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一十八章 陰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一十八章 陰謀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湖口城總兵府,正堂。w?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瀰漫在半空之中,慍怒的情緒,充斥著整個大堂,上座處,陳恬目光看了一眼中傷的雄闊海和一身是血的張飛和黃忠。

這一戰不僅傷了雄闊海,更損失了陳軍的三千精銳部隊,挫了大軍的士氣。

陳恬鷹眉環掃一眼眾人,最後將目光鎖定在賈詡身上,隱隱帶有幾分怒色地沉聲道:「賈文和,這便是你所謂的料敵不備?」

賈詡輕嘆了一聲,語氣中含著無奈,轉而撫扇說道:「唉,不過一策失誤罷了,殿下可敢再聽在下第二策?」

陳恬面色裹了一層陰沉,惱火盡寫在臉上,皺著眉頭瞪向了賈詡,冷冷說道:「何計?直說。」

賈詡上前一步,不緊不慢道:「如今大戰初敗,殿下應當從武昌糧倉調出大部分兵力與糧草,然後全力奪下鄱陽。」

陳恬眉頭暗凝,語氣變得有幾分質疑,「那要是被吳軍趁機攻了後方怎麼辦或是中途攔劫了糧草怎麼辦?」

賈詡這一次沒有解釋,只是將那深邃如淵的目光拋到了徐庶身上,隨即生了某種細微的變化。

徐庶領會到了什麼,目光之中迸射出幾道精光,輕咳了幾聲,淡然地說道:「殿下不必多心,軍師自有他的辦法」

永嘉,吳國皇宮。

杜伏威高坐在龍椅之上,一臉意氣風,笑眯眯地看著郭嘉,鄧艾等人。

少頃,杜伏威緩緩站起身來一邊拍了拍掌,一邊豪然讚賞道:「鄧將軍真乃朕大吳之棟樑,如此輕易就擊潰了陳軍。」

「不敢,全仗郭先生的算策,方才能準確擊敗陳軍。」

鄧艾拱手上前低下頭去。嘴角卻是抹起一絲得意的笑意,裝作不敢居功的的樣子,把功勞推到了郭嘉的身上。

王雄誕見此,更是暗暗握拳。目光緊緊盯著鄧艾,嘴唇不斷微微顫動,像是要說什麼,又將湧上喉頭的話強壓了下去。

杜伏威又以一種與之前截然不同的目光移到了郭嘉的身上,一揮袖袍笑道:「郭先生果然是神機妙算。有郭先生在,朕大吳可保矣。」

「皇上過獎了,全仗鄧將軍常年訓練的將士勇猛。」

郭嘉笑著咪了一口隨身掛在腰間的酒葫蘆,淡然若水般一笑,卻是謙遜的緊,毫無居功之意,又將戰功還給了鄧艾,將常年二字在不經意間加重了語氣。

一聲未盡,郭嘉突然目光銳氣盡射,話鋒一轉冷冷道:「如今陳軍沒有拿下鄱陽。定會從武昌調兵與糧草過來,皇上當可將鄱陽城中的糧草運輸到永嘉,轉而暗地派兵在半路攔劫,將陳軍糧草盡數焚毀,則不戰自潰。」

「皇上,末將願意再次領兵突襲陳軍1郭嘉話剛說完,鄧艾便急忙上前請戰。

「父皇,便讓兒臣去吧1與此同時,王雄誕也應聲而起,上前拱手請戰。

郭嘉見況。則是又飲了一口酒,那蒼白的臉上又閃過一瞬的冷笑,讓人絲毫捕捉不到。

二人都如此熱衷於擊潰陳軍,杜伏威撫須大笑。滿臉自信地揮手下令道:「好!既然都這麼想為朕效力,那麼你二人各自率兵五千,準備半道伏擊,勢必將其糧草一舉燒毀,不得有誤1

