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四十五章 此人已經天下無敵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四十五章 此人已經天下無敵了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長孫晟何許人也,一箭雙鵰的傳奇人物也,亦是李世民的岳父!

長孫晟雙眼如狼凝視著李助,搭上手中的三石金弓,急從後背取一枝鵰翎箭,端直了燕尾,搭上虎筋弦,慢慢拉動了弓弦。,

肌肉不斷被拉得作響,那三石巨弓在年近五十的長孫晟的手中慢慢拉成了滿月,那一枝箭矢,寒光流轉,已經瞄準了李助。

「給我中1

在某個瞬間,長孫晟深吸一口氣,虎指驀地一松,激鳴的弓弦驟然響起,秋月弓圓,箭發如飛電。

「檢測到長孫晟觸發神箭潛能——精準度增加六倍,請宿主注意查看。」

正當李助凝視著越兮之時,那如赤雷般的利箭穿破塵沙,如流星呼嘯一般撲至李助面前。

李助神色猛地異變,這一枝箭矢猶如驚鴻貫日,驚心動魄的刃光,瞬間劃破長空,是如此之快,快到讓自己根本想不到!

避無可避!

李助的瞳孔驟然收縮,只覺得渾身汗毛倒立,一股危險到極點的感覺油然而生

容不得多想,李助連忙提起手中的金劍,右手兩指按在了劍刃之上,希望能格擋住這鬼神莫測的一箭。

鏗!

半空之中,清脆的激鳴聲震蕩而起,火星四濺,驚破四野,讓所有人心弦一緊。

李助只覺雙指像是被利劍刺中了一般,一道尖銳的劇痛涌了上來,隱隱有一道細微的碎裂聲音,手指竟像是斷折了一般。

手中金劍整把被彈飛出去,雙指一抹,手掌之間竟然滿是鮮血。

「受死吧。妖道1

就在這一瞬間,馬蹄狂馳而至,越兮見況,猿臂一震,手中三叉方天戟卷著狂濤怒瀾之力,朝李助狂掃而來。

李助已無武器。想要施展玄術,卻無奈手指疼痛根本無法提起,那明晃晃的戟鋒,便掃了過來。

唰!

戟鋒如雷,驟然已至。

凄慘之極的叫聲中,李助整個人被攔腰斬成兩截,兩段屍體血肉模糊,連著座下的戰馬一起被斬翻,跌落在泥地之中。

李助。居然被陣斬了!

這次輪到了隋軍開始爆發出如海嘯般的歡呼,反軍一個個神色駭然地望著眼前的這一幕,簡直不敢相信,方才如此強大的李助,此時居然已經身首異處。

越兮望著那慘不忍睹的屍體,方天戟看準了如刃一劃,將李助的首級直接挑了下來,冷冷喝道:「妖道已死。還有誰敢出來與我越兮一戰1

「隋將休得猖狂,上將顏良在此1

正當此時。「輔」字旗下殺出一員彪將,便是顏良,顏良一身黑甲黑袍,手提戰刀一夾馬鐙狂奔而來,殺氣與威風凜凜而出。

越兮也不打話,一聲狂笑。縱馬舞戟,如閃電一般便殺奔而上。

「檢測到顏良進入奮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98,當前武力上升至100。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越兮觸發驍勇潛能,面對武力不低於100的武將,武力+3,並同時進入了奮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101,當前武力上升至106,請宿主注意查看。」

陳恬內心收到信息,著實吃了一驚,越兮武力居然已經達到了106的層次,顏良看來是要被虐的節奏,然而在感嘆之餘,陳恬卻忽略了系統的某個細節。

戰場之上,兩馬交錯,戟來刀往,寒光耀天。

越兮一戟戟如同死神的獠牙,迸射著獵獵的殺氣,揮舞出層層疊疊的戟影,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顏良抖擻精神,一刀刀盡出生平之力,將刀式和力道發揮到了極致,不斷抵擋著越兮每一戟的攻勢,趁機尋找空位想要反擊。

「此人竟有呂布之勇!若非真眼所見,怕真是以為此人是呂布。」

反軍之中,某個將士忍不住驚呼起來,緊接著全軍將士跟著議論紛紛,似乎已經將戰場變成了菜市常

鄧艾看著這一對廝殺,著實捏了一把冷汗。

因為鄧艾武道頗深,一眼就認出了顏良絕非越兮的對手,眼下顏良能不敗的原因,僅僅是拚死掙扎罷了,若是再戰下去,遲早會敗。

權衡之下,鄧艾顧不得太多,連忙命人鳴金讓顏良歸陣。

戰場之上,顏良拈刀與越兮已經鬥上了二十餘合,二人被刃影塵霧所包裹,根本已看不清他二人的身影。

顏良卻是一招比一招危險,雖是可能有被一戟刺落下馬的危險。

鐺鐺鐺!

