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四十八章 上將劉三刀,可斬宇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四十八章 上將劉三刀,可斬宇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燈火闌珊,星若棋局。8小 說`

軍營密布,暗流涌動。

陳恬高坐在帳內,兩邊便是趙雲,伍雲召,呂蒙,張順,周瑜,以及剛剛前來馳援的裴元慶。

陳恬慢慢執起了一樽酒,朝裴元慶敬道:「裴小將軍果然神勇,千鈞一之際解了孤的燃眉之急。」

裴元慶摸著後腦勺,萌而傻的笑起來,回敬了一杯酒,笑道:「殿下,你還別說,那越兮如果全盛的情況,力氣可能不比我小,還好6軍師早就讓我若是遇到猛將,則後上場挑戰,果然不假。」

陳恬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欣慰地笑道:「伯言助孤不少矣,不過那宇文成都你卻不是對手。」

「誰說的,宇文成都也不過就一個天寶無敵大將軍的名號而已,這次我來就是奔著打敗他去的,殿下不信你改天看著。」裴元慶嘟著小嘴,自信滿滿的說道。

周瑜,趙雲等人聽了皆是大笑,裴元慶雖然年少驍勇,但畢竟還是太沒有了心機。

陳恬話鋒一轉,將目光鎖定的張順的身上,淡然說道:「張順,孤還要勞煩你一件事。」

張順一揮袖袍,上前拱手豪然道:「談何勞煩,殿下待我有恩,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我張順又怎會推辭1

陳恬笑著拂了拂手,從袖中拿出一封信,遞給張順說道:「倒不是什麼上刀山下火海,只是讓你帶著這封信,去襄陽會見徐軍師,到時候自有分曉。」

張順點了點頭,也不再多問什麼,接過信封,小心翼翼的放進袖袋之中,轉身便匆匆出任而去。`c?om

望著張順出門而去,陳恬便揮手讓眾人先行退下休息,眾人也跟著出去。帳內空空蕩蕩只留陳恬一人。

軍營巡邏士兵從帳外的身影慢慢退去,氣氛肅殺。

殺戮喧囂散去,一切終歸平淡。

燭光閃爍不定,忽明忽暗。讓人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陳恬深吸一口氣,將雙手往案台上一按,準備喚醒系統。

「系統修復如何了,本宿主是否可以進行召喚了?」

系統先是幾聲,嚇得陳恬全身一顫。然後有氣無力地回道:「系統已經修復,不過主次系統程序生了巨大變化,請宿主做好心理準備。」

陳恬苦笑了一聲,無語嘆道:「無語你了,這系統是不是盜版的啊,抗亂入功能這麼差,來吧來吧,本宿主就不相信你還能飛天了你。」

「回復宿主,主次系統已經消除了召喚模式,消除了一切模式。轉而變成了轉盤模式,包括宿主的任務系統,在掃平益州和交州之後,任務系統將會消失,只剩下轉盤系統和強化系統,將再無等級束縛。」

「轉盤系統?」聽到系統所說的轉盤系統,陳恬頓時只覺雙眼一亮,緊接著問道:「什麼轉盤系統,能詳細點說嗎?」

「回復宿主,轉盤系統已經突破位面限制。宿主每次需要消耗1oo君主點,選定一個特殊領域進行全史召喚,轉盤方格之中有全史最強,也有一大堆是全史中等或者三流。. ?`c?om一切全看宿主的運氣。」

