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二十章 十勝十敗,謀指天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二十章 十勝十敗,謀指天下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鄧艾一聲令下,一股森寒,蕭殺之意籠罩下來,似乎連氣溫也驟降了下去。

無數弓弦拉動之聲響起,驚起林間無數驚弓之鳥紛飛而起。

嗖,嗖,嗖。

在那一個唏噓的瞬間,弦響,箭發!

漫天火光如海,一枝枝火矢離弦而去,數不盡的火花耀射在半空之中,緊接著交匯成一張鋪天蓋地的火網,企圖將陳軍整個束縛。

「不好,有伏軍,全軍聽令保護好糧草,速速撤退1

楊延光整個人被漫天的火光照得發亮,神色一驚,連忙朝後喝令,將手中的透甲縷金槍朝天一揮,盪開幾枝流矢。

身旁數萬將士亦是手忙腳亂的拿起手中的干戈四處亂打,想要保護糧草,卻無奈箭矢太多於密集,已經有不少箭頭附火的箭矢落在了糧草之上。

那星星之火彷彿發了瘋似的,隨風四處亂竄,肆無忌憚地吞噬著一切,那赤紅的火焰也蔓延開來,彷彿如撲面而來的浪潮,將所到之處都埋于波浪之下。

將士們急得紛紛脫下征袍,潑打著熊熊烈火,甚至有的已經用戰旗來扑打著大火。

「殺啊1

陳軍尚未反應過來,兩旁叢林之中一陣竄動聲伴隨著吶喊聲衝天而起。

鄧艾手提戰刀身先士卒,一人一騎如一把勢不可擋的銳鋒,轟開血路,戰刀扇掃而過,將當頭撞至的陳卒,攔腰斬為兩截。

手中一柄染血的戰刀,四面八方盪出,肆意的收割著陳軍的人頭,一路上如摧拉枯朽,無人能擋。

「吳狗!安敢如此卑鄙1

楊延光望見了瘋狂殺戮的鄧艾,怒喝一聲,雙腿猛地一夾馬鐙,如一道血色的颶風。迎著鄧艾狂飆而去,一路上不斷撕裂開一道道人肉屏障。

轉眼之間,楊延光殺至,手中縷金槍閃爍著熠熠火光。一槍飛刺而來,捲入了空氣之中,宛如一根銳利無比的銀針。

當先的氣流被直接掃蕩一空,形如一道雷芒之光,向著鄧艾當胸飛刺而來。

鄧艾眉頭微微一皺。劍眉一凝,手中戰刀掃出,正大雄渾的刀式,迎擊而上。

刀槍轟然相撞,金屬交鳴之聲,響徹四野,令所有人的耳膜微微刺痛,盪出的氣流將四周的火星一掃而空。

兩人各自熊軀一震,沒有多餘的廢話,一聲厲喝再次纏鬥在了一起。

然而身後馬車上押送著的糧草。火越燒越大,隨著風勢怒吼著,蔓延著跑開,很快變成了一片火海。

「哈哈,沒了糧草,我看這仗你們還怎麼打1

鄧艾狂笑一聲,雙臂奮力一推,盪開了楊延光那狂壓而來的槍鋒,轉而勒馬領兵疾馳而去。

顏良和張憲見況也各自虛晃一招,逼退了張遼和魏延。領兵離去。

留給陳軍的,僅僅是一片連天的火海。

數日後

百裡外,湖口城。

軍府大堂中,陳恬正負手踱步於堂中。年輕的臉上卻儘是難抑不安,因為之前就收到了系統的信息,生怕張遼押送的糧草出了岔子。

因為如果一支軍隊如果連糧草都沒有,那麼是絕對沒有能力能夠耗下去的,糧草是軍隊的靈魂。

就在陳恬剛剛踏上台階時,急促的腳步聲響起。親兵匆匆而入,上前報告道:「稟告殿下,張將軍來了。」

「快讓他們進來。」陳恬將手一揮,連忙示意讓張遼等人入堂。

少頃,沉重的腳步聲響起,一身染著血漬的張遼,魏延和楊延光三人,在陳恬和賈詡的注目下,步入了大堂。

看著三人狼狽不堪的樣子,陳恬心中已經隱隱猜到了幾分,那張臉漸漸凝固起來。

三人一臉慚愧不已,往前一跪,拱手沉聲道:「末將有辱殿下使命,前夜遭到吳軍火攻突襲,糧草損失八成,請殿下定罪1

此言一出,大堂中頃刻間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你說什麼,八成1

一道驚雷,當頭轟落。

剎那間,陳恬身形晃了一晃,臉色迅速被一抹慘白所佔據,表情定格在了驚駭震恐的一瞬。

糧草居然被偷襲,而且整整被焚毀了八成,征戰多年,何曾被人打成這副狼狽不堪的樣子過?