突然鳴金聲驟起,越兮心神微微一松,顏良趁機反攻一招,越兮連忙揮戟彈開這一刀,顏良卻已經拖著戰刀歸陣。

越兮不屑地狂笑一聲,手中方天戟緩緩掃過,驀地喝道:「酒囊飯袋,還有何人敢與我一戰1

「隋將休要猖狂,吾乃赤發鬼劉唐是也1

「宋」字旗下,一員步將手提朴刀衝殺而去,此人便是劉唐。

見劉唐步戰來打,越兮嘲諷般地冷笑道:「騎將尚且不是本將軍的對手,更何況步將,今日便斬了你的狗頭1

說罷,越兮雙腿一夾馬腹,座下戰馬席捲起一道旋風,手中方天戟化作一道扇形之面,掀起漫漫血霧,挾裹著挾著泰山壓頂之勢,卷著強如海潮般的勁氣,橫掃而來。

望著這強如雷霆迫降的一擊,劉唐頓時心神一驚,連忙提起朴刀來防禦,然而憑著那可憐的武力,如何是越兮的對手。

嚓!

一聲折斷聲響起,朴刀木杆直接被劈成兩段,戟鋒帶起嗤啦一聲,空氣發出抖顫的音符。

一戟直接將劉唐攔腰斬成兩段,當場斃命,死相與李助並無二樣。

「上將潘無雙在此,看我斬你首級1

劉唐剛死,袁軍之中,便殺出了一員彪將。

越兮沒有絲毫的廢話,仗著馬快,揮舞著滴血的三叉方天戟,僅一招,將潘鳳斬於馬下。

「隋的走狗,安敢三番兩次斬我大將,連兒心善今日與你決一死戰1

見劉唐與潘鳳二人被斬,「劉」字旗下的一員彪將按耐不住,一聲暴喝直接殺出陣來。

只見其頭戴暗金盔,身披鎖鎧甲,座下一騎烏雅馬長天長嘯,手中握著合扇板門刀,朝越兮奔來。

「檢測到連兒心善進入奮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100,當前武力上升至102,請宿主注意查看。」

越兮冷哼一聲,絲毫不把馳來的連兒心善放在眼裡,掌中那滴著鮮血的方天戟挺起。

戟鋒快如閃電,勁道壓過泰山,攸然劃破空氣,卷著強如海潮般的勁氣,便已先壓而來。

連兒心善不及多想,急是高舉合扇刀置於頭頂,雙臂暴漲,傾力相擋,與越兮戰成一團。

!鏗!砰!

天崩地裂般的金屬嗡鳴聲四面八方盪起,連兒心善那鐵塔般的身軀身形一陣接一陣劇烈震動。

自己傾力迎擊,卻總被越兮輕鬆化解,反而被越兮壓製得無力反擊,虎口經受著一陣陣刺痛,五臟六腑彷彿翻江倒海一般。

兩人交戰在一起,彌散開來的刃鋒勁氣,將周遭數丈之地,斬出道道的溝壑。

五六十回合走過,連兒心善已經僅剩下招架攔擋之力,被越兮打得無力反擊。

「看戟1

望見一個破綻,越兮大喝一聲,一戟探出,如毒蟒一般繞過刀刃,打中了連兒心善的左肋。

連兒心善吃痛哀嚎,整個人被打翻落馬,越兮大喜,正欲取其首級之時,一枝箭矢飛馳而來。

越兮急忙側身躲閃,閃過了這一箭,卻見陳到殺至,收了弓矢,將連兒心善搶救回陣中。

見陳到與連兒心善二人逃回陣中,越兮冷冷望了一眼,怒罵道:「鼠輩也敢在本將軍面前丟人現眼,我看爾等不過一群土雞瓦狗1

「你!氨

許褚正欲發作,肩膀上的傷勢突然作痛,哀嚎一聲,連忙用右手捂住了左肩。

曹操拍了拍許褚的背,無奈嘆道:「仲康休要魯莽,此人驍勇蓋世,我等軍中怕無人還能與之一戰,此人已經是天下無敵了。」

「哼,天下無敵?盡欺無名之輩,便讓我伍雲召來與之決一死戰1

這話被陳恬身旁的伍雲召聽見,安能忍受這赤luoluo的羞辱,一聲暴喝,白袍隨風如雲飄散開來。

座下照夜玉獅子仰天長嘯一聲,手中丈八亮銀蛇矛激蕩起一旋旋浪花般的氣流,朝越兮掩殺而去。

「雲召,速速回來1

陳恬腦海中有系統,心知伍雲召不是越兮對手,連忙朝伍雲召吶喊一聲,喝令其速速歸陣。

伍雲召怒氣爆發,早已縱馬沖遠,絲毫沒有聽見陳恬的呼喚,如一道銀色的閃電迎著越兮衝去。

ps: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