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二十三章 變姓家奴,受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二十三章 變姓家奴,受死!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數日後,永嘉城下。

陳軍大帳中,陳恬高坐於上,劍眉暗凝,雙目注視著台下那個身著相國服飾,一臉奸詐的中年男子。

此人便是許攸。

少頃,陳恬眼神一變,清了清嗓子微微冷笑道:「許大人是想今夜子時偷開東城門,放我軍進城?」

協淡一笑,拱手道:「正是如此,到時候在下定會煽動部下來打開東城。」

話音剛落,陳恬緩緩站起身來,步下台階,走到許攸身旁拍了拍他的肩,湊近耳邊冷笑道:「呵呵,身為吳國當朝相國,居然私通敵軍,相國大人膽子可真是不小埃」

「良禽擇木而棲,吳國好大喜功,氣數已盡,天下大勢當指殿下,故在下便順應大勢前來投奔殿下,以成就殿下的千秋霸業。」

許攸眼角一直瞟著身旁的陳恬,將這一番話義正言辭的說了出來,一邊拍著陳恬馬屁,一邊貶著吳國局勢。

「炎而附,寒而棄,孤如何知道你就不會騙孤?」陳恬語氣之中滿是殺機地問著許攸。

話音一落,只聽嗆啷一聲,寒光一閃,腰間佩劍已出劍鞘,劍鋒銳如雷芒直指許攸脖頸不到一寸之處。

腥蛔過目光,一股驚駭的目光先是涌動上來,再是強壓下去,喉頭一滾,笑道:「在下如若有半點欺瞞,則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1

你忻背叛的事還少么?貪而無治,官渡之戰背叛袁紹,轉投曹操,方才有了火燒烏巢這一鬧劇。

陳恬緊繃的面部肌肉鬆弛下來,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將劍收回劍鞘,走回帥椅又重新坐了下來,緩緩道:「好,今夜子時,你若能打開東城門。則孤就記你一大功1

「哈哈,錢塘王果然是豪爽,今夜子時,在下便打開城門。到時候定會讓殿下行軍無阻。」

許攸擦了擦臉上的那一抹冷汗,留下一聲冷笑,拂手揚長而去。

被掀開的簾帳剛剛落下之時,恰逢賈詡入內,賈詡望著許攸離去的背影。目光瞬變

子時,永嘉城東門。

黑沉沉的夜幕籠罩了這世間的一切,彷彿無邊的濃墨重重地塗抹在天際,連星星的微光也沒有,一切都掩埋在這詭異的氣氛之中。

緊接著,城門慢慢開了,先是露出了一條縫,再是整個開了出來。

陳恬身披紫金龍鱗甲,手握流光冥火槍,座下一騎在月色下雪白如雪的踏雲烏騅馬。身後數千將士都將神經緊繃到了極點。

望見這城門開了出來,便肯定是許攸暗中已經命人私開了城門。

陳恬手中流光冥火槍振臂一揮,厲聲喝道:「全軍衝鋒,第一個殺進皇宮者,賞金千兩1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殺啊1

趙雲,張飛,張遼三人當先一聲雷喝,縱馬如旋風一般殺出。

雷霆般的怒喝驚醒了每一個人的心弦,震破了夜的沉寂,將他們蓄勢已久的那一腔火焰。頃刻間引爆。

「殺啊1

身後數千將士瘋狂的怒吼,紛紛舉起手中的刀戈,如同一股勢不可擋的山洪朝城門狂涌而上。

陳恬和瓊英二人亦是各自提起武器,殺入了亂軍之中。

登時火光如排浪一般出現。匯成一片火海,將整個夜幕照亮。

城樓上猛然驚醒的士卒各個驚慌失措,連忙下城防禦,並前往皇宮去通報王雄誕,派來援軍。

然而這就區區幾百守軍如何能擋得住數以千計的陳軍。

趙雲白馬銀槍,猶如天生的戰神狂沖而出。無數道寒光破空飛去,如驚鴻匹練,裂破空氣的聲音伴隨這骨肉扯斷聲不絕,四面八方血光綻放如花。

轉眼之間,血染征袍,便殺開了一條血路,縱馬朝皇宮狂奔而去。

張遼和張飛二人各自如同一道旋風,不斷撕裂開一道道人肉堆積的屏障,吳軍士卒如飛蛾撲火,絡繹不絕的倒在馬蹄之下。

陳恬手中流光冥火槍四處流轉,如雷如電,如旋光飛騰長空,橫空一絞,裂帛聲中,幾顆頭顱衝天飛起,一路上無人能當。

「陳恬小兒!安敢夜侵吾永嘉1

突然城中又是一陣雷鳴般的咆哮聲響起,王雄誕披堅執銳,率兵沖入亂軍之中,手中戰刀如推磨般掃出,收割成排的人頭,朝陳恬所在之處殺去。

「變姓家奴,還不快快下馬受死1

頃刻間,便已殺至陳恬眼前,陳恬冷眼望見王雄誕殺近,驀地一聲低嘯,手中流光冥火槍如同一道赤色閃電刺破血霧,化作滕龍殺出。

「檢測到王雄誕進入盛怒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85,當前武力上升至87,請宿主注意查看1

一句變姓家奴深深刺痛了王雄誕的內心,王雄誕整張臉氣得青筋暴起,反手一刀,劈殺而至,勁氣破空,將一縷縷氣息分割而開,如線如刃割裂襲至。

鏗!

半空之中,刀槍相撞,碰擦出的火花如同日芒灼人眼目,激蕩之聲回蕩在兩人的耳邊。

陳恬只覺一股浩蕩之力侵入手臂,這才意識到王雄誕的力量在自己之上。

王雄誕鐵塔般的熊軀一顫,雙臂微微一震,才發現這錢塘王遠不是當年孩童一般的武藝,武藝甚至已經快要追上自己了。

容不得多想,王雄誕手中戰刀再次盪出,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與上一招銜接在了一起,幻化出重重疊疊的刀影迎著陳恬狂轟而出。

陳恬連忙提槍格擋,一桿槍四面盪開,若幾條血色的蛟龍浮在半空之中,迅如疾電般閃射出去,與刀影糾纏在了一起。

憑藉著裝備的優良,陳恬與王雄誕廝殺了四五十回合卻不顯露絲毫的敗像。

瓊英見陳恬與王雄誕戰成一團,便迅速從錦帶之中拿出一顆石子,夾在兩指之間,望准了王雄誕的后心,一聲清喝,石子脫手而出,呼嘯聲傳來。

一聲獵獵轟響傳來,火光激濺四射,那一顆石子正中王雄誕的后甲護心鏡。

「受死吧1

這一石子打得王雄誕心寒膽喪,吃驚之餘,陳恬趁機一聲怒喝,手中血槍吸盡周遭一切殺戮之氣,熠熠生輝的槍鋒之中涵蓋了萬鈞之力,朝王雄誕一槍刺去。

一槍封喉!

PS:求訂閱,求打賞,求各類票。)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