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六十章 震古爍今 驚世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六十章 震古爍今 驚世一戰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眾人眺目望去,那一騎黃驃馬座上之人不是別人,正是秦瓊。.? `c?om

秦瓊遙望見一人與李元霸斗得昏天黑地,便加快了馬蹄,片刻不敢停歇的趕了過來。

李世民聞聲只覺得耳熟,好似在哪裡聽到過這種聲音一般,抬頭朝那一塊翻騰而起的煙塵望去,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頓時猛然驚醒過來。

原來正是七八年前,月夜之下橫空出來,救了自己李家老小全部人的秦叔寶!

望見恩公來臨,李世民連忙朝李元霸大呼道:「元霸,休要再作糾纏,恩公來了1

李元霸一聽到恩公二字,渾身打了個激靈,手中雙錘如同大鵬展翅振臂一揚,逼退開姜松的進攻。

朝姜松喝道:「小子,孤今天不和你打了1

姜松見況如此,如冰的目光微動,右手一催,凌空一槍倒乾坤,與此同時,另外一把銀槍如白雲般飛了回來。

收回手中的子母鎖鏈槍,迅器械分離為兩截重新捆綁到背,在眾人神思之餘便縱馬如若閃電從天邊呼嘯而去。

「吁1

秦瓊一勒馬鞭,方才止住了隆隆馬蹄,望著隋軍陣中的李世民和李元霸二人。

李元霸和李世民二人同時翻身下馬,箭步跨到秦瓊面前,當即單膝跪地拱手道:「世民拜見恩公1

秦瓊心中好生納悶,但也來不及多想,亦是連忙翻身下馬,扶起二人問道:「二位何出此言,在下曾幾何時見過二位?」

李世民起身望著體姿雄偉的秦瓊,笑道:「恩公如何認不出我們了,八年前的月夜,李家遭到刺客的暗殺,全仗恩公搭救,方才安然度過此劫。.? `c?o?m?」

秦瓊左右打量著李世民,聽他這麼一說。也回想起來了一切,方才笑道:「原來如此,那今日還真是不打不相識埃」

李世民心想著今日是不可能威脅到反軍一毫了,倒不如順水推舟。自己坐收漁翁之利。

便搖頭苦笑道:「倒是世民多有得罪,今日願與貴軍重修秦晉之好,」

「理應如此。」

秦瓊點了點頭,表示讚許,便領著二人徑步走到陳恬的面前。

「這秦將軍怎麼還和隋將搞到一塊去了?」

「難道說秦將軍已經投降了隋?」

士卒議論紛紛。眾人皆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究竟是什麼一個情況,李世民居然和錢塘王手下大將秦瓊談笑風生。

正當想著,秦瓊便帶著李世民來到了陳恬面前,秦瓊拱手道:「殿下,這隋廷的秦王和趙王便是吾八年前所救的兩個孩童,今日得見,他們願意退兵而去。」

聽到秦瓊的解釋,眾人恍然大悟,原來打了這麼久的仗。都是自己人在打自己人。

陳恬目光如犀利的刀鋒,掃視著李世民,只覺其氣勢穩如山嶽,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渾身隱隱散著一股帝王之氣。`

李世民亦是將目光投射到陳恬的身上,瞳孔之中卻是深深的疑惑,眼前這個年紀輕輕的錢塘王,竟給他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少欽,李世民拱手道:「連日來,多有得罪貴軍。令貴軍損失愛將,孤實在表示愧疚,今日願與貴軍重修秦晉之好,來日不再兵戈。只有交好。」

先是殺了卞祥,再是殺了陳恬部下第一猛將裴元慶,現在卻將話說的那麼漂亮,讓人感覺如沐春風,不愧是李世民。

略微沉吟,陳恬冷笑道:「呵呵。殺了孤的愛將,李世民,你未免將孤想得太仁慈了吧?」

此言一出,四周溫度驟降,一股凜冽的寒氣席捲上每一個人的心頭。

李世民先是微微一怔,但是很快就鎮定下來,嘴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淡然道:「戰場之上,生死有命,若是錢塘王有意不饒人的話,孤也定當奉陪到底。」

