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一十七章 峽谷伏擊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一十七章 峽谷伏擊戰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鄧艾急忙上前拱手請纓道:「皇上,末將願意領兵擊潰陳軍1

韓遂見況,連忙一揮袖袍走了幾步拱手道:「皇上,臣也願意帶兵擊潰出征。←,」

這還不止,就連杜伏威身旁的王雄誕也忍不住站了起來,上前請戰道:「父皇,如今狼煙四起,兒臣願意親自領一支兵擊潰陳軍,以顯我大吳國威1

杜伏威捋了捋下顎的須髯,看見這麼多人願意出戰,滿意一笑點了點頭,轉而將目光拋到了許攸身上。

清了清嗓子,杜伏威一副急功近利的語氣問道:「相國,你認為何人出征最為合適?」

許攸深邃的目光凝視著同樣目光如若深淵一般的郭嘉,在不經意間又和輔公石對望一眼,嘴角抹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

轉身將玉板往下一放,豪然說道:「回皇上,此人說的不錯,陳軍的確很有可能反其道而行走峽谷而過,既然諸位將軍都如此心急想要征討,那便一起出征罷。」

得到了許攸的肯定,杜伏威眼神閃爍著幾道精光,猛地又一拍龍案,緩緩的站了起來,深吸一口氣,沉聲道:「眾人聽旨,爾等一起出征,以太子為首,不得有誤1

三日後,吳軍在峽谷兩旁安營紮寨,收到了斥候的消息,今日午時陳軍將會來攻城。

大帳之中。

鄧艾鷹眉如刃,橫掃著巨幅的地形圖,負手而立在案前,目光之中閃爍得卻是幾分貪婪,眼神緊緊看著地圖。

沉吟片刻,鄧艾轉身朝眾人喝令道:「今日午時陳軍將來攻城。到時候本將領兵三千伏擊陳軍,諸位便守在城中以卻城中無變。」

話音剛落,王雄誕應聲而起,以懷疑地目光盯著鄧艾,滿含挑釁地說道:「為何要是你鄧士載前去征討,非要吾等大軍駐紮在城內駐防?」

早在半年之前。杜伏威集團便對鄧艾有了偏見,一路與隋軍作戰,鄧艾一直採取草草大戰而退,將兵權緊握手中,直至逼得杜伏威不得不遷都到永嘉,將淮北之地盡數送還給隋軍。

再加上近日來,許攸一直有意明諷暗刺,時不時就向杜伏威中傷鄧艾的為人,再加上此次鄧艾又要自作主張。絲毫不把他這個太子放在眼裡,王雄誕已經對鄧艾是否忠心吳國產生了很大的懷疑。

不僅是王雄誕,韓遂也應聲而起,冷笑道:「依末將看是某人要想要爭功吧。」

「你」鄧艾頓時氣的面紅耳赤,手指著韓遂和王雄誕二人,卻不知該說什麼來辯解。

「嚷什麼嚷,主將說什麼便是什麼,這是軍令如山。今日你們守城誰敢說半個不字1

一聲悶雷般的暴喝響起,王雄誕和韓遂二人同時舉目望去。只見一個鐵塔般的身軀在那個角落挺立而起,猙獰冷峻的臉上,青筋不斷蠕動,燃燒著熊熊怒火。

「顏三刀,莫不是連本太子你也敢以下犯上?」韓遂選擇了退讓,王雄誕眼中殺機一閃。森然說道。

「行了行了,如今大敵當前我軍豈能自亂在前,聽末將一言,鄧將軍好歹也是兵馬大元帥,戰功無數。」

「今日也不差這一次突襲戰。太子殿下與韓將軍二人便先在城內駐防,等待下一次再立戰功。」

火藥氣瀰漫在半空,充斥著每一個人的鼻間,一襲白袍銀甲的張憲一個箭步站到兩人中間,好言規勸雙方。

「罷了,今日便給張將軍一個面子,爾等去便是1

王雄誕緩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過激了,再這樣下去很有可能會導致大水沖了龍王廟,便冷哼一聲,拂袖而坐。