「而且為了控制當前世界的平衡,亂入模式也被消除,宿主每一次使用轉盤,都會隨機亂入一人,但這一個人絕不會是做過開國皇帝的人,請宿主注意查看。」

「幹得好埃那樣壓力少了很多,不會一波接一波的來boss,漢武帝,秦始皇,項羽什麼的通通給老子拉倒吧。」

陳恬用指尖輕輕劃過案台,若有所思地點頭大笑,廢處了亂入模式,將會大大減少系統對這個世界的干涉,而且轉盤系統開放了全史,自己就有緣張良,吳起等人了,可謂利大於弊。

「咳咳宿主不要太喜出望外了。」系統乾咳幾聲「項羽不納入君主考核,作為君主,政治必須上65及格線,項羽不及格,所以不算君主,依然可能和宿主見面。」

「我呸,你牛逼,套路一套一套的,你個小婊砸,你出來我肯定打死你1

陳恬當場就忍不住抓狂,這尼瑪說的根本自相矛盾,如果不是在陳恬靈魂中,拖出來就是一頓暴打。

「哎呦呦,你還得瑟了,你信不信本系統立即開啟自爆功能,和你同歸於盡?」

「尼瑪,還有這到坎,老謀深算啊,得了,算本宿主怕你了,系統大爺你英明神武。」

聽到系統居然還暗地裡安插了自爆系統,驚得陳恬x花一緊,頭皮一麻,連忙朝系統道歉。

「這還差不多,哈哈哈哈哈哈1

聞言,腦海中的系統彷彿變了樣一樣,開始機械化的狂笑起來。

「不過本宿主開放了轉盤模式,那次系統又當如何?」沉吟片刻,陳恬懶得理會系統的自戀,便朝系統諮詢起次系統來。

「回復宿主,次系統也只剩下了轉盤模式,不過宿主還是更勝一籌,因為宿主還擁有兩次殘留的任務,和一個潛能激活系統。」

「宿主當前尚擁有112點君主點,是否需要使用1oo個君主點進行召喚?」

今日沙場之上,越兮戰無不勝,陳恬一著急就要召喚英雄來壓制越兮,卻不料系統崩潰,好在裴元慶及時來到解了這燃眉之急,眼下大勢已定,自己送去了書信,相信即便李元霸來了應該問題也不大。

陳恬如潮思緒立刻收回,緩緩從座椅上起身,「不必召喚了,以後選個良辰吉日,進行第一次召喚。」

斗轉星移,午去未至。

已至次日午時。

蒼穹昏暗,烏雲如刃壓向低空,如同一張可以吞噬萬物的饕餮之嘴,想要將這世界一切吞沒。

隋軍列陣在河岸之邊,與反軍列陣如同鐵壁一般對峙。

鐵甲反射著耀眼的寒光,匯成寒氣四射的森洋,氣氛森然肅殺,匯成無堅不摧的氣常

那一面面獵獵飛舞的戰旗,在冷絕如冰的刀戟下映得寒。

冷眼望去,只見隋軍陣前,宇文成都身高一丈,頭戴藍金虎盔,身著獅頭黃金甲,背披金色披風。

目若朗星,掌中一把兩百斤的鳳翅鎏金鏜縈繞著殺氣,鎲中兩側有著閃閃光的銀刃,座下一騎賽龍五斑駒。

真乃神將下凡,不怒自威,讓無數將士未見其能力,便已心寒膽喪,自覺有若螻蟻不堪一擊。

宇文成都昂斜視前方,眉宇之間流轉著與生俱來的那一份傲氣,冷冷喝道道:「吾乃天寶無敵大將軍,宇文成都是也,軍中誰人敢來與我一戰1

那聲音響如哄鍾一般,震得人耳膜微微作響,全軍將士經不住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陳恬微微鬆了一口氣,這宇文成都的威勢,居然比當年更長了幾分,便朝兩旁反王喝問道:「諸位何人願意迎戰這宇文成都?」

風中只有呼嘯的南方,眾人盡皆沒有反應。

裴元慶一臉不屑,縱馬提錘就要上前之時,在「宋」字下縱馬出陣一人,此人便是宋江。

陳恬正當不解之時,宋江不知宇文成都厲害,上前豪然朝陳恬請戰道:「盟主,吾有一人可以出戰。」

陳恬好奇地湊近問道:「何人?」

宋江深吸一口氣,緊接著沉聲道:「吾有上將劉三刀,必能斬宇文成都於馬下1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