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六十五章 合縱之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六十五章 合縱之計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關注「起點讀書」,獲得515紅包第一手消息,過年之後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仗劍殺出之人,不是他人,正是楊延昭,楊林,楊業,魚俱羅四人。

四人仗劍,如若捲起血的風暴,將無數的侍衛如同紙紮般的刺翻倒地,以摧枯拉朽之勢朝眼前的宇文化及殺去。

宇文化及那張老臉上的春風得意轟然瓦解,取而代之是滿臉的駭然,驚呼道:「護駕,速來護駕,把這四個亂臣賊子抓住1

「將士們,不要慌,給我生擒了這四個賊子1

杜壆驀地一聲低嘯,挺起丈八蛇矛,攔住了楊延昭的去路,楊延昭挺劍而戰,火光潑射,激鳴不斷,二人戰成一團。

楊業劍出如同鐵幕,撕裂開一道道人肉的阻隔,衝上前來,驚得宇文化及連忙倒退數十步。

「賊子休得猖狂,令狐達在此1

一聲暴喝響起,令狐達從侍衛群中殺出,揮舞著一把朴刀撲向魚俱羅。

「你也配和老夫交手1

魚俱羅大喝一聲,手中鐵劍劃過一道長虹,顫音如破空入