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二十一章 兵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二十一章 兵變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陳恬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轉身望著賈詡,淡然問道:「你認為孤是何種人?」

「檢測到賈詡觸發謀勢潛能,智力+2,政治+3,基礎智力99,當前智力上升至101,基礎政治91,當前政治上升至94,請宿主注意查看。」

賈詡目光流轉如刃,沉吟片刻沉聲說道:「殿下屬於天下英雄者,然,英雄者難成大事矣。」

徐庶亦是輕嘆一口氣,贊同了賈詡所言。

「為何如此說?」陳恬神色之中閃過一瞬異色,微微點頭,繼續問道。

「英雄者,當以立正義之師,樹民心之所向,然卻並無非定國之主。奸雄者,弄權欺世,奪國而喪民心,不可謂明主。奸賊者,竊國弄權、欺君惑主,奸而不雄,不可謂主,只可謂賊。」

「然,梟雄者,順其者生,逆其者亡。以其之心而放之四海,以其之志而加之全人,勢不可擋。言不必有信,唯能遂其志而通權達變。欲以先登絕頂之位,再行仁義之事,此主為天下定勢所在矣1

永嘉城,東宮太子府。

王雄誕鐵青著一張臉,僵硬的坐在上首,怒意熊熊的目光,望了一眼台下的許攸。

砰。

他的拳頭狠狠的擊在了案几上,恨恨道:「這個鄧士載簡直是欺人太甚,居然連吾太子都不放在眼裡,甚至還敢公然威脅吾的人1

許攸眼珠子一轉,立時瞪向校尉,嘴角劃過一絲陰笑,質問道:「那鄧艾還說過什麼?」

校尉往前一跪,拱手道:「回相國大人,鄧將軍說如今他手握兵權,休說是太子,即便皇上在此。他也未必會理會皇上。」

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一股怒火在胸中沸騰起來,王雄誕整張臉氣得扭曲過來,如同將要爆炸的火山。

許攸見勢。火上澆油般地上前拱手道:「太子殿下,依臣看,這鄧艾已有反心擁兵自重,倒不如。」

說罷,許攸將手作刀狀往脖子上一抹。言外之意已經明了。

王雄誕身形微微一震,似已被說動三分,先只得強壓住惱火,冷冷問道:「只不過沒有父皇的指示,怎麼」

「殿下不必多想,鄧艾乃國之大患,不可打草驚蛇,只得先斬後奏1許攸反應極快,立刻把這憂慮打散。

聽到這裡,王雄誕身形劇烈一震。眼中原本的猶豫之色,頃刻間煙銷雲散,暗暗叨念著國之大患四字。

兵馬元帥府。

正堂內,鄧艾高坐於上,兩旁便是張憲,顏良二人,鄧艾鷹目一般銳利的目光,冷冷的注視著旁側所座兩人身上。

這二人便是輔公祏與韓遂。

鄧艾將手中的文書擱在一旁,神色之中有些意外,「照二位大人所說。這蕭銑是打算隔岸觀火了,如此唇亡齒寒之理居然都不懂。」

輔公祏站起身來,先是挽袖嘆息,再是無奈說道:「如今局勢已經刻不容緩。四面皆是強敵,依本王看應當另找一條蹊徑才是。」

「聖旨到1

話音未落,門外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一個紫衣太監高叫一聲,手捧詔書匆匆入內。

眾人連忙離座上前,齊齊一揮袖袍。單膝跪地雙手上擺。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鄧艾蓄意謀反,朕念其昔日功名,決定革其兵權,賜爾痛快一死,欽此1

「什麼!你要殺我兄長1顏良最先站起身來,一把奪過聖旨,目光如芒掃視幾眼。

登時氣得渾身發顫,直接將聖旨撕了個粉碎,厲聲罵道:「昏君,我兄長為大吳戎馬多年,如今不分青紅皂白居然就要斬我大哥,這種狗屁官,不當也罷1

鄧艾原來的冷靜瞬間被一股襲上心頭的驚駭所佔據,那張臉上的意氣風發轟然瓦解,顯然沒有想到會這樣,那晚郭嘉所言不假,朝廷居然真的要殺自己。

張憲亦是嗔目瞪眼,面露怒色,輔公祏和韓遂二人則是相望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你你好大的膽子,膽敢公然毀旨,你可知這是誅九族的大罪1見顏良公然將聖旨撕成粉末,太監面色一驚,指著顏良,語氣之中滿是怒氣。

「撕了又怎樣,爺爺今日還要殺了你這走狗1顏良怒從心生,渾身肌肉隆起,如鋼似鐵,一股彪悍之極的戾氣彌散開來,那鋼鐵般的鐵拳轟然砸去。

一聲脆響,太監額骨驀地碎裂,顏良旋身一腳踢去,太監整個人便橫飛轟出。

顏良拔出腰間寶劍,一個箭步跳出門去,一道劍光破空飛來,如驚鴻匹練,裂破空氣的聲音不絕,血光綻放如花。

直接將太監的首級割了下來,再復幾劍砍成肉泥。

鄧艾反應過來之時,顏良已經將太監殺得不成樣子,只得叫苦道:「不好,良辰你豈能殺欽差,這可是要將我置於萬劫不復之地啊1

張憲上前拉起鄧艾,憤懣地說道:「鄧將軍,這朝廷是非不分,定是那太子小人暗中言傷,今日既然已經走投無路,那倒不如反了算了1

鄧艾苦笑道:「我鄧士載為國效力卻得此下場,真是荒謬,可笑至極1

輔公祏和韓遂二人皆是喟然嘆道:「如今奸臣當道,吳國氣數已盡,既然鄧將軍已經走頭無路,那到不如舉兵南下,與蕭銑合兵一處。」

「二位大人,汝等皆是朝廷重臣,怎麼現在都反戈皇上?」鄧艾有些為難的看著輔公祏和韓遂。

韓遂扼腕興嗟道:「鄧將軍有所不知,當年皇上尚未稱帝之時,眾人都是兄弟,一起齊心,如今登基為皇,卻是一天比一天沉迷於酒色,大敵當前還要執著納那樊沐為妃。」

說到一半,眾人又嘆了一口氣,韓遂話鋒一轉,說道:「將軍南下,當可合兵於蕭銑,那錢塘王必定趁勢進軍江東與隋軍對峙,將軍隔山觀虎鬥,待兩虎俱傷,將軍你便可坐收漁翁之利收服江東。」

此言一出,鄧艾眼神飄忽不定。

他在權衡,他在猶豫。

良久,鄧艾咬了咬牙下了決定,拳頭一擊地面,長嘆一聲,無可奈何道:「罷了,既然木已成舟,那便速速傳吾將令,大軍撤出永嘉,直走交州1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