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四十章 推選盟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四十章 推選盟主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富春城,公府。

只見曹操端坐在主位上,不斷自斟自飲著酒,滿目滄桑地感懷道:「唉,可恨天妒英才,才讓志才離我而去埃」

說著,將杯中之酒飲了一口,又放在手中搖晃起來,望著東邊那一縷慢慢斜下的夕陽,目光之中閃爍著不安。

王君可捋了捋長長的須髯,若有所思地說道:「主公何必如此憂慮,戲先生雖然早逝,但是有李將軍,魏先生等人在,而且主公亦是才智過人,帶兵有方。」

聽了王君可的一番話語,曹操才微微鬆了一口氣,一手捋著長須嘆道:「只不過我還在想不懂,這錢塘王為何年紀輕輕,卻有如此之多的猛將謀士追隨,彷彿有著某些天生魅力一樣。」

王君可腦子一懵,半天也想不通陳恬為何身邊就猛將如雲,謀士如雨,自己將山東翻了天也沒見幾個人才。

沉吟片刻,方才拱手笑道:「主公不必多想了,這錢塘王的水軍才是第一大患,有許將軍出手,這周瑜想不死也難。」

神色權衡許久,曹操的嘴角,才重新掠起了一絲猙獰的冷笑,笑道:「說得對,周瑜一死,便除一大患,喝酒1

話音剛落,許褚一手儘是鮮血捂著左臂,一手握著有幾道缺口的朴刀走進堂來。

曹操以為是許褚已經得手,那血便是周瑜的血,便提杯起身大笑道:「仲康果然神威,沒有叫我失望,那周瑜小兒已經是刀下之鬼了吧。」

「刀下之鬼」

聽到這四個字,許褚滿臉的羞愧之色,不由得把頭埋了下去,無奈地說道:「那周瑜在竹林之中,本來就要成功,卻不料半道突然殺出一個用槍高手,刺傷了我的右臂,把我們的計劃全盤打亂了。」

鐺。

一聲清脆的交響聲響起。

曹操那已經送到嘴邊的酒杯,驚得脫手驚落,酒水將飄飄須髯盡皆打濕成團。

「你說什麼1曹操臉上的自信轟然瓦解,被一臉的驚駭所取代。不可置信地望著許褚。

要知道,許褚曹操麾下第一猛將,許褚主動出手暗殺,怎麼可能會無功而返,竟然連自己也受傷。

王君可駭然地看著許褚。簡直不敢相信地問道:「仲康,究竟怎麼回事,怎麼可能有人能傷得了你?」

許褚那張粗大的面孔頓時湧現尷尬,沉聲道:「只聽得周瑜呼喊此人為姜松,此人用槍如神,我自愧不如,寥寥不到十幾回合便被刺傷我的右手。」

「姜松,莫不是就是人稱天下第一神槍的姜松?」聽到姜松的名號,王君可更是深深吃了一驚。

曹操近些年少理江湖,所以對姜松的印象只是聞其名而不知其事。聽到王君可驚嘆成這個樣子,便開口問道:「此人如何?」

王君可倒吸一口冷氣,如劫後餘生一般地說道:「姜松此人來自於姜家莊,姜家莊便是三國時期蜀國名將姜維的後人,這姜家人使得各路槍法,槍法總匯為姜家槍。」

「姜家槍神出鬼沒,最後姜家不知為何寞落了,姜松得到槍法精髓,以姜家槍法一路敗敵,與其交戰能超過三回合的寥寥無幾。世人稱其為天下第一神槍,近些年卻是有些隱晦了,江湖中人都以為他死了,卻不料今日會這麼出現。」

聽完王君可的詳解。曹操卻是半喜半憂,似笑非笑地點了點頭,無奈嘆道:「看來是天佑錢塘王,若是能得姜松這種蓋世猛將,何懼強敵1

說罷,曹操突然想起了什麼。猛地回過神來,心有餘悸地朝許褚問道:「你可曾暴露身份?」

許褚搖了搖頭,道:「未曾暴露身份。

曹操方才安下心來,喟然道:「記得小心養傷,切不可讓他人知道你受了傷。」

數日後。

陳恬帶著浩浩蕩蕩的一萬大軍奔赴到富春城,富春城總計集合各地反王十五萬大軍。

準備來日對抗楊廣的十五萬南巡大軍。

正堂之中,陳恬高坐在正堂之上,頗有一番雄主英姿,目光環掃兩旁各地反王。

兩旁宋江,袁紹,趙匡胤,劉備,田虎,王慶,曹操,蕭銑,輔公祏,包括什麼高談聖之眾紛紛起身朝陳恬拱手禮問。

「諸位請坐。」

陳恬淡然一笑,只一拂手,便讓眾人做回原位,打量著一個個反王,多半都是草莽出身,都是一副戾氣環身。

唯一散發著梟雄霸氣的,唯有趙匡胤,劉備,曹操,寥寥幾人。

陳恬見眾人座下之後,清了清嗓子,高聲道:「天亡暴隋,今日我等反隋之力聚集在一起,便是一家兄弟,便不分你我,要齊心協力推翻隋,誅殺楊廣!」

說著陳恬便舉起酒樽,朝眾人敬了一杯,一飲而荊

宋江當先站起身來,意氣風發地抬起酒杯,拱手高聲說道:「自古聚義,必有一個盟主,錢塘王少年英雄,如今我等也是盤踞在錢塘王的地盤,大不如以錢塘王為盟主,主持滅隋大業如何?」

「我以為正當如此。

」陳恬正欲推辭之時,曹操一臉奸笑地站起身來,朝陳恬舉杯說道。

陳恬將酒樽慢慢放回案台,笑道:「謬讚了,孤如何比得在場諸位英雄。」

聞言,趙匡胤起身上前,將杯中玉酒一飲而盡,淡然笑道:「錢塘王實乃我輩不及,便當了這盟主位置吧。」

「是啊,就當了這盟主吧。」

袁紹,劉備等人也紛紛起身進言,勸陳恬當了這盟主。

陳恬一時犯難,便將目光拋到了一旁的賈詡身上,盼望賈詡能給個主意。

斜眼看了一眼曹操,賈詡神色之中流轉出幾分暗許,嘴角抹起一絲別有意味的冷笑,淡然道:「殿下,不必推辭,正所謂眾望所歸。」

既然賈詡都同意了,陳恬便也不再多說什麼,拂手道:「承蒙諸位錯愛,那孤便恭敬不如從命了1

「好,我等參見盟主1

宋江等人皆是大笑,朝陳恬行了一禮,方才坐回原位。

劉備上前捋了捋須髯,淡然道:「據斥候彙報,楊廣已經抵達了餘杭,不知盟主有何打算。」

陳恬瞄了一眼劉備,內心不知是何滋味,緊接著說道:「等大軍整齊,便進發餘杭,將隋的勢力連根拔起。」

「好,那我等便靜候盟主一聲令下了,趙某軍中還有事務,便先告退了。」趙匡胤起身豪然回應,便率著身後的大將轉身離去。

「告辭1其餘人等也紛紛效仿,上前拱手一禮,率著自己回麾下大將轉身離去。

望著眾人離去的身影,陳恬知道,這哪是有軍務,明明是密謀什麼東西去了。

借著空餘,陳恬默默喚醒了系統,「幫本宿主檢測一下,今日在場所有反王主要幹將的四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