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五十四章 古來征戰幾人回!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五十四章 古來征戰幾人回!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裴元慶就是那樣一個鐵骨錚錚的少年好漢,一個戰鬥狂人。

說到接李元霸三錘便是三錘,哪怕是少了一錘,也會有辱他那與生俱來的傲氣,此時不論陳恬再說什麼,裴元慶也不會再聽。

那一剎,眾人目光凝結,無人再多說什麼,氣息瞬間停滯,望著半空之中兩股力道再次相撞。

數丈火花迸射而出,覆蓋了輝煌,一聲激鳴振聾發聵,隆隆的巨響震得眾多將士耳膜刺痛,忍不住想要掩起雙耳。

煙塵遍地而起,如同一道巨大屏障,將兩人包裹在其中,陳恬等人神色慌張地搜尋著裴元慶的身影。

終於,煙霧散去,兩道身影映入眼帘,裴元慶雙錘頂著李元霸的一錘,久久屹立在那裡,彷彿時間定格了一般。

緊接著,李元霸將手中的雙錘收回,望著依然保持原型,紋絲不動的裴元慶,臉上滿是震驚,嘆了一口氣,竟然有些欽佩地說道:「果然是個漢子,接了我三錘,今日我便走也1

說罷,李元霸與李世民二人便轉身縱馬離去。

陳恬連忙策馬與身後部將上前,只見裴元慶雙目充血,雙臂儘是鮮血迸流,那護腕上的鎧甲,驟然裂開,那兩柄銀錘也在半空中落了下來。

裴元慶一口鮮血猛地吐出,望著蒼穹上的那一抹餘光,瞳孔迅速收縮,翻身倒在馬下再無動彈。

「元慶,元慶你挺住,千萬不要睡,孤這就給你找軍醫1

陳恬,趙雲等人翻身下馬,用手扶著裴元慶,驚慌失措地呼喊著裴元慶的名字,生怕裴元慶就這麼昏死了醒不過來了。

裴元慶突然伸手抓住了陳恬的手臂,嘴角鮮血不斷流出,氣息紊亂地說道:「殿下有所不知。這李元霸是我一生的劫數,師師傅曾經和我說過,遇遇李便是天命所致,看來今天是真的到到了這一劫了。」

「胡說。什麼天命,孤會讓人把你治好的,你還要和孤一起上戰場廝殺,你還有兄弟姐妹在等著你歸來,你怎麼敢說這種話1

陳恬心在滴血。神色肅然,一口直接否定了裴元慶的話,就要出去喊軍醫。

裴元慶又是一用力,拽住了陳恬的衣角,面色變得慘白無比,無力地說道:「殿下,元慶沒求過你什麼事情,現在元慶求你一件事。」

陳恬霎時間心抽搐了一下,低下頭,望著裴元慶那彌留之際的眼神。強忍著心中的酸痛,點了點頭。

「跟跟我姐夫說照顧好我姐,還有我一家人」裴元慶虛弱的語氣,斷斷續續地說道。

陳恬強忍著心中的酸痛,眼眶變得紅澀,慢慢點了點頭。

緊接著裴元慶慢慢的伸出那手,鮮血早已布滿的那雙手,臉上那份蒼白越來愈濃,仰天厲聲咆哮道:「我裴元慶,不甘啊1

話音剛落。裴元慶雙臂一松,便撒手人寰,駕鶴西去!