「好你個李世民啊,既然用強硬手段來玩這套。」陳恬心中暗暗思襯著。

緊接著陳恬眉頭一凝,向著一旁的賈詡瞟了一眼,處事不驚的賈詡此刻正向自己點頭,顯然在向他暗示讓李世民走。

賈詡在想什麼,在擔憂什麼,陳恬此刻再清楚不過。

反軍雖然擁兵八萬,但李元霸一連數日屢戰屢勝,隋軍根基未動,這十五萬大軍皆是訓練有素,優勢仍舊再明顯不過。

這場大戰再打下去,必會演變成一場差距懸殊的苦肉戰,楊廣擁有整個江山之地,更有前朝那充足的糧草,家底遠比自己要厚的多,自然能跟他耗得下去。

陳恬卻不同了,淮河各路反王殘破,若長久僵持下去,形勢只會對他越來越不利,一旦後勤生變化難以支撐,軍中必然生變,就會給李世民乃至其他反王可趁之機。

如果李世民就此率兵退去,且與陳恬修秦晉之好,陳恬就有足夠的時間來經營荊州和揚州,增加丁口,恢復經濟。

要知道,淮南一帶豐收頗為繁盛,只是生產力太過落後,若是自己能儘力恢復,用不了多長時間,比起戰火紛紛的中原之地,會有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時再要尋李世民決戰,李家在中原以西的優勢,就將會削弱好幾分。

姜松已經不知去了那裡,自己手中也無將領能夠打贏李元霸,現在決戰對於陳恬來說是百害而無一益的事情,而且也不能當著秦瓊的面子不給面子。

腦海中思緒交錯行空,陳恬深吸一口氣,方才淡然道:「好,今日兩軍罷戈,來日若是戰場再見,便再無半分情分可言。」

「哈哈哈,錢塘王果真是快人快語,這個朋友,孤是交定了1

李世民一揮披風,大笑著便轉身朝身後無數將士喝令道:「隋失其民鹿,天下諸侯共逐之,爾等是願意隨孤回太原,還是繼續留下來負隅頑抗?」

「秦王威武,趙王無敵,我等願意追隨秦王征戰天下1

那一面面「隋」字倒了下來,吶喊聲如天,隋軍將士居然紛紛喊著李世民的名號,要隨李世民征戰,而不再為昏君楊廣效忠。

李世民籠絡人心的實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比較的,陳恬心中不知是何感受,但也勒馬轉身朝無數將士喝令道:「從今日開始,請諸軍各返其地,來日再圖大謀1

劉備等人無奈嘆息一聲,便各自拱手一禮,率著自己部下的將士出途而去。

李世民率軍從西北而去,反軍各自率軍朝淮河而去。

一場浩浩蕩蕩的戰役就此落幕。

日落,黃昏。

褪殘的紫霞淡淡地繞掛在西邊山峰上,殺伐落定,一場戰役不知多少名將長埋黃土,幾顆蒼白的星辰已經開始在閃爍了。

陳恬率兵沿路趕回永嘉,望著漫天的碧霞,一邊思酌著姜松的事情,一邊望著手中的兩道快馬加鞭送來的情報。

「隋軍突破防禦,龍舟行至會稽城,準備進行祭河大典。」

「益州西川之地,司馬昭與沙摩柯率兵一萬造反,關羽率五千殘兵結連敗退,單騎殺出重圍,趕往太原方向如今下落不明。」

「看來隋那日落最後一刻的輝煌就要來臨了,郭嘉也成功讓司馬昭率兵聚眾謀反,眼下環掃華夏,反王跨州並起,是時候召喚一個縱橫家用三寸不爛之舌遊說眾諸侯了。」

陳恬淡然從容的立與馬上,慢慢仰頭望著天邊那最後一縷斜暉,瞳孔之中驟然泛起湛然的冷芒。

ps: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