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五十一章 李元霸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五十一章 李元霸來了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浩蕩的誓言回蕩在千里沃野之上,直教的人蕩氣迴腸。

宇文成都將雙臂的力量推至最強,奮力往上一抗,將四把兵器齊齊彈開。

四人頓時一驚,但很快鎮定下來,各自使出渾身解數,將招式發揮到最強,掀起了漫天的刃氣,朝宇文成都席捲而來。

宇文成都左邊彈開陳到的一槍,震得陳到雙臂酸痛不已,忙是收回長槍。

卻不料右側高懷德又來一槍,這一槍快如閃電,宇文成都忙是低頭從盔纓上閃過。

緊接著腹部又來了顏良的一刀,宇文成都翻身用鏜柄一震,盪開一刀,震得顏良差點落馬。

「吃我一錘1

裴元慶見機大喝一聲,一錘猛烈地砸在了宇文成都背後的鎧甲之上。

鎧甲登時迸裂開來,宇文成都活生生受了這一擊,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射而出,幾乎差點跌落下馬。

宇文成都雖然是蓋世英雄,卻無奈眼前四人亦是神勇非凡,料他宇文成都如何能敵。

中了一錘,宇文成都強忍著痛楚,又揮舞其手中的鳳翅鎏金鏜,不斷發起垂死的猛攻,已經完全陷入了不要命的狀態。

鐺鐺鐺!