「安息吧,孤會幫你照顧好你一家人」陳恬用手輕輕撫下裴元慶那難以閉上的雙眼。

哀嚎聲回蕩在天地之間。響徹每一個陳軍將士的心肺,陳恬長嘆一聲,戰場之上,本是生死有命,從來沒有不會陣亡的猛將,越兮如此。伍天錫如此,卞祥等人亦是如此。

可憐銀錘太保,少年英雄裴元慶,洛陽力舉千斤鼎,武昌錘殺孫文台,運河重傷宇文成都,到此卻化為一縷英魂。

陳恬唉嘆一聲,便命人將裴元慶收斂好屍體,運回襄陽,立碑厚葬。

後來程咬金為此復仇,悍勇夜襲,擒得李淵兩子為質子,這也是后話了。

趙雲,伍雲召,呂蒙,周瑜等人皆是心酸不已,唯獨曹操等人卻暗自偷笑,因為裴元慶少了,他們就少了一個心腹大患。

此戰響徹大江南北,隋軍士氣大漲,李元霸也因為三錘擊殺裴元慶,一舉被譽為大隋第一勇士兼天下無敵。

而反軍營中,一股沉寂悲涼透徹在每一個陳軍士卒的心頭,漸漸處於消極的狀態。

反軍折了第一員猛將,生怕李元霸再次來襲,便將免戰牌高高掛起。

數日後的某個夜晚。

時已入子。

漫天星辰棋布卻暗淡無光,半空寒月高懸卻泛著冷芒。

凄涼,死寂,慘白的月光,悄無聲息地潑灑在整個軍營上,覆上一層銀輝,卻顯得格外凝重。

裴元慶的死,讓眾人久久難以釋懷心中的悲痛。

皓月之下,陳軍之帳,殘燭未眠,燈火闌珊。

周瑜滿臉的惆悵,與燭光下那張絕美五官難以映襯對比,輕輕執起那一樽銅觴,軍中明令不可飲酒,周瑜便以茶代酒。

晃了一晃銅觴,如瓊漿般的茶水波光粼粼,倒影著壁上那懸著的一張鐵弓。

周瑜將杯中之清茶,意味深長徐徐地倒入口中,卻又是一聲悲嘆,彷彿淌淌而下的茶水,根本無法沖刷心中的鬱悶。

嚓。

在某個瞬間,一聲清脆的朽木折斷聲響起,在死寂的氣氛中是那樣的刺耳,之前的刺客襲擊,讓周瑜記憶猶新,更別說周瑜天生便有著敏銳的洞察力。

警惕感陡然襲上心頭,只聞得一聲顫動的音符傳出,寒光凌空一閃,劍出鞘如若風雷乍起,周瑜拔劍直指聲響傳來的那個方向。

寒光綻射的劍鋒刺破布帳,周瑜眼神瞬間變得冷峻無比,喝問道:「是何人在帳外鬼鬼祟祟1

只聽得一聲驚嚇而起的**,竟像一個女子的生息,周瑜掀開布帳,只見一個小卒遮遮掩掩,低頭在周瑜的面前。

見只是一個小卒,周瑜便收了長劍,冷冷問道:「深夜何故在此干擾本將軍?」

小卒慢慢抬起頭,竟露出一張女子傾國傾城之臉,那雙如一泓清泉流轉的美眸注視著周瑜,讓周瑜渾身一顫,像是在哪裡見過,卻暫時又想不起來。

「你是何人,為何女扮男裝在本將軍帳外?」周瑜迅速打量了一眼眼前此人,開口問道。

少頃,此女子目光閃過一絲失望,顯然對周瑜的反應很失望,旋即撒嬌般地說道:「周公子,我是那天在竹林與你相遇的喬霜,你都忘了嗎?」

「喬姑娘?」周瑜眼神驟然一變,猛然如大夢初醒,方才回憶起來,雙手用力地抓住小喬的臂膀,驚喜地問道:「喬姑娘,你怎麼來了?」

小喬兩肩一痛,面露尷尬之色,周瑜這才意識過來,放開了小喬。

小喬深吸一口氣,見周瑜驚喜之餘,眼神之中卻暗含著無限的惆悵,不禁問道:「周公子,為何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有什麼心情不好的事情可以和我說呀。」

周瑜默然長舒一口悶氣,心想小喬也不是外人,便負手而立,侃侃嘆道:「那隋軍之中來了一個李元霸,此人天下無敵,就連我部第一猛將裴元慶,也葬生在了他的手下,只是無奈來日還如何交戰。」

小喬聽著,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亦是一臉的難過,彷彿像是在幫周瑜分擔著煩惱。

水靈的眼珠子一轉,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緊接著挽住周瑜的手臂笑道:「不要難過啦,我姐夫才是天下無敵呢,周公子你若是願意保密的話,我就去請我姐夫來助你們一陣。」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