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六十三章 朕,罪在當代,功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六十三章 朕,罪在當代,功在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數日後,楊廣祭河大典的日子到來。

天色蒼茫。

晨曦漸漸拉開夜幕,緩緩的,朝霞映紅了整個江面,龍舟之上空前繁盛,水波之中卻折射著危險。

龍舟,皇帝寢宮之內。

楊廣慢慢披上那明黃色的龍袍,端坐在銅鏡面前,目光之中,卻流轉著幾分悄愴幽邃。

陳妃和蕭后二人為楊廣小心翼翼地戴上冠冕,束好烏,將玉手輕輕搭在楊廣的肩上,撫媚地笑著問道:「皇上,為何如此一副愁眉苦臉之樣?」

肺腑之氣吐息而出,楊廣牽起蕭后和陳妃二人的玉手,含情脈脈地注視著二人,滿含深意地說道:「世人皆知朕暴政,可誰又知這龍椅不勝寒。」

陳宣華凝視著眼前這個誅殺自己九族的男人,但卻沒有半分的仇恨可言,抿嘴笑道:「皇上,別多想了,今天可是祭河大典的好日子。」

望著眼前的陳宣華,楊廣欣慰一笑,眼神中卻流露出幾分神傷,彷彿下一刻就要天人永隔。

沉吟片刻,楊廣方才沉聲開口說道:「愛妃,今天之後,你就走吧,走得越遠越好」

陳宣華美眸之中閃過一絲異色,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怎麼也想不到楊廣會對自己說這種話,便立即回道:「皇上,這是怎麼了,為何要臣妾走?」

「不,別多問什麼。」楊廣苦笑著搖了搖頭,拂了拂手冷冷道:「今日之後,你便回去那個錢塘王那裡,回到你的故土。永遠都不要回來。」

「論輩分,你是錢塘王的姑姑,他以忠孝治國,絕不會為難與你。帶著妙真一起走,朕只有這麼一個唯一的女兒。」

陳宣華好像已經懂了什麼,楊廣言外之意,便是今日會有大劫,這是在讓陳宣華帶著皇室最後的血脈逃出去。

朱唇緊閉。貝齒暗咬,秀眉緊蹙,陳宣華沒有回應楊廣,只是暗暗低頭沉默不語。

「妹妹,快走吧,不要再多問什麼了。」

蕭后回過頭,望著陳宣華,亦是開始勸說起來。

「姐姐和皇上,一定一定要保重啊1

陳宣華無奈只得悲嘆一聲,轉身揮袖。將朱閣輕推而離去。

眼帘中慢慢消逝著陳宣華窈窕離去的身姿,楊廣苦笑,苦笑著搖了搖頭,慢慢執起杯中之酒,朝天訴道:

「白馬金具裝,橫行遼水傍。問是誰家子?宿衛羽林郎。文犀六屬鎧,寶劍七星光。山虛弓響徹,地迥角聲長。宛河推勇氣,隴蜀擅威強。輪台受降虜,高闕翦名王。射熊入飛觀。校獵下長楊。英名欺衛霍,智策蔑平良。島夷時失禮,卉服犯邊疆。徵兵集薊北,輕騎出漁陽。集軍隨日暈。挑戰逐星芒。陣移龍勢動,營開虎翼張。衝冠入死地,攘臂越金湯。塵飛戰鼓急,風交征旆揚。轉斗平華地,追奔掃帶方。本持身許國,況復武力彰。會令千載后。流譽滿旂常1

