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四十七章 吃你裴小爺一錘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四十七章 吃你裴小爺一錘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隆隆馬蹄踏出漫天塵沙。﹏﹎> ﹎吧 w=ww.

越兮長隨著席捲而來的勁風一抖,猛地回過頭,只見一個年紀十五六歲的小孩扛著兩個亮銀錘朝自己縱馬馳來。

頓時放鬆了警惕,仰天大笑道:「料是何人來了,原來不過是一個小娃娃!倒不如回家給你娘織布去1

「裴小爺殺了你1

此話一出,裴元慶咆哮一聲,整個人瞬間如被點燃的炸藥,雙目如雷而瞪,手中亮銀錘揚起遮天蔽日,好似蒼穹遮蓋一般。

「檢測到裴元慶激猛錘潛能,武力+3,有一定幾率打斷對手武器,同時進入狂神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1o2,當前武力上升至1o8,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越兮經過數場大戰,體力消耗,當前武力下降至1o1,請宿主注意查看。」

正當陳恬腦海收到系統信號不穩的信息之時,裴元慶已經殺到了越兮的眼前。

下一個瞬間,折射著萬丈寒光的亮銀錘激蕩而出,撞開這一切的阻隔,彷彿攜著五嶽俱傾之力,朝越兮頭頂狂轟而至。

錘尚且為至,那錘風便已先至,一股窒息到底的冰冷感透心襲來。

越兮心神微微震蕩之時,連忙提起手中的方天戟,猛地朝上一揚,揮舞出一道長虹,迎著亮銀錘相撞而去。

火星飛濺中,獵獵的激鳴之聲震耳欲聾,掀起無數到飛塵在半空之中。雅﹎>文吧>>w-w=w-.-

越兮雙臂一沉,鐵塔般的身軀陡然一顫,只覺一股前所未有的大力,順著戟柄灌入身體,直教他虎口欲裂。

一錘未盡,裴元慶的第二錘如若神來之物,攜著盡起萬物之力,卷著獵獵的錘風,銜接上第一錘。朝越兮狂轟而來。

來不及多想什麼,甚至來不及喘一口氣,越兮急是高舉手中的方天戟,全力一擋。

吭!

又是一聲響徹千里的巨響。越兮那粗大的雙臂擋下裴元慶這一錘,居然被活生生壓了下去,肌肉幾乎要漲到爆炸。

「呀呀呀,給我倒1

裴元慶雙臂青筋暴漲,不斷咆哮著。將錘慢慢壓了下去,越兮只覺一股千斤之力壓在自己的雙手上,戟一寸寸往下移,已經快要撐不住了。

嚓!

在某個瞬間,戟桿居然直接被壓成兩段,整桿方天戟直接破裂開來,那一錘直接砸在了越兮的肩膀之上。

噗!

越兮猛地一口鮮血噴射出來,硬生生吃了這一錘,肩膀鎧甲盡數炸裂,骨折聲不斷轟然響起。體內五臟六腑全部猛烈搖晃,幾乎就要震碎。

渾身好似變成白紙那般枯朽不堪,幾欲要癱倒下去。

「受死吧1

裴元慶見況,猛地一聲咆哮,雙手亮銀錘左右分開,各自攜著排山倒海的巨力,往中間猛地一夾,看著就往中間越兮的頭砸去。雅﹏﹎文8﹍w-w`w=.·y-a`w-e`n`8-.·com

「噗嗤」

漫天鮮血迸濺,觀望眾人滿是驚恐,那在威猛無匹的銀錘之下。越兮的頭顱瞬間支離破碎,腦漿迸射,變成了一灘肉泥,甚至連哀嚎都沒有喊出來。

「哈哈!讓你和裴小爺抬杠1

裴元慶望著已成頭顱已成肉泥的越兮。收回亮銀錘,突然滿意地狂笑起來。

迎面處,左右反軍將士皆是身形一震,瞬息間眾將士的臉上,盡為驚喜所佔據。

而隋軍望著渾身染血的裴元慶,一時間恐慌到了極致。

「這小子。果然夠厲害……」陳恬會心長吐了口氣,年輕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了欣慰的笑容。

