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三十三章 戰象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三十三章 戰象兵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空氣中彌繞著燃燒釋放的毒氣,和燃油與藤甲的氣味,熊熊大火幾欲遮天。

沙摩柯一臉驚駭地望著眼前那悲慘的一幕,幾乎不敢相信,喃喃自語道:「怎麼可能,這白起怎麼會如此厲害,我的藤甲兵居然被破了」

孟獲見孟優在亂軍之中一條腿已經被咬得伶仃將斷,被火焰層層包圍,嗆得走不動,連忙朝沙摩柯勸道:「大王,退兵吧,不然吾弟就要死在這火海之中了1

沙摩柯眉頭皺得不可開交,眼前大勢不得不顧及,便擺手大喝道:「兒郎們,速速撤退1

被火燒死一大片的藤甲兵聽見沙摩柯的呼喊,也顧不上什麼面子不面子,紛紛把身上的藤甲全部脫掉,光著身子竄出火海。

「哪裡跑1

突然城門之中衝出一支騎兵,文鴦和白起二人當先在前,憑藉著戰馬的飛速,安然無恙的直接殺入火海之中。

劍芒潑射萬丈寒光,一劍攸然可斬千萬首級,白起手起劍落,如一道雷芒劃破空際,幾顆人頭騰飛在半空之中,鮮血與火焰融合在一起。

「檢測到文鴦觸發沖陣潛能,武力+3,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上升至99,請宿主注意查看。」

文鴦左手握鋼鞭,將疼痛不堪的蠻人成排削去頭顱,腦漿四處飛濺。

右手執著鐵槍,槍出如龍,如毒龍一般橫掃而出,不斷貫穿一個個血窟窿,所到之處無人能接住一招。

身後五百騎兵在二人的帶動下,紛紛挺起槍戟,收割著一顆顆大好人頭,殺得蠻人只得抱頭亂竄。

亂軍之中,文鴦殺得起興,東進西出,簡直猶若戰神無人能擋。遇到了正在掙扎的孟優,當即大喝一聲:「蠻狗,素聞你惡名昭彰,欺凌吾大漢女子。本將軍今日便要替天行道1

孟優見了白起,也不慌張反而喝道:「小小漢賊,安敢如此囂張,今日老子便削了你1

說罷,孟優強忍疼痛。熊軀拔地而起,刀刃映射著熊熊烈火的反射,直接挺起朝文鴦劈砍而來。

「不自量力1

一聲雷鳴般的暴嘯,文鴦手中鋼鞭化作一道銀光,挾著雷霆之力,直奔孟優刀刃而來。

鋼鞭與刀刃在半空之中轟然相撞,一聲獵獵激鳴聲響起,迸射出的火花與幾抹飛散的刃片,迅速湮滅在了火海之中。

孟優只覺一股強勁無比的力道,借著刀柄傳入體內。自己體內的五臟六腑如受翻江倒海席捲那般難忍。

手中戰刀也脫手而出,打碎了幾塊刃片,其中一塊刃片直接刺進了孟優的右眼,整個眼珠子遙遙脫落在眼眶之外,鮮血如泉,噴射而出。

「我的眼睛1

孟優一聲哀嚎,連忙捂住眼睛,卻將眼珠子摘了出來,整個人幾乎嚇得要昏厥過去。

「受死吧,南蠻狗1

文鴦怒吼一聲。右手鐵槍挺起,捲起層層包裹的火焰,穿透血霧的阻隔,彷彿攜著狂濤怒瀾之力朝孟優狂轟而來。

驚心動魄的刃光。瞬間劃破長空,孟優僅剩的一隻眼瞳孔驟然收縮,只覺得渾身汗毛倒立,一股危險到極點的感覺油然而生。

就在這一瞬間,孟優來不以及多想什麼,左手朝前一擋。企圖去擋住那迎面而來的一槍。

唰!

血光四濺,冰涼的刃光就在同時一瞬間穿透了手掌,那一股鋒銳至不可言的殺氣刺向了他的另一隻眼。

緊接著一陣骨肉撕裂聲響起,孟優只覺右眼一麻,想要呼喊,卻感覺一股冷風襲入後腦勺,整個人蹬了幾下,再無知覺。

文鴦一槍刺透了孟優右眼,緊接著穿透了一切骨肉的阻隔,穿透腦顱,從後腦此處,孟優腦漿迸射,到底死在火海之中。

「檢測到文鴦陣斬孟優,宿主獲得5點君主點獎勵,宿主當前擁有102點君主點,請宿主注意查看1

遠在永嘉的陳恬收到系統的信息,拿起樽中之酒,與郭嘉對飲笑談天下大勢。

蠻人孟優一死,更是亂得不可開交,遠處的孟獲和沙摩柯只能眼睜睜看著火海之中的文鴦刺死孟優卻無力回天,率著敗軍匆匆而逃。

眼前蠻人敗退,眾將紛紛喝彩,慶祝這結連一仗的大獲全勝。

去唯獨白起一人面色依舊冷峻,反而臉色變得更加凝重,因為蠻人跑了,跑了就會復仇,復仇就會引來更強大的兵種,那便是象兵,眼下要做的就是如何應對象兵。

「檢測到白起第二仗打贏,當前四維如下,武力:81,智力:92,統率:96,政治:59,請宿主注意查看1

蠻人部落,大帳。

沙摩柯高坐於上,那張醜臉青筋暴起,臉色越來發發難看,咬牙切齒幾乎要成為粉末,臉上無不是羞怒之色,粗大的眉宇之中,浮現得也儘是陰怒之色。

「白起!殺我兄弟,屠我族人,我與你不共戴天1

啪。

沙摩柯憤怒一聲怒喝,狠狠一掌打在了木案上,將木案整個打得四分五裂,羞恨如火狂燃。

孟獲強壓住自己喪失兄弟的痛苦,因為照眼前的損傷下去,蠻人很可能會戰敗,甚至會被白起憑著一股殺氣,屠盡全族。

想到這裡,孟獲深吸一口火氣,連忙上前拱手道:「大王暫且休要動怒,我們還沒有輸,我們還有象兵1

「經過金環三結訓練的戰象,已經無畏於任何猛獸,見到一切敵人斗將把其撞成肉泥,有了戰象兵,我們定能一舉剿滅白起1

沙摩柯憤懣不已,又是一拳冷冷地打在了虎皮大椅上,冷冷地喝道:「好!速速讓金環三結全軍調過來,這次定要一雪前恥1

零陵城內,帳外將士與百姓無不歡呼雀躍,對白起歌功頌德。

而帳內則是一切氣氛被肅殺,白起劍眉暗凝,坐在帥椅上卻是沉默不語,內心翻江倒海斟酌著破解之策。

吾彥上前拱手提議道:「象怕猛獸,倒不如命木匠製造木獅子來喝退象兵?」

白起搖了搖頭,目光如迸射著凜冽的寒氣,黯然嘆道:「不可,戰象已經長時間的訓練,已經免疫了猛獸,要想真正的擊潰戰象兵,必須找另闢蹊徑。」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就不信這戰象兵還真插了翅膀1文鴦雙拳一撞,滿不在乎地說道。

在那個瞬間,靈光一閃,白起登時站起身來。

吾彥和文鴦二人見況,同時湊近問道:「怎麼了,將軍?」

白起渾身氣勢變了,變得和之前兩次一樣的堅毅果敢,沒有多餘的解釋。

劍眉釋然,銳氣沖射,冷冷道:「命工匠在最短時間內打造最多的長標槍,矛頭要尖銳,槍桿要輕。並且挑選百人精銳死士,配備鋒利的短刃,由次騫你親自統領。」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