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四十九章 劉三刀超神!【求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四十九章 劉三刀超神!【求訂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宇文成都如鐵塔般的雄軀昂立在兩軍陣前,眉宇之間滿是不屑霸道,冷眼凝視著眼前的反軍鐵陣。`c?om

突然天地之間,風雲驟變,隱隱有幾道赤雷劃過,緊接著黑雲吞噬萬物,形成一道黑色的旋風,讓人望而生畏。

大風驟起,冷風拂過這時間的一切,拂動著所有將士的心弦。

噠,噠,噠。

此時,沉重的鐵蹄聲如若地動山搖,慢慢響起,每一步下去就讓所有兵甲一顫,讓所有人經不住想要往後退去。

蔥蘢的寒光殺氣,如同九天星辰迫降一般覆壓而下,只覺一股凜冽的殺氣鋪天蓋地捲起。

宇文成都慢慢抬起了頭,眼神已經慢慢生了變化,再次往前望去,頓時,俊俏面容上的英武瞬間被一股駭然所佔據。

迎面處,一員猛將慢慢移出陣來,只見其身高一丈有餘,生得神武蓋世,手中一把血泣碎月刀迎風招展,讓人有種心神錯亂的感覺。

剎那間,血光與寒光不斷交錯流轉的刀刃上殺機密布,就連溫度也似突然之間降到了冰點,令人徹骨生寒。

劉三刀沒有說話,只是用一雙寒星般的眼睛,冷冷的盯著宇文成都,過了片刻,才冷冷道:「你就是宇文成都?」

劉三刀人如其名,目光便如鋒不可當的刀鋒,不!整個人就像一把沾血的刀,被他這般盯著看,一般人早已嚇到在地。

宇文成都喉頭一滾,深吸一口氣平定內心激蕩的情緒,方才抖擻豪氣,淡然回道:「我便是宇文成都,你又是何人?」

劉三刀手中的刀刃已如饕餮猛獸,嗅到了那空氣中淡淡的血腥之味,忍不住蠢蠢欲動,望著宇文成都,冷冷道:「知道我名字的人都死了」

話音一落。. ?`c?om一股鋒銳的刀氣已朝宇文成都撲卷迫來,殺氣如蓮綻放,如雷如芒,攝人心魄。

宇文成都微微有些惱火。手中鳳翅鎏金鏜潑射出幾丈金芒,怒氣中燒地喝道:「那便不要再廢話了,放馬過來吧1

「哈哈1

突然,劉三刀仰天狂笑,笑聲驚天動地。笑得兩軍千萬將士心寒膽喪。

宇文成都一臉不解,朝劉三刀喝問道:「你笑什麼?」

劉三刀停下笑聲,猛地回過頭,手中血泣碎月刀慢慢揚起,刀光潑射在這數丈之內。

神色變得淡漠如冰,驀然喝道:「笑你今日必死無疑1

「混賬,安敢如此戲我焉1宇文成都終於怒了,胸中傲氣瞬間被引燃,一聲長嘯,雙腿猛地一夾馬鐙。揮舞著鳳翅鎏金鏜如若一道金色旋風狂射而出。

「很好,就讓我瞧瞧,所謂的天寶無敵大將軍,究竟有幾斤幾兩吧。」

劉三刀狂笑一聲,聽著血泣碎月刀飛馳而出,如冷電精芒,****而至。

轟隆隆!