稍稍冷靜下來,陳恬腦海之中思緒翻滾如潮,前思後想,驀然間,猛地驚醒過來,發現自己每一步都被敵軍掐算得剛剛好,甚至連要走哪條路都了如指掌。

「賈文和,你究竟給孤出了什麼破計謀1

恍然大悟的陳恬,目光猛地射向了賈詡,滿嘴儘是惱火的厲聲質問,甚至還閃過一瞬的殺意。

此時張遼等人沒有一人敢再多說半句,陳恬正在氣頭上,眾人生怕變成陳恬的出氣筒,便紛紛拱手一禮連忙退下。

見其餘人等退下,賈詡捋了捋須髯,又輕搖手中羽扇,面對陳恬的質問卻紋絲不動,彷彿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罷了。

片刻過後,賈詡方才上前一拱手,昂首沉聲道:「如今兩策已下,殿下可敢信在下第三策?」

聽到此言,陳恬臉色鐵青陰沉,暗咬著牙齒,幾欲碎裂,突然朝賈詡怒聲罵道:「賈文和,你連出兩策,導致大軍銳氣盡失,糧草盡毀,你究竟意圖何在1

「咳咳。」徐庶乾咳兩聲,那消瘦如紙的臉上微微抽搐幾下,淡淡說道:「殿下切勿動氣,不妨先聽軍師這第三策。」

「哼,第三策又是如何?」陳恬冷哼一聲,一揮袖袍,以背面對賈詡。

賈詡那冷絕若冰的眼神沒有半分的顫動,上前拱手道:「下一策很簡單,等待恰當時機,殿下直接帶兵進入永嘉即可。」

「直進永嘉,文和你開什麼玩笑?」陳恬轉過身來看了看賈詡,又看了看徐庶,緊握拳頭,只覺荒謬無理,厲聲喝問道:「元直,你為何如此堅定地相信,如今吳軍士氣旺盛,他這第三策就不會再次讓孤大軍打一場敗仗?」

徐庶頓了頓語氣,淡淡地拋下一句話:「吳軍必敗矣。」

陳恬目光一變,疑問道:「此話怎講?」

「檢測到徐庶激發謀變潛能,智力+3,基礎智力96,當前智力上升至99,請宿主注意查看1

徐庶雙眼微閉凝神,再次睜開眼時,目光變得深邃如不可見底的深淵,流轉著淡淡之光,渾身竟儼然生成一股謀定天下的氣勢。

「主公一勝也,扶持百姓,然杜伏威,不善待百姓,民心已始渙散。」

「主公二勝也,鼓勵兵士立功,然杜伏威,剋扣軍餉,將士不服。」

「主公三勝也,武將用其力,然杜伏威,雖有將,然不信,相互猜忌。」

「主公四勝也,謀士皆用心輔之,然杜伏威雖有謀士,不過貪圖小利之人。」

「主公五勝也,與兵士同在得軍心也,然杜伏威,貪圖享樂定染刀板之肉也。」

「主公六勝也,將領皆有領軍之才,然杜伏威雖有領兵之能跑不信乎。」

「主公七勝也,主公所屬之將皆以主公為首,然杜伏威,武將離心,謀士分心。」

「主公八勝也,將帥謀士,各盡其責,然杜伏威不知謀士之心,不知武將之能,可謂昏庸。」

「主公九勝也,不注培養親信,只注培養人才,然杜伏威在乎親信而忽略人才。」

「主公十勝也,引正義之兵立大陳之旗幟,輔天下之大義,然杜伏威亂天下之大不違,其賊兵必敗。」

徐庶洋洋洒洒有若滔滔江水般的十勝十敗論落定,賈詡神色泰然自若,手中羽扇又是輕輕一揮,揮出幾道塵埃,旋即湮滅。

「不過鄧艾此人有大將之才,卻無奈貪功,軍師以為如何?」徐庶將目光拋到了賈詡的身上,淡然地問道。

賈詡撫了撫羽扇,若水的面色上不起一絲波瀾,滿含深意地說道:「鄧艾之事,在下已有定計策。」

意猶未盡,賈詡嘴角劃過一絲淺笑,「此天下,唯有四者謀之,梟雄者,英雄者,奸雄者,奸賊者,孰能爭鋒?那便皆是造化。」

說罷,賈詡又將目光意味深長地慢慢移到了仍在神思之中,眼神飄忽不定的陳恬身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