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五十五章 宿命之敵【求推薦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五十五章 宿命之敵【求推薦票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富春城,念塵客棧。

店如其名,名如其店,住的都是紅塵瑣事來往之人,有匆匆出入的俗家僧人,有失意的少女少年,有江湖的,諸如此類,絡繹不絕。

每天,姜松斂盡風華,默然地靠在窗檯,便這麼望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望著望著,便好像已經畫地為牢。

人群中,小喬那絕世的姿顏顯得格外奪人眼目,竄過人群小跑著走上樓,輕輕推開閣門。

房內,姜松一襲白衣,負手傲立在窗邊,神色依舊和原來一樣,淡然如若一江清水,不起一絲波瀾。

床榻之邊,坐著一個白裳女子,獨倚幽簾,淡然光線的映照之下,那貌色晶瑩如玉,如新月生暈,如花樹堆雪,可謂傾國傾城,美艷不可方物。

此女子便是大喬。

望見小喬進入房內,大喬望見便細聲嬌柔地問道:「又去哪裡了,一夜未歸,可知我們有多擔心你。」

小喬走到大喬的身邊,用手挽住大喬的素手,撒嬌道:「我只是去了一下那個軍營了,不是很快就回來了嘛。」

姜鬆緩緩轉過頭來,徑步走到兩人面前,淡然道:「南華仙老曾與我說過,此次南下只為兩事,其中一事便是你的終身大事,你認真告訴姐夫,你是否喜歡上了陳軍中的那個周公瑾?」

此言既出,小喬「嗯」的一聲哼吟,嬌軀顫了幾顫,臉畔上的羞色如潮水般湧現,慌羞得低下了頭。

姜松見小喬承認自己喜歡周瑜,也沒有多說什麼,反而將柔情似水的目光輕輕飄到了大喬的身上。笑著問道:「夫人,你看此事如何?」

大喬看著妹妹那泛起紅暈如潮的俏臉,不禁掩袖一笑,方才說道:「無妨,既然妹妹你喜歡那人,我們也不會有意見。只是不知那周瑜如何?」

「討厭啦,別說了,姐夫,我這次來可是有事情要來找你的。」小喬羞澀得將頭一扭,打斷了兩人的調侃,緊接著話鋒一轉,和姜松提及正事。

姜松見小喬從陳軍歸來,又有事要拜託自己,心中已經隱隱猜到了幾分。但還是裝著一臉茫然地問道:「何事?」

小喬頓了頓語氣,用懇求的語氣朝姜松說道:「姐夫,你能不能出面把那個李元霸收拾了,不然周公子他們可能就要輸了,算是我求你了。」

「這」果然不出所料,姜松一時犯起了難,自己已經決定攜著大喬歸隱山林,此生不再問世事。如今小喬要自己出手,這不是讓姜松事與願違嗎。

見姜松沉默不語。小喬一時著急,上前拽住了姜松的手臂,不停地嚷求,就差哭出眼淚了。

大喬緩緩起身,挺著微微隆起的腹部,輕輕拍了拍小喬的背。撫慰著說道:「妹妹,不要著急,你先回房吧,這件事必須從長計議。」

小喬這才強忍著點了點頭,又望了一眼姜松和大喬。方才轉身抽離而去關門。

停著小喬漸行漸失的腳步聲,姜松凝視著眼前的美婦人,無奈嘆息一聲,「當年你我華山立誓,不到非不得已,絕不碰這凡塵瑣事,今日我如何能破誓來與那李元霸交戰。」

大喬舒了一口氣,雲袖一抖,用纖纖玉手輕輕搭在姜松的肩上,深情地凝視著姜松,淡然道:「近日來,聽聞天下橫空出世一員蓋世猛將,此人三錘便將反軍第一猛將裴元慶當場打到重傷致死,怕是反軍也人能與之抗衡了。」

