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三十章 聲東擊西 一屠南蠻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三十章 聲東擊西 一屠南蠻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時已入亥。火然?文w?w?w?.

夜幕,漆黑的一片,寂靜陰森,叢林之中的風陰冷的嚎叫著,時不時可以聽到風吹樹葉的沙沙聲,一個個黑影不斷朝零陵城靠近。

「真是奇了怪了,還沒到子時,這零陵城居然沒人防守了。」孟優望著眼前的一切,突然心生懷疑。

沙摩柯冷哼一聲,笑道:「所以才說漢人無謀,那白起不過泛泛之輩,今日便可揚我等之威1

沙摩柯手握長矛,望了一眼城樓上的死氣沉沉,頓時厲聲喝道:「沖啊!給我打進城門,女人和糧食的都是我們的1

這一聲驚得死寂的環境頓時一變,身後無數蠻人各自拿起手中長矛,朝城門如決堤的洪水一般狂轟而去。

頓時城門上火光驟現,弓箭手靠著拱台,如排浪一般朝兩邊排開,吾彥一身赤甲戰在中間,手中寶劍振臂一揮,怒喝道:「給我狠狠的射箭1

嗖嗖嗖!

一聲令下,未等蠻人反應過來,數不盡的弦響之聲回蕩在月色之中,一枝枝寒光四射的箭矢交織成一張巨網,鋪天蓋地的覆壓而來。

無數哀嚎聲在城門下響起,沖在前頭的蠻人不斷中箭倒地,但是卻只能阻緩蠻人進攻的度。

「居然還敢埋伏弓箭手,倒是我小覷了。」

沙摩柯深吸一口氣,拿出背後的鐵弓,抽出一枝箭矢搭在弓上,瞄準了城樓上不斷甩劍指揮的吾彥。

「給我中1

沙摩柯虎指一松,驀地一聲低嘯,一枝寒光流轉的箭矢吸盡周遭的冷氣,刺破一切阻隔朝吾彥狂射而去。

噗!

骨肉穿透聲響起,那支箭矢正中吾彥的左臂,吾彥熊軀一震,登時整個人差點摔倒。

「將軍,這」兩旁將士劍吾彥中箭,登時士氣下降下來。湊到吾彥身旁查看傷勢。

吾彥鐵齒緊咬,面目猙獰得不忍直視,望了一眼不斷湧出鮮血的左臂,慢慢提起右臂。

「啊1

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吾彥將牙齒幾欲咬碎,把箭矢活生生拔了出來,反指折為兩段。

扯下背後戰袍,草草包裹在傷口上,再次提起手中長劍。朝兩旁將士怒吼道:「兄弟們,給我狠狠地射,一定要堅持住1

「將軍真乃神人也,區區蠻族何懼1

看見吾彥如此神勇的一面,兩旁將士紛紛收到鼓舞,頓時士氣狂漲,將箭矢的效率大幅度的提高,讓蠻人的進攻越來越慢。

另一邊,蠻族部落。

一輪寒月懸星空,萬縷銀光照林叢。

一雙銳如劍鋒的眼睛。在寒月照射之下,反射出萬丈寒芒。

白起率兵潛伏在叢林深處,背後傳來幾聲朽木折斷之音,文鴦急匆匆小跑過來。

「怎麼樣,吾將軍拖住他們沒有?」白起寒星般的目光望著趕來的文鴦,開口問道。

文鴦一手握著鋼鞭,一手握著長槍,輕輕走到白起身旁說道:「拖住了,不過時間不多,估計只能撐兩柱香的時間。」

「那就夠了。」白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猛地回過頭,掃視了一眼眼前毫無防備的部落大帳,腰間寒劍出鞘來。

「射火箭1在某個瞬間,白起振臂一揮。兩旁將士紛紛點燃箭頭上的脂油,搭上弓弦,朝大帳射去。

嗖嗖嗖!

箭矢如風,火花漫空飛濺,一道用火交織的天羅地網,迎著蠻族部落狂掃而出。

守營的孟獲遙望見漫天的火箭飛射而下。連忙朝兩旁蠻人吼道:「不好,有漢人要來偷襲,大家快點拿起武器1

然而語怎快得過箭,頃刻之間,便有無數的蠻人倒在了血泊之中,火花無情的附著在易燃的布帳之上,猶如火蟻噬咬般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迸射出的火光將茫茫夜空映亮,整個部落陷入了火海之中,不能自拔。

「給我屠盡南蠻狗1

眼見火攻有效,白起雙足一頓,猛地挺劍而起,朝身後將士狂喝一聲,身先士卒的殺進了亂軍之中。

身後將士本無心與南蠻人決戰,認為根本鬥不過,但是眼前一幕卻讓他們不得不相信,白起真的讓南蠻亂了。

「殺啊!為百姓們報仇1

震天的殺喊聲響起,白起身後士卒紛紛手執戰刀,如同一股勢不可擋的洪泉朝蠻族狂涌而去。

白起一個箭步踏入火圈之中,整張臉被火光映紅,重瞳之中殺機如火焰凜冽燃起。

咻!