見隋軍大勢已去,趁著雙方士氣拉開,陳恬緊接著手中的流光冥火槍猛地一揚,厲聲喝令道:「全軍衝鋒,給孤碾殺盡這群隋狗1

一聲令下,十五萬的反軍雄兵,挾著滿腔的怒火,如地獄中殺出的魔兵,鋪天蓋地的殺向了隋軍所在。

隋軍數量本來就不過反軍的一半,再加上士氣的低落,連逃都難逃,更談何與之一戰。

魚俱羅大軍且占且退,亂軍之中楊延昭身中兩箭,手下大將無不在亂軍之中受了幾道創傷,損兵折將無數。

在半道遇上了楊廣大軍,方才喝退了反軍大將,陳恬大軍沿河退到三十里處,安營紮寨。

龍舟之上,華燈初上。

漫天星辰搖曳在煙籠寒水的江水之中,猶如破碎琉璃搖晃著,卻顯得那麼的毫無生機,那麼的死氣沉沉。

清點了死傷的士卒,楊廣一臉凝重的坐在龍椅之上,眉目緊鎖,嘴角微微抽搐著,喉頭翻滾如潮,想要說什麼,卻遲遲沒有說什麼。

魚俱羅經過包紮傷口,一臉慚愧地上前拱手道:「臣請皇上治罪,臣帶軍無方,導致此番大敗。」

楊廣深吸一口氣,肅厲惱火的表情才稍稍緩解,微微點頭,又高聲道:「賊寇囂張,難道真的沒有辦法能應對了嗎?若是過不去這道關卡,朕便舉行不了祭河大典。」

楊延昭,楊業,楊林等大將,皆默默的低下了頭,無人敢請戰。

魚俱羅捋著白須,無奈嘆息一聲,腦海回想到白天裴元慶斬殺越兮的那一幕,滿眼滄桑地說道:「唉,賊將裴元慶驍勇,怕是難以力敵。」

李世民思酌片刻,上前拱手勸諫道:「皇上,我四弟李元霸,力大無窮,說不定可以能打敗裴元慶,不如便讓我書信一封,令其趕到此地如何?」

楊廣用手拖住那眉頭緊皺的額頭,略微沉思,拂了拂手說道:「去吧,就是怕遠水救不了近火,眼下的戰鬥又當如何。」

「諾。」

李世民行了一禮,便轉身匆匆離去。

望著李世民離去的背影,大堂之中依然是死氣沉沉,沒有人拿得出注意來能對付反軍。

正當此時,一襲紅袍的楊妙真緩緩起身,如若寒潭的美眸流轉,邁著穩健的步伐,走到中間。

素手一拱,朝楊廣請纓道:「男子漢大丈夫,理當為國戰死沙場,如今卻畏畏縮縮,父皇,明日便讓我親自出戰,讓那反軍知道我大隋並非只有馬上男兒橫槊。」

楊廣苦笑,苦笑著搖了搖頭,有氣無力的挖苦自己,「可笑,可笑朕大隋落魄到這個程度,居然還要靠朕的女兒去上戰常」

「公主,說什麼傻話,這戰場豈是你能上的。」宇文成都見況一急,上前將楊妙真素手一拉,就要把她拉回來。

楊妙真轉過身來,望著俊灑魁梧的宇文成都,卻是冷冷道:「宇文大哥,我從小就很欽佩你,可是現在你已經變了,變得懦弱了,甚至在這種情況都不敢主動應戰了。」

「成都,呂布已敗在你手裡,難道你不敢應戰?」楊廣如刃目光一轉,如刀鋒般的目光射向了宇文成都,用激將的口吻問道。

宇文成都望著眼前的楊妙真,英朗的印堂之間迴轉著與生俱來的傲氣,頓時傲氣如火狂燃。

一襲金甲衝冠一怒,一躍而起上前幾步,雷霆般的聲音,拱手豪然道:「皇上,成都明日願意領兵前去叫陣,定叫那群賊寇知道我大隋的厲害1

聽到宇文成都此言,楊妙真卻不知是何滋味,望著宇文成都獃滯得說不出話來。

宇文成都慢慢轉過身來,與楊妙真對視的一瞬間,那堅毅果敢的眼神之中,多了幾分柔情,淡然道拋下一句話,袖袍揮開,如若驚鴻一現。

「我會告訴你,我不是懦夫。」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