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一十九章 虎符在此 安敢不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一十九章 虎符在此 安敢不服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夜半三更

漫天不見星辰,唯有那慘白的月光,卻將官道照映得好似一座銀子築成的墳,毫無動靜。

只有北風瑟瑟地刮著,捲起的沙石瘋狂地拍打著馬車,也不斷嗖嗖刮動每一個年輕戰士的心弦。

此時正是深秋天氣,黑雲密布,朔風捲起,大霧瀰漫,僅剩那一縷半弓懸在半空之上。

魏延,楊延光,張遼三人領著兩萬兵馬,押送著陳軍的糧草,半夜行進官道,準備來日與湖口大軍回合,一舉奪下鄱陽,轉而進攻永嘉。

然而空氣中隱隱瀰漫著一股難以察覺的殺氣,雖然感受不到,卻讓戰士們有一種不寒而慄的錯覺。

慘淡的月光灑滿大地,荒寂的草叢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生出無數詭秘暗影,遠遠望去如同幽森的亡靈火焰,生生不息。

張遼握緊了手中的滾雷刀,倒吸一口涼氣,警覺地和楊延光說道:「楊將軍,勞煩你去查看一下後部,以防萬一。」

「得令。」楊延光聳了聳肩,答應一聲,提槍勒馬慢慢朝後方縱去。

望這楊延光愈行愈遠的身影,張遼目光之中流轉著幾分擔憂,嘆息道:「不知為何,近日殿下總是要犯這麼容易被吳軍偷襲的行為,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魏延捋了捋濃須,將右手的戰刀游到左手,意味深長地說道:「興許是殿下有另一番盤算吧,吾等只要確保糧草無誤即可。」

「罷了,文長,你讓將士們提起點精神,以防有變。」張遼又是一嘆,冷冷的月光下嘆出一口悠長蜿蜒的霧氣。

大軍行進到這塊地域最為幽森的地方之時,月光下四周叢林密布,有著依稀可見的霧氣忽近忽出。

張遼與魏延二人率著前部先通過這一段路途,卻每一刻都不敢鬆懈那緊繃著的神經,生怕出了任何的意外。

在叢林陰暗之處。一排排狼瞳之眼凝視著下方經過的陳軍,鄧艾手摁在戰刀之上,在某一個瞬間深吸一口氣,對旁邊傳令兵輕輕喝令道:「前去通知顏將軍和張將軍。率重甲兵與騎兵前路攔劫。」

話音剛落,身旁一個校尉圍了上來勸道:「將軍,還沒有太子殿下的諭令,將軍就敢直接開打?」

鄧艾不以為然地冷冷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現在便是伏擊陳軍最好的機會,有什麼事之後再說不遲。」

「哼,鄧將軍可真是架子大啊,把太子殿下都不放眼裡。」校尉冷哼一聲,刻意諷刺起鄧艾來。

鄧艾轉過頭來,鷹目一般銳利的目光,冷冷的注視著身旁那個校尉,目露疑光,「我見過你,你不是太子身邊的侍衛么?」

「太子殿下尚未下令。鄧將軍若是敢擅自出兵,則是大不敬。」,校尉冷笑道,語氣中透著幾分威脅意味。

威脅,鄧艾最恨別人威脅他。

鄧艾面色之上隱隱浮動著几絲慍色,還是將態度放沉了幾分。「好大的膽子,本將軍做事還輪不到你來管1

校尉心中已是不爽,被鄧艾這麼喝斥一通,更是惱火不已,居然指著鄧艾的眉梁喝道:「鄧士載。你但敢連太子都不放眼裡1

鄧艾渾身上下登時充斥著一股凜冽的殺氣,瞪著校尉慢慢從腰間的帶中將虎符拿了出來,厲聲斥道:「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虎符在此。今日誰膽敢違抗軍令,立斬無赦1

感受到鄧艾那壓倒性的氣勢,校尉心中雖惱,但也不敢發作,只得強壓下怒火,勉強冷笑道:「鄧將軍果然好膽色。後果怎麼樣,就走著瞧1

校尉冷笑一句之後,便轉身提劍遁向別處而去,鄧艾則是提起手中戰刀,凝視著下方經過的陳軍。

張遼與魏延二人統軍前進之時,就在這一路段盡頭,一座軍陣橫於道口,如鐵壁般封住了去路。

張遼故作冷靜,掃視了一眼,只見敵軍有五六千人的樣子,尤其是看到那獵獵飛舞的「吳」字戰旗時,體內的心弦崩到了最緊。

手中滾雷刀劃過滿地的沙礫,左手朝後一揮,做了一個手令,指示全軍準備應戰。

「全軍衝鋒1

張憲和顏良二人冷眼遙望前方,嘴角抹起一絲冷笑,也不答話,縱馬大喝一聲便朝陳軍衝殺而來。

魏延和張遼二人亦是抖擻精神,雷喝一聲,雙腿一夾馬鐙如兩道閃電衝在大軍的前部。

「檢測到顏良進入奮戰狀態,武力+1,基礎武力已經達到巔峰98,當前武力上升至99,請宿主注意查看1

「檢測到張憲進入奮戰狀態,武力+1,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上升至97,請宿主注意查看1

「檢測到張遼進入狂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上升至98,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魏延進入奮戰狀態,武力+1,基礎武力94,當前武力上升之95,請宿主注意查看1

身在湖口已經安然入寢的陳恬,腦海中突然收到系統的信息,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驚醒過來。

這一舉動驚擾了枕邊的瓊英,瓊英晃了晃頭,睡眼朦朧地問道:「殿下怎麼了?」

「沒什麼,孤只是方才做了一個噩夢。」

陳恬眼角微眯,心中已經大概猜到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為了不讓瓊英看出岔子,便隨口敷衍一句,思緒卻早已飛轉到了腦海幻想中去。

戰場之上,張遼接過顏良廝殺在一起,魏延接過張憲廝殺在一起。

兩旁在冷冰冰的月光沐浴之下,鮮血兵甲漫天揚起,在一片肢離破碎與嚎叫聲中,兩股來勢洶洶的洪流交錯在了一起。

張遼招出如雷芒帶刺,刀刀都吸盡周遭的冷氣,給人一種窒息的錯覺,狂轟而來。

顏良手中那犀利的刀刃割破空氣的阻隔,總能輕易化解開張遼的攻勢,去勢之凌厲迅猛竟然在張遼之上。

張憲槍出如龍,魏延舞刀如虹,刀槍相撞,必會碰擦出無數的火花,將靠近的士卒無情的碾碎在刃氣之下。

兩對戰馬纏鬥在一起,馬蹄聲與鮮血飛濺有著和諧的節奏,一時間斗得難解難分。

鄧艾越前方吶喊廝殺聲,又瞄準了下路經過的糧草不對,將手中的戰刀振臂一揮,大聲敕令道:「放火箭,給我焚毀敵糧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