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三十一章 藤甲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三十一章 藤甲兵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cpa300_4 「通告宿主,白起第一仗擊潰南蠻,四維得到提升,當前四維如下,武力:78,智力:90,統率:95,政治:58,請宿主注意查看。看%書%閣%kansHhuge最新~更新,」

「想不到白起一來就給沙摩柯一個開門紅,照這樣來算,很快就會到巔峰埃」

陳恬腦海之中收到了系統的信息,暗暗思襯一番。

荊南的夜空,斗轉星移,月落日升,煙霧繚繞,久久不得散去。

族落被燒,沙摩柯連夜遷往山坡處,派驚魂未重新搭箭了帳房。

帳房之中。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火藥味,沙摩柯高坐在主位之上,眉頭深深皺在一起,不斷大口大口的喘氣。

啪!

沙摩柯猛地一掌拍在案台之上,幾乎要將木案派裂,怒喝道:「漢賊,漢賊!安敢趁我大軍在前,偷襲我後方1

孟優上前提議道:「想不到這白起真的不是泛泛之輩,他們漢人有一種說法叫作聲東擊西,所以白起肯定是前線吸引我們,然後後面偷襲,才造成我軍顧首不顧尾,大敗而歸。」

「可惡,可惡啊,恨不得把這白起的皮給扒了1

孟優話剛說完,沙摩柯又是一陣惱怒,氣得一推將桌上的全部東西推翻在地上。

靈光一閃,孟獲深吸一口氣,上前斜眼說道:「此戰只不過是我等的輕敵,待我軍整裝完畢,讓那群漢狗看看藤甲兵的厲害1

話已到此,沙摩柯努力平息胸中如潮水沸騰的怒火,拂手喝道:「傳令下去,讓金環三結把訓練的藤甲兵調集過來。三日後我們打回去1

「他娘的,昨晚被漢軍燒了帳房,今天就從這漢人的賤女身上發泄一下,來人啊,把那幾個漢家女子帶上來。」孟優臉上青筋涌動,一擺手朝下人喝道。

不一會兒。幾個嗚嗚咽咽的妙齡女子被帶進帳來。

零陵城內。

「你知道嗎,聽說昨夜打了一個勝仗了,把蠻人的帳房都燒了。」

「可不是嘛,本來以為來得只不過一個憑關係上位的小子,想不到還真有本事埃」

大街小巷,無不在暗暗私論著白起一夜火燒蠻族的戰績,頓時對白起的威望度提了好幾個層次。

下至百姓,上至軍心,軍中將士亦是對白起感到欽佩不已。感慨著小小少年竟有如此本事。

陳軍大帳。

白起暗流涌動的臉上,一絲不掛,昂立在地圖前,如狼的眼神不斷掃視一圈,卻默不作語。

吾彥一襲素衣,臂膀上綁著白布,掀帳入內,滿臉的笑意盎然。上前拱手道:「將軍,如今百姓依附。將士無不佩服得五體投地,這真是一件大喜事埃」

文鴦聽后亦是大笑,卻唯獨白起一人負手而立,沉默不語,彷彿根本沒聽到吾彥的通告。

吾彥感覺到有一絲不對,湊近問道:「將軍。怎麼了,為何如此?」

白起捋了捋須絨,慢慢轉過身來,驟然之間,目光中泛起湛然冷芒。冷冷地說道:「蠻人不是善罷甘休的,這一戰,並沒有給他們造成實質性的損失,只是調動一下雙方士氣罷了。」

說到一半,白起眼神發生了某些細微的變化,旋即說道:「我預計,不出五日,蠻人必定集結大批力量來犯。」

聽白起這麼一說,吾彥眉頭也緊凝起來,彷彿在斟酌著什麼。

「怕他作甚,他敢來,我們一樣效仿原來的戰術,打得他顧頭不顧尾。」文鴦挺直腰板狂笑一聲,絲毫不把蠻族放在眼裡。

吾彥目光閃爍著不安,在某個瞬間突然渾身一顫,打了一個激靈,語氣沉重地說道:「素聞這南蠻族背後還養了一支兵種,是由金環三結這個蠻人訓練的藤甲兵和象兵,難道說」

「正是如此1

白起當機立斷,肯定了吾彥的猜測,那冷絕如冰的重瞳之中,亦是流轉起了幾分猶豫之色。

文鴦長發一抖,上前不解地問道:「這藤甲兵有何厲害之處嗎?」

吾彥嘆了一口氣,說道:「藤甲兵顧名思義便是穿著藤甲的士卒,此甲又輕又堅,善能防箭,刀砍槍刺不入,遇水不沉,戰場之上所向無敵。」

文鴦沉思片刻,說道:「既然是藤甲,那便用火箭把他射了不就行了,怕什麼?」

吾彥卻反駁道:「此藤甲並非火箭能焚毀,需要火油澆之,然後再配合火箭方才可以,不過訓練有素的藤甲兵絕對不會這麼容易被火油澆中。」

聽著兩人一言一語,白起卻一直不說一句話,目光變得空前凝重。

突然白起瞳孔微微收縮,目光變得更為森寒冰冷,渾身散發出一股衝天銳氣,嘴角慢慢抹起一絲冷笑,旋即冷冷地說了一句話。

「既然打不到他們,那我們就守株待兔。」

吾彥目露疑光,湊近問道:「將軍此話怎講?」

白起神色變得孤傲冷冰,那是一種屬於天才的孤傲,沒有半句解釋,只是朝吾彥說道:「你去城中找幾個獵戶,多借點本地喜食人肉的毒蟲,蔓延速度一定要快,毒性越濃越好,然後再找一種能吸引的餌料,也是越多越好。」

說罷,吾彥正欲問時,白起身形攸然轉過身來,再次望著那一張懸挂著的地形圖,一揮戰袍負手而立。

「得令1

吾彥見勢便也不再多說什麼,點頭回應一聲,轉身掀帳而去。

白起再次側過頭,朝文鴦喝令道:「文將軍,你負責軍中監製箭矢,不論如何,這兩天一定要用最大的效率趕製出最多的箭矢,還有,準備幾輛馬車裝滿燃油,再找幾頭瘋馬。」

「得令1

文鴦雖不知白起究竟是何盤算,但也不好多問,應諾一聲,轉身掀帳而去。

耳聽二人腳步聲愈行愈遠,整個大帳的溫度驟然降到零點。

白起一襲玄甲,雙手按著殺氣四竄的利劍,昂立在地圖面前,慢慢轉過身來,一動不動,整個人就像是融進了陰影里的幽靈,深陷的眼眶之中,迸射著幾道精光。

那樣一般深邃,深邃得不可見底。

接下來的時間裡,南蠻首領不斷虐待著漢室少女,不斷訓練著藤甲兵,準備三日後來大舉進攻零陵城。

另外一邊,吾彥找到了當地的幾個專業的獵戶,得到了大量的毒蟲,還有大量的餌料,文鴦則監督著軍處,在三日之內製造了一大批箭矢,並找來了白起所說的物具。

白起與沙摩柯的第二次較量,便再次掀開。

ps:說青衣抄襲劍客張憲數據,常茂等人數據的讀者,青衣就弱弱地說一句,你自己回去看看更新時期,是誰先更新的,免得讓大家笑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