戰場之上,兩軍之間,兩道驚鴻般的長虹相撲而來,那隆隆的鐵蹄之聲。?. `捶擊著兩軍將士的心臟,每一步下去,都令所有人的神經緊繃一分。

宋江捋須長笑,表示對劉三刀的氣概非常滿意。彷彿這一切都是那麼順理成章,彷彿宇文成都在劉三刀手中根本走不了幾回合。

陳恬則是一臉駭然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之前明明檢測到劉三刀的武藝最多只有二流武將的水平,而現在所爆的氣勢,居然已經隱隱過了宇文成都。

就連裴元慶原本不屑的眼神,也頓時一變。變得驚異。

難道說,劉三刀真的是絕世高手,難道說,劉三刀真的是被系統檢測錯誤了。

陳恬不解,曹操不解,趙匡胤不解,劉備不解,在場的所有人都不解,不解宋江手下竟然會有如此的神將。

這一切的一切,無從而知,只能等待下一刻宇文成都與劉三刀的交戰。

天地之間,下一個瞬息間,兩道光影挾著漫空尾塵,瞬間對撞。

「看刀1

劉三刀長嘯一聲,刀勢倒轉,身形忽地朝馬一俯,頃刻之間,便如垂天之雲一般降臨下來,刀光縹緲而靈動,已形成飛凡俗可比的氣勢。

這一刀如若驚鴻匹練擊出,輝煌一閃,還沒有徹底揮,宇文成都便已被波濤洶湧的刀氣所籠罩,一種可以令人連骨髓都冷透的刀氣封殺而來。

那血泣碎月刀來去無影,竟像是憑空生出,好似天外之恆星飛射而至,縹緲得不可方物,絕世無雙,蓋過這世間一切的光華。

這一刀堪稱刀中的「神」,已是渾然天成,毫無破綻,攜著破碎虛空之力,如銀河傾瀉,如九霄傾覆,漫空劃出無數的刀影,又在半空中忽然融合歸一,將一切戾氣吞噬,將敵將一切鬥志吞噬。

「吾這一輩子從未見過如此絕妙的刀法,此刀法神了1

趙雲忍不住讚歎起來,其餘人等亦是紛紛讚嘆不已,目光盡被那刀光所佔滿,若是要陳恬找出一個詞來形容,那便只有用古龍小說中葉孤城那一劍。

天外飛仙!

宇文成都渾身被殺氣與刀氣所包裹,眼中滿是四處飛逸的刀光,腦海亂如歸潮,絲毫看不準劉三刀究竟是怎麼出刀的。

「檢測到宇文成都進入最強應戰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1o3,當前武力上升至1o6,請宿主注意查看。」

片刻,已有刀氣割裂開了自己的金甲,宇文成都渾然無懼,深吸一口氣,擎起鳳翅鎏金鏜,手臂青筋爆漲,用盡全力朝前一砸。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那一刻。

金屬激鳴巨響傳來,盪出一層層如水波漣漪般的氣流,將方圓數丈全部塵沙掀翻。

漫漫的塵霧形成氣團,突然間出一聲慘烈之極的痛苦嚎叫,所有人目光都在不斷地搜尋這兩人的身影。

終於,塵霧散去。

兩人都屹立在沙塵之中,宇文成都那鳳翅鎏金鏜,不偏不倚地與劉三刀的血泣碎月刀相撞在一起。

兩個人都保持不動。

嗤嗤!

突然,那一抹刀刃突然碎裂開來,如破碎的水波一般,裂為粉末一般。

劉三刀以一種奇異的目光凝視著宇文成都,滿眼的不甘心,滿眼的不可置信。

「原來只不過是插標賣之徒」

宇文成都深吸一口氣,猛地一鏜如一道彎月,挾著剛猛無比的力道,后而先至,轟向劉三刀。

轟!

劉三刀整個人被轟飛出去,翻身跌落下馬,腦漿迸射,慘不忍睹。

所有人都呆了,這尼瑪剛剛神勇無雙的劉三刀就這麼被幹掉了?

宋江的面部表情格外豐富,從自信無比,頓時變得尷尬空前,面對橫在沙場上的屍,不知作何言語。

所有人沒有緩過神來之時,宇文成都恢復了那冷傲的氣勢,縱馬上前,厲聲喝道:「休要再派這種土雞瓦狗出戰,還有何人敢與我宇文成都一戰1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