「多謝太子海涵,宗本,良辰,我們走1

鄧艾濃眉一沉,冷冷暗襯:「看來杜伏威不是善主,得好好想著後路」

心中雖有怨氣,但是畢竟王雄誕是太子的身份,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當即提起戰刀,向王雄誕行了一禮,朝顏良和張憲二人喝令著掀帳點兵出營而去。

望著鄧艾那遠去的身影,王雄誕拳頭一擊案台,冷冷道:「鄧士載,你所做的一切若是有負吾大吳,吾絕對不會放過你1

聽得這一聲巨響和那殺氣凜冽的誓語,韓遂那故作惱火的眉宇之間卻隱帶幾分變化。

……

峽谷之中。

冷風瑟瑟從下刮來,捲動著滿地的枯葉,風中,暗藏著瀟瀟的銳氣,那是鋒刃專有的銳氣,高處叢生的灌木,落下幾個參差的黑影。

雄闊海,黃忠,張飛三人統率著五千兵馬,緩緩經過這峽谷,緊繃的神經卻一刻也不敢鬆弛,餘光不時掃視峽谷兩邊的懸崖峭壁。

隱藏在灌木下的鄧艾,鷹目中寒光凜烈,就如他的刀一樣犀利,目光死死的盯著下面烏壓而來的陳軍。

「就是現在,弓箭手放箭1

在某個瞬間,鄧艾突然一聲暴喝,響徹整個山谷,兩旁峭壁之上出現了成排如浪擺開的兵卒。

「不好,有埋伏,全軍撤退1

張飛第一個反應過來,來不及多想,手中丈八蛇矛振臂一揮,扯著嗓子厲聲喝退。

嗖,嗖,嗖。

瞬息間,無數弦響之聲,伴隨著箭鋒劃破空際的呼嘯之聲,如雷回蕩在整個山谷中。

衝天的銳氣與數不盡的寒光耀射在半空之中,宛如一場天降流星雨一般,匯成一張巨大的箭網狂壓而下。

張飛,黃忠,雄闊海三人一邊各自將兵器揮舞得密不透風,彈飛一枝枝不長眼的流矢,另一邊不斷催促著將士撤退。

三人能夠自保,數千將士卻沒有這個能力。

剎那間,鎧甲撕裂聲與骨肉穿透聲不斷傳出,一具具兵甲不斷倒在血泊之中,慘叫聲交織成一片。

「殺啊1

箭矢稍稍停息,峽谷對邊衝殺出一支彪軍,領頭之人正是顏良和張憲。

「翼德,漢升,你二人速速撤兵離去,我來殿後1

雄闊海朝黃忠,張飛二人喝了一聲,提起熟銅棍,雙腿一夾馬鐙,直接策馬朝顏良,張憲二人衝殺而去。

顏良與張憲二人見雄闊海殺來,也不答話,各自揮舞起大刀和銀槍,迎擊而上。

兩把戰刀圍著一條熟銅棍,斗到五十回合有餘,顏良大喝一聲,一刀從頭劈下,雄闊海連忙提棍格擋,卻被張憲一槍刺中小腿。

「檢測到黃忠激發神箭潛能,精準度上升五倍,有一定幾率秒殺,請宿主注意查看。」

黃忠遠處彎弓搭箭,一箭快如閃電直射而來,射中了顏良的帽盔,這才嚇退了二人,揮刀上前搶著救回了雄闊海。

吳軍的大旗,依然在戰場上空飛舞,陳軍的旗幟,卻已寥寥無幾,盡皆倒在了屍橫遍地,血流成河的地面上。

黃忠憑藉著一手箭術,逼得顏良張憲二人不敢來追,但己方處於劣勢的士卒,卻被鄧艾大軍沖得四分五裂,分崩而潰。

張飛等人率著大軍且戰且退,總計折了三千兵馬,方才浴血衝殺出這峽谷,一路狼狽不堪地狂奔回湖口城。

見其逃跑,吳軍也不去追,因為鄧艾知道,陳恬的主力,這個時候恐怕已至湖口城,如果不見好就收還要窮追下去,再撞上陳恬的大軍,本來的勝利,就要變為一場大敗了。

風中夾雜著血腥的味道,鄧艾目光遙望著北面那潰逃的陳軍,冷笑道:「陳軍如此冒進不堪,此戰軍功算是記在本將身上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