一聲令下,許攸和郭嘉兩人的目光。驟然生了某種微妙的變化。

子夜,元帥府。

天上掛著的缺月愈晻曀,唯府前和官道的銜接處有兩個燈籠高高掛著照明。

一襲黑衣進入了府邸之中,鄧艾正在房內研讀著兵書,見燭光微微生了顫動,便警覺地拔劍出鞘,跳到門旁朝外喝問道:「何人膽敢闖入元帥府?」

只聽到吱的一聲,從門上透過一道月光,一個鬼魅的身影迅移到房內,拉下那巨大的黑斗篷,鄧艾看見大驚,來得不是別人,正是郭嘉。

鄧艾鬆了一口氣,收回了手中的劍,滿臉疑惑地問道:「郭先生,這副打扮是」

郭嘉冷絕如冰的目光上折射著異色,那是與平時見到那玩世不恭完全不同的表情,一字千鈞地問道:「鄧將軍,你覺得你還能活多久?」

鄧艾則是一臉不解,眼角微眯著反問道:「郭先生為何會突然出此一問?」

郭嘉那蒼白的面容之上依舊冷若冰霜,不起一絲波瀾,慢慢拱手,冷冷道:「鄧將軍當真不知?」

鄧艾沉思片刻,方才肯定地回道:「當真不知。」

郭嘉冷哼一聲,深邃如狼眼的瞳孔之中,透射出一束讓人都感覺背後升起一股涼意的眼神,「當今太子要殺了鄧將軍,鄧將軍可知否?」

鄧艾先是一怔,眼珠子飛旋轉幾圈,轉而肯定地說道:「不可能,本將軍為皇上戎馬沙場多年,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就算太子要殺吾,皇上也絕不會准許的。」

「既然鄧將軍如此自信,那便自己等著吧,切勿晚了,不然就要受制於人了。」

郭嘉一揮黑袍,冷冷地拋下了一句下,轉身走出門去,消失在了月色之下,只留下鄧艾一個人在原地陷入了神思之中。

東宮太子府。

王雄誕正在負手而立觀摩著地形圖,只見一人悄悄走進門來,此人正是相國許攸。

「相國大人,深夜來訪所為何事?」

轉頭瞟了許攸一眼,王雄誕將聲音壓得很沉,顯然心情不是很好。

許攸慢步移到王雄誕身邊,目光一樣望著那一張地圖,已深吸一口氣,意味深長道:「太子殿下真當是為了戰事廢寢忘食,只是不知這仗到底值不值。」

聽到此言,王雄誕的眼睛緩緩睜開些許,目光射向身旁的許攸,以不容質疑的口氣,冷冷道:「此乃保衛吾吳國之戰,何來值不值一說。」

許攸長嘆了口氣,卻是一臉惋惜道:「怕是這兵權落到了鄧士載手中,再也收不回來了吧。」

「相國此言何意。」王雄誕半開的眼眸,陡然全部睜開,臉角微微抽搐幾下,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警覺之色。

「從建康一役開始,鄧士載便一直手掌兵權,而且採取消極的態度一路上不戰而退,將大半江山拱手讓人,每逢出征總要搶,生怕別人動了他的兵權一般,而且如今大吳四面強敵,這鄧艾依舊不把兵權交出來,不是想要擁兵自重是什麼?」

許攸一襲話語浸入王雄誕的心中,王雄誕暗暗思襯一番,卻也是點了點頭,因為鄧艾的表現和可能生的行為的確沒有兩誤。

想到這,王雄誕不禁拳頭暗握,指節作響,卻只得強壓住怒氣,沉聲道:「若是他鄧士載敢有任何的不軌之為,吾定斬他級以儆效尤1

「殿下決策英明,臣先行退下。」

許攸拍著王雄誕的馬屁,眼眸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陰險,轉而便匆匆推門出去。

蒼茫月色之下,兩個鬼魅飄忽不定的身影,分別潛進入了韓遂府邸與輔公祏府邸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