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四十三章 連勝四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四十三章 連勝四將!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殺了嚴成方讓他士氣大漲,高覽也不答話,揮舞起手中的鐵槍,迎著韓彥直狂奔殺去。`

孫安在後,劍刃上的鮮血隨風退去,跟著高覽朝韓彥直縱馬殺去。

戰場之上,三座飛騎,相對呼嘯著撲向對方,那隆隆的鐵蹄之聲,捶擊著兩軍將士的心臟,每一步下去,都令所有人的神經緊繃一分。

終於,三馬相撞。

韓彥直手中銀槍陡然出一道顫音,在日光的耀射下,閃爍著滲人的寒光,如雷芒一般刺向孫安和高覽兩人全身各個要害之處。

高覽和孫安二人見其槍勢之快,頓時只覺心慌意亂,連忙提槍舞劍,不斷格擋。

鏗鏗鏗!

激鳴聲不斷響起,火花四濺,兩把鐵劍與一桿鐵槍,被韓彥直手中的銀槍耍得團團四轉,絲毫沒有還手的機會。

「想不到這隋軍之中猛將亦是如雲」

王君可見二人拿不下韓彥直,正欲提刀策馬上前助戰,卻被曹操拽了回來,捋了捋長須,忍不住朝韓彥直讚歎道。

轉眼之間,刃氣四射,塵沙驟起。

戰到六十回合有餘,高覽和孫安二人料知不是韓彥直對手,各自虛晃一招,便撥馬轉身,想要退回陣來。

「哪裡走,賤命留下1

韓彥直看準了孫安的後背,驀地一聲低嘯,虎口一松,手中銀槍槍桿猛地投擲出去,槍鋒吸盡周遭的冷氣,似乎連空氣都在這一刻化成了泥沼攪成了一團漿糊。

銀槍如同一道纏繞交擊的閃電雷霆,穿透空氣的阻隔,朝孫安的背後襲去。`

孫安只覺一股涼意襲上背心,連忙回頭張望,瞳孔迅無限的縮小,想要再揮劍格擋,已是來不及了。

噗!

一聲沉默的骨肉撕拉聲伴隨著凄慘之極的哀嚎聲,銀槍貫穿了孫安的軀體。嗚咽了幾下,重重地跌落在泥地之中。

高覽見此,加快了馬步,急忙逃回陣中。

韓彥直則是縱馬上前。掏出腰間跨刀,收回銀槍,一刀將孫安級割了下來,掛在馬背之上。

魚俱羅等人見勢皆是一笑,這次輪到整個隋軍的士氣開始飛高漲。反軍的士氣開始低沉下去。

韓彥直將滴血的長槍一揚,揮舞出層層血霧,朝反軍狂喝道:「亂臣賊子,還有誰人敢來與我一戰1

「殿下,便讓末將前去斬了這隋的走狗1

伍雲召拽緊了手中的銀槍,槍纓逸散,上前朝陳恬請戰,陳恬卻是搖了搖頭。

因為伍雲召固然能打贏韓彥直,但是打贏韓彥直之後呢,還是有源源不斷的隋將。更可怕的是越兮一直沒有出手,彷彿在等待一個機會。

「無能隋將,可識得上將袁朗1

話音剛盡,只見「王」字門旗開處,大將袁朗頭頂熟銅盔,身穿團花羅袍,烏油對嵌鎧甲,騎一匹捲毛烏騅,赤臉黃須,九尺長短身材。手兩個水磨鍊鋼撾,縱馬朝韓彥直衝殺而來。

「土雞瓦狗一樣的東西。」

韓彥直一聲不屑的冷笑,雙腿一夾馬鐙,揮舞著銀槍朝袁朗殺去。`殺氣衝天而起。

半道之中,兩人戰成一團,槍來撾往,打得虎虎生風。

鬥了三十回合有餘,韓彥直穩穩佔了上風,瞧見袁朗的一個破綻。將銀槍刻意往上一提,袁朗趁勢一槍襲來。

韓彥直卻轉身,與那槍鋒擦肩而過,轉而左手擒住槍桿,讓袁朗逃脫不得,右手銀槍已快如閃電,勢如雷霆般轟至。

袁朗來不及反應,一槍正中咽喉,將正要湧上喉頭的哀嚎活生生堵了下去,當場斃命沙常

韓彥直又提著跨刀,一刀將袁朗的人頭割了下來,掛在馬背之上。

「還有誰敢來送死1

一聲如雷咆哮,韓彥直將鮮血染盡的槍鋒緩緩掃過泥塵,最後指向了迎面軍陣,那深陷的眼眶中,迸射出前所未有的傲氣。

隋軍陣中,卻爆出了山呼海嘯般的喝彩聲,一眾隋軍將士,無不為韓彥直連斬兩將的神武而振奮不已。

而十路反王大軍的士氣已經一蹶不振,跌到了冰點。

王慶和田虎二人各喪一員大將,那張臉上的自信,已經轟然瓦解,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駭然。