銳利的嘯音,引空大作!

一劍如若雷電平推,劍勢幻化萬千寒星,連綿劍勢,破空襲卷,眨眼之間便已經刺翻幾個逃奔的蠻人。

文鴦左手鋼鞭如虹,不斷削碎一個個令人厭惡的天靈蓋,右手長槍如龍,不斷挑飛一個個體形魁梧的蠻人軀。、

亂軍之中,粗壯的孟獲手握大刀,如推磨一般四面八方掃開,如同一道黑旋風,收割著一顆顆漢軍人頭。

白起在某個呼吸間,抬頭冷眼望見孟獲,一眼判斷出此人便是蠻族的領,朝身旁文鴦指手道:「看見沒有,那個人就是蠻狗,給我去把他的級割下來1

文鴦目光如鐵,凝視著孟獲,驀地一聲咆哮,衝進亂軍之中,將一切擋路的蠻人無情的碾碎在火海之中。

「檢測到文鴦觸闖陣潛能,武力+3,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上升至99,請宿主注意查看1

遠在永嘉正與瓊英商議事情的陳恬,突然腦海中收到系統的信息,心中已經有了幾分掂量。

文鴦手中鐵槍驚虹掣電一般地揚起在半空之中,槍鋒卷著獵獵的殺氣,挾裹著銳不可當的力道,刺破一切阻隔朝孟獲轟來。

孟獲屠殺之時,便已經察覺到一股空前無二的殺氣襲來,回頭望見文鴦一槍轟來,連忙提刀格擋。

鏗!

刀槍轟然相撞,一聲巨響振聾聵,半空之中火花四濺。

孟獲只覺一股強如海潮的力道襲來,雙臂麻得不能形容,只得靠著本體蠻橫的力量,拚死格擋住這一槍。

文鴦見一槍拿不下,左手鋼鞭如若出水蛟龍,幻化做一道銀光,迎著刀柄狂轟而上。

又是一聲激鳴聲,孟獲虎口迸裂,再也撐不住,手中戰刀斷成兩截,騰飛在半空。

孟獲見勢不妙,便扔出一枝飛鏢,轉身就遁入了火海之中。

文鴦反手一槍,挑飛那一枝飛鏢,飄飛如瀑布的長一抖,再次望去,孟獲已經不知所蹤。

整個部落陷入火海,無數人棄刀跪地投降,白起卻絲毫不加理會,冷冷地說了一句,「非吾族類,其心必異。作惡多端,盡數誅之1

說罷,說中寒劍揮舞出無數劍花,漫空濺起無數血花,將投降的蠻人成排砍去頭顱,整個地域變成了血與火的地獄。

前方正在越打越歡的沙摩柯,突然看見孟獲一副狼狽的樣子跑來,頓時眉頭一凝,問道:「為何如此狼狽?」

孟獲張皇失措地說道:「不好了那漢人竟然在後方用火攻偷襲,我們的部落大帳全部被少了,族人也被殺了不少。」

「你說什麼1沙摩柯連的自信瞬間瓦解粉碎,被襲上心頭的驚駭所取代。

孟優強忍一口氣,勸道:「想不到這白起還有幾分能耐,快撤兵吧,不然很可能腹背受敵。」

沙摩柯暗暗咬牙,一擊拳頭之中打在了泥土之中,冷冷喝令道:「兒郎們隨我撤回來1

一聲令下,蠻族勇士無奈只能一邊揮矛格擋,一邊撤退。

望見蠻人退敗,吾彥便知白起已經得手了,拭去臉上的血,欣慰地笑道:「將軍果然用兵如神。」

「贏了,我們贏了1

「蠻狗跑了,我們贏了1

這是漢軍頭一次打南蠻人獲勝,從前都是委曲求全,蠻人要什麼就給什麼,然而這種情況,在白起眼中是絕對不允許的。

蠻人一退,整個城樓之上將士喝彩聲連天,紛紛換下弓箭,相擁而狂笑。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