「朕這一生,征戰無數,本想仗著一腔熱血,連成就千古一帝的霸業,可誰知,這大隋江山就要葬送在朕的身上,嗚呼痛哉1

一絕唱,響徹天地,這便是人們所謂的一代昏君最後的詩賦。

其實楊廣早就知道自己這樣的作為,會導致天下大亂,然而他不甘,不甘心做一個碌碌無為,只會躲在楊堅曙光下的皇帝,不甘一輩子就背負著弒父殺兄奪位的罪名。`

宇文化及的狼子野心,楊廣也早已察覺,只是一直裝作什麼也不知道,因為只有宇文化及的阿諛奉承,才能助他完成這千秋大業。

一頭烏如若瀑布傾瀉而下,卻閃爍了熠熠銀輝,楊廣已經老了,已經身心憔悴了。

「皇上」蕭后輕輕拭去眼角上的那一抹晶瑩,用玉手扶著楊廣的烏。

「檢測到楊廣已經回歸至巔峰狀態,巔峰四維如下,武力:83,智力:95,統率:87,政治:96,請宿主注意查看。」

腦海中收到系統的信息,陳恬猛然一驚,但卻暗暗握緊了雙拳,無奈暗襯道:「看來大隋已經到了最後一刻,楊廣有了最後一刻的迴光返照」

時近午時,場面浩蕩空前。

江水洶湧由東往西奔瀉而來,如箭離弦,如馬脫韁,如猛虎出山,漫天陽光如墨潑灑,映得江面金波滾滾,像是有千萬條金蛇在遊動。

戰船如烏雲壓天,龍舟如群龍之。

不僅僅是十萬隋軍將士,連附近城中的數萬的平民百姓,也應邀出城來到江面兩邊之上,參加這場盛大的祭河大典儀式。

然後兩旁無數的百姓,卻暗暗指罵著當先的龍舟,罵楊廣如何如何昏庸無道,如何如何魚肉百姓。

楊廣一襲龍袍,恍若神人降世,在眾目睽睽之下坐在了正中間的龍椅之上,雙掌輕輕搭在龍頭之上。

身旁蕭皇后如若天仙下凡,步步生蓮,徐徐走到楊廣面前,然後坐到了旁坐的鳳椅上。

宇文化及身著丞相之袍,手捧詔書,走到楊廣面前,嘴角抹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奸笑,畢恭畢敬地拱手道:「皇上,時辰已到,可以進入正題了。」

楊廣凝視著宇文化及,緩緩起身,接過宇文化及手中用金縷編織而成的詔書,不疾不徐地走到龍之處,俯視曠闊江面,環掃兩岸無數百姓。

深吸一口氣,將詔書慢慢施展開,鷹眉若刃,環掃字眼,高聲道:「古之聖祖夏禹大業八年二月三十三日午時1

詔書已畢的那一瞬間。

明朗的天幕中,突然間打了一道驚雷,隆隆的晴天霹靂,彷彿從天的盡頭而來,空洞威嚴,如同挾著天之口喻。

啷!

宇文化及猛地抽出手中的七星龍淵劍,環掃後方,喝令道:「給我把這裡包圍起來1

嗒嗒嗒!

腳步聲匆匆響起,頓時間無數帶甲將士在杜壆的帶領下,把整個場面包圍起來。

幾秒鐘后,所有文武百官和兩岸百姓的臉皆愕然變色,一雙雙的眼睛中倒映著這戲劇般的一幕,迸出了前所未有的驚色,腦海之中只有一個念頭。

宇文化及要謀反!

楊廣沒有半分的畏懼之色,儼然轉過身來,掃視著一圈圈密布的刀戟,一層層倒映著寒光的甲胄。

最後將如刃目光落定在宇文化及的身上,長須隨風飄散開來,冷冷道:「宇文化及,你終於走到了這一步。」

宇文化及亦是凝視著眼前的楊廣,臉上的得意之色愈厲害,奸笑道:「看來你早就知道了,不過一切都太晚了,你已經喪失了天下民心,無數反王崛起,隋,早已不復當年,自古天下當以賢者居上,我宇文化及不論那個方面,都遠勝於你楊廣,這天下,理當我來繼承1

「哈哈哈1

楊廣笑了。

他非但沒有半絲懼意,反而沖著天空,狂烈的大笑起來。

那笑聲深邃入骨,宇文化及目光中閃過一瞬恐懼,緊接著喉頭一滾,很快就淡定下來,手中七星龍淵劍丟到了楊廣的面前,冷笑道:「你我君臣一場,今日便讓你自行了斷,給天下人一個交代1

楊廣望著那把悄然落地的七星龍淵劍,劍身由玄鐵而鑄及薄,透著淡淡的寒光,劍柄為一條金色龍雕之案。

這把劍,曾經沾染過春秋戰國英雄伍子胥的鮮血,也有傳說,當年劉邦斬白蛇之劍便是此劍。

這是一把英雄末世之劍,能死在此劍之下的人,皆是留名千古之人。

「皇上,不要1蕭后在眾多將士的阻攔下,只能朝楊廣不斷吶喊。

楊廣慢慢拿起那把劍,目光之中無限神傷。

宇文化及望著楊廣現在的樣子,冷冷道:「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楊廣徐徐轉身,面對浩蕩江山,對視千古運河,挺劍而起,用盡最後的力氣豪然喝道:「朕,罪在當代,功在千秋1

未完待續。xh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