「休要猖狂,上將卞祥來與你一戰1

正在沉默之時,「田」字旗下,又殺出一員猛將手執開山大斧,鐵塔般的熊軀拔地而起,此人便是卞祥。

「檢測到卞祥威嚇潛能激活,第一招武力隨機上升1——8點,武力3,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上升至99,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韓彥直經過兩場大戰,體能消耗,當前武力回落至97,請宿主注意查看。」

「嘶如此此消彼長,第一招韓彥直還落於下風,難怪卞祥當年這麼猛。」

聽著系統的通告,陳恬經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心中暗暗思襯著。

韓彥直擦了擦臉上的汗珠,見卞祥殺出,便一夾馬鐙,挺槍朝卞祥衝去。

瞬息之間,兩馬相至。

「看斧1

卞祥驀地一聲咆哮,手中一柄開山大斧,已化作一道扇形之面,挾著狂瀾怒濤之力,看準時機,向著韓彥直迎面斬來。

斧面為止,凜冽的殺氣先至,韓彥直雄軀一抖,方才將那壓迫而來的殺氣震散,低嘯聲中,手中銀槍裹著銀槍狂擊而出。

半空之中,槍與巨斧轟然相撞,沉悶攸長的金屬轟擊聲隨之傳出,響起了曠野之上,飛濺起的火星耀如白晝之光,不斷灼烤著眾人的眼球。

兩馬錯過,留下一道殘影。

錯馬而過的韓彥直,只覺虎口微微一麻,體內氣息翻騰如潮,一臉驚駭地盯著眼前的卞祥,此人居然能一招撼動自己。

「再來1

伴隨卞祥著一聲悶雷般的暴喝,座下戰馬狂飆而來,手中的開山大斧,猛地一轉掃飛滿地塵沙,斬破空氣的阻隔,卷著開山闢地之力,狂轟向韓彥直。

韓彥直也不答話,受了一招的下風,便全神灌注,手中銀槍再度揮出,漫空銀光四射,層層疊疊的槍影,四面八方漫空飛舞,瘋狂地向著卞祥攻去。

「檢測到卞祥武力回落至96,韓彥直進入全力狀態,武力上升至98,請宿主注意查看1

兩人戰成一團,但見狂塵飛舞,火光四面飛揚飄撒,遍地飛石亂走,溝壑道道裂開。

轉眼之間已過八十回合,兩人皆是大汗淋漓,鎧甲已經盡被汗水浸透,卞祥再次落入了下風。

鐺,鐺,鐺。

「田」字旗下,鳴金聲驟起。

田虎看得正急,已經損失了孫安這員大將,決不能讓自己手中的卞祥再出任何意外,也顧不上其他人的感受,連忙鳴金讓卞祥退下。

卞祥心知自己已經不是眼前這韓彥直的對手,即便韓彥直已經是強弩之末,自己也沒把握將其拿下,無奈只能強攻幾招,連忙撥馬退回。

見卞祥逃走,韓彥直亦心知自己不能拿下其,即便追趕上去拿不下他也沒多大意義。

深吸一口氣,平定動蕩不安的氣息,韓彥直將手中的銀槍猛地一橫,如若掀起長虹,又朝陳軍喝道:「四員無能之徒已經逃走,料爾等賊軍之中再無能戰之將,還是快快下馬受縛1

連續四員大將,兩員被陣斬,兩員逃奔而回,此時聽得韓彥直猖狂的口氣,全軍將士的士氣跌倒了零點,無不黯然嘆息。

顏良,許褚等人皆無前去迎戰的意思,陳恬見況無奈,正打算讓伍雲召上去擊敗韓彥直之時,一聲清脆而悠遠的喝聲在王慶大軍中響起。

「俗人昭昭,我獨昏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既然氣數已盡,又何故作死掙扎,便讓本道來替你度1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