姜松輕輕握住了大喬的玉手,將柔若無骨的大喬輕輕攬入懷中,嗅著那淡淡的幽香,淡然道:「只怕我在戰場上有個三長兩短,你和孩子怎麼辦?」

大喬依偎在姜松的懷中,感受著姜松的溫撫,昂首望著姜松,深情道:「南華仙老曾經說過,遇李則為世敵,心結不解,到哪都是難忘俗塵。所以,夫君,我和腹中的孩兒相信你。」

姜松笑了,笑他娶了一個相信他,真正懂他的妻子,慢慢將大喬從懷中放出去,深情地與大喬對視一眼,「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話音剛落,姜松走到櫃檯旁,白袍陡然一振,輕輕拿下兩個填裝兵器的木櫃,吹散那覆蓋在上的幾旋塵埃,緊接著放在案台上打開它。

木櫃開出的那一瞬間,房室間立時充斥著鋒銳蕭殺之氣,一股攝人心魄的戾氣迫襲而至,寒氣縈繞斗室,令人生寒。

這兩把槍,分別是霸天鬼槍,八寶玲瓏槍。

霸天鬼槍,配合霸王望帝槍法乃是姜家絕傳,八寶玲瓏槍,亦是姜家絕傳。

姜松凝望著兩把槍,像是多年未見的好友,只是冷冷道:「好久不見了,老朋友。」

與此同時,客棧樓下酒肆大作。

一個彪型大漢一手扒著烤乳豬腿朝嘴裡狂塞,一手拿著一把宛如碗口粗的大鐵槍,形態如山,動作如虎,讓旁人看得簡直呆了。

此人便是收到信封,匆匆一路趕來的羅士信,借著空,再次通吃一常

旁坐一人腰束兩把金,一手執著瓷碗飲酒,一手持筷子,夾著肉往嘴裡咽。

此人便是看見此事,與羅士信一同前來的秦瓊。

看見羅士信狼吞虎咽的樣子,秦瓊不禁笑道:「士信慢點,沒人和你搶著吃。」

羅士信也不搭理秦瓊,只是一邊吞吃,一邊喊著好吃,讓秦瓊也多吃點。

「你們聽說了嗎,十幾路反王把那隋帝就圍在了江上,好像打了好幾場,打得很激烈呢1

「我當然聽說了,我還聽說當時錢塘王手中有個用鎚子的叫裴元慶,兩下就打死了朝廷的大將軍越兮,連宇文成都也被他打敗了呢。」

「可不是,聽鄉里人說裴元慶是哪吒轉世,讓朝廷大軍對怕的不行,都準備投降了呢。」

「你們消息真夠閉塞的,難道你們不知道,最近裴元慶被朝廷的一個小將三錘打死了嗎?」

正當二人喝酒吃肉之時,鄰座卻在談論反王大戰,說的不亦樂乎,羅士信耳尖一動,敏銳的聽到了裴元慶死了的話。

登時把手中的肉放了下來,氣沖沖走到鄰座去,把桌子整個掀翻,一把提起那個說話的那個老生,厲聲喝問道:「你說什麼,三鎚子死了?誰殺的?怎麼死的?」

羅士信這一舉動,嚇得整個客棧里的人以為羅士信是強盜,紛紛逃了出去,那老生也是被嚇了一跳,吱吱唔唔說不出話來。

「小爺問你呢,再不說我擰了你的腦袋1羅士信又是一聲吼,直吼得老生渾身顫顫慄栗,看著羅士信凶神惡煞的樣子。

方才膽戰心驚地說道:「大爺饒命啊,我也是聽說有個叫李元霸的人,三錘打死了裴元慶,其他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他娘的,居然把三鎚子殺了,肯定害哥哥心煩了,什麼狗屁李元霸,小爺我這就去擰了他的腦袋1

羅士信登時勃然大怒,把老生整個人扔到了地上,摔得直喊疼。

拿起虎賁槍,又撕了一塊肉,連一句招呼也沒打,羅士信施展開飛毛腿,一溜煙就沒影得閃了。

秦瓊看著眼前的殘局,上前扶起老生,說了幾句道歉的話,又從囊中拿出點銅錢,給了店老闆,便提起雙,尾隨羅士信而去。

ps: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