突然鳴金之聲響起,宇文成都猛地回過頭,只見楊妙真命人鳴金,靠在船檻之上,朝宇文成都喊道:「宇文大哥,不要戀戰,快回來1

宇文成都深吸一口氣,只得拭去嘴角溢出的猩紅,手中鳳翅鎏金鏜橫掃八荒,強勢反攻一招之後,便連忙轉身縱馬退去。

顏良以為宇文成都敗走,縱馬提刀,當先上前,宇文成都聽得馬蹄聲,料是有人上前追趕。

「看鏜1

伴隨著一聲悶雷般的暴喝。宇文成都赫然轉身,手中的鳳翅鎏金鏜,斬破空氣的阻隔,挾著狂瀾怒濤之力。朝顏良頭顱狂轟而至。

顏良吃了一驚,來不及招架,那鏜影如長虹而貫,登時被削去了半個天靈蓋,腦漿迸射。落地而亡。

其餘三人見況如此,不敢再追,只得讓宇文成都強忍著內傷,縱馬歸陣。

見敵將退去,陳恬將手中流光冥火槍振臂一揮,厲聲喝道:「全軍衝鋒1

「殺啊1

頓時殺聲大作,無數反軍將士攜著火一般的鬥志,提起刀戈朝隋軍殺去。

魚俱羅只得喝令手下將士且戰且退,齊齊放箭,雙方折損了幾千人之後。方才退去了反軍。

宇文成都傷勢有些嚴重,五臟六腑盡數受到不同程度的震傷,下馬之後已經失去了只覺,全仗楊妙真一路將其扶回來。

反軍將江兩岸都布滿軍營,對楊廣龍舟形成了包圍的趨勢,令其進不能進,退不能退,只得默守原地,等待時機反攻突圍。

一圍就整整圍了數天,將龍舟圍得水泄不通。

龍舟艙中。燈火搖曳。

沉重,死一般的沉重。

楊廣坐在龍椅之上,兩旁是蕭后與陳宣華兩大美人,然而楊廣卻絲毫沒有興緻行樂。

台下一樣的死氣沉沉。宇文成都大戰後臉色蒼白,不敢說話,只是一直低著頭。

楊廣一拍龍案,那滄桑的面容之上怒氣暗暗涌動,冷冷地喝問道:「難道真的沒有辦法退去這群反賊了嗎?」

宇文成都上前「撲通」一聲直接跪下,拱手道:「皇上。成都有辱使命,請皇上定罪。」

楊廣拂了拂手,無奈嘆道:「此事與你無關,這群賊寇本是群戰,你敗了也正常。」

說罷,楊廣目光如刃,環掃一眼眾人,沉聲道:「賊寇囂張,諸位卿家可有辦法退去?」

沉寂,依然是沉寂。

韓彥直,嚴成方,越兮三人先後戰死,本想仗著宇文成都的武力扳回一局,卻不料依然是大敗。

連宇文成都都敗了,那還有何人能與賊寇一戰,這一敗,將士氣都敗到了谷底。

正當此時,只覺船外地動山搖,殺聲大作,好似天崩地裂一般。

一個親兵匆匆入內,神色慌張地上前拱手道:「聖上,李二公子與李四公子突破重圍,已經由楊延昭將軍接待上船了。」

楊廣頓時喜出望外,以為李世民帶了重兵突圍,驚喜得連忙起身,迫不及待地問道:「李世民帶了多少兵馬來?」

親兵看著楊廣那驚喜的表情,突然一時尷尬,不知該如何回答,便吱吱唔唔地回道:「來來了,兩個人」

兩個人?

此言既出,堂內諸人無不一臉驚愕茫然,讓李世民去帶李元霸來,實際是讓李世民去搬救兵,結果他還真就帶了兩個人了。

楊廣登時神色大怒,拔出身旁的寶劍,指著親兵,厲聲吼道:「大膽,兩個人如何能突破千軍萬馬,你若再有半句謊言,朕便讓你嘗嘗五馬分屍的滋味。」

親兵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連磕了十幾個頭,語氣失色的回道:「真是如此啊,那李元霸揮錘在前,李世民弓矢在後,一路上如入無人之境,將那岸邊反賊王慶守軍成排一錘砸成肉泥,殺得賊軍無人敢擋住去路,皇上明鑒啊1

楊廣勃然變色,一張惱怒無比的面容,剎那間驚到扭曲變形,如同聽到了這世上最匪夷所思之事。

宇文成都,楊林等眾大臣,亦無不嘩然驚駭,一雙雙目光儘是無法相信的驚愕。

兩個人怎麼突破千軍萬馬的包圍,更何況那李元霸不過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孩童,自保尚且困難,更談何突圍。

話音剛落,門外走進兩人。

當先一人便是李世民,李世民背著一張銀弓,上前見了楊廣納首拜道:「臣李世民叩見皇上,救駕來遲,還望皇上恕罪。」

眾人皆是滿眼不可置信地盯著李世民,李世民居然真的突破重圍,殺了進來,緊接著把目光慢慢轉移到李世民身後的李元霸身上。

只見李元霸那深邃而充滿危險的雙眼正直勾勾地盯著楊廣,慘白的臉上沾染的幾滴鮮血令楊廣不由得膽寒一顫,手中扛著兩把乍一看,李元霸宛如地獄歸來的嗜血修羅般。

李元霸舉著手中兩把偌大無比的擂鼓瓮金錘,一步一頓地走上前來,將雙錘往地上一放,竟是驚得船艙一晃。

慢慢低下頭,只一拱手,冷冷道:「李元霸叩見皇上。」

那聲音,低沉之中卻又滿含殺氣,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錯覺。

楊廣深吸一口氣,不緊不慢地步下台階,打量著李元霸走了幾圈,最後將目光落定在那兩把碩大的擂鼓瓮金錘上。

「這兩把錘有多重?」楊廣捋了捋長須,戲謔地問道。

李元霸昂首斜視,冷冷道:「各重三百斤,不信試試看。」

楊廣點了點頭,將衣袖往上一卷,伸手握著錘柄,雙手同時發力,居然只覺得沉重萬分,憋紅了臉,微微動搖之後便放開了手。

楊廣摸著酸痛的手腕,朝李元霸問道:「好一個李元霸,居然能同時用兩把三百斤的錘,朕問你,你可敢出戰那群賊軍?」

「哈哈哈1

聽了楊廣的話,李元霸卻突然狂笑起來,讓眾人有點摸不著頭腦。

李世民上前喝道:「元霸,休得無禮1

楊廣擺手,示意李世民不必多言,緊接著走到李元霸面前,俯首看著眼前瘦弱的李元霸,問道:「你為何笑?」

笑聲戛然而止,李元霸突然渾身殺氣四綻,舉起雙錘,昂首傲視著楊廣,吼問道:「是不是只要我打贏了,我就是天下無敵?」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