼前這個病秧子,居然敢說自己能退去錢塘王的千軍萬馬。

就連號稱江東猛虎的孫堅,統領三萬兵馬,都被陳軍短短三日不到打得潰散而敗,郭嘉說自己能讓陳軍無功而返,誰信?

「胡說八道,朕看你有些能耐才接見你,想不到竟是市井之徒,如此口出狂言,來人啊,給我轟出去1

杜伏威聽到此言,登時氣不打一處來,一掌重重地拍在了龍案之上,朝郭嘉厲聲喝道。

面對杜伏威的喝斥,郭嘉面無懼色,反而抹起一絲玩味的笑意著搖了搖頭,公然狂笑道::「哈哈,橫夫豎子,何以為謀,來日禍,後悔晚矣1

小小草民,膽敢在皇宮之中公然羞辱皇帝,杜伏威正欲再次作之時,卻有一人站了出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杜伏威的結拜兄弟輔公祏,輔公石看了一眼郭嘉,上前拱手說道:「皇上且慢,依臣看倒不如先聽聽這個小子有什麼能耐,再下定論也不遲。」

因為是輔公祏說話,所以杜伏威必須給他幾分面子。

杜伏威暗暗握拳,臉色陰沉變色,壓制住體內擠壓長久的怒火,冷冷地喝問道:「那你說說,你有何辦法能破陳軍?」

郭嘉眼珠一轉,彷彿一切都是意料之中,半點不慌地上前笑道:「下一步,陳軍定會選擇進攻鄱陽糧倉,皇上不必問太多,當可派一員大將領軍數千,埋伏於鄱陽城外天線谷的兩邊峽谷之上,不出半日,一切自見分曉。」

話音剛落,郭嘉嘴角抹起一絲不易察覺的陰笑,目光瞬間掃過韓遂,鄧艾,王雄誕三人那神色不斷變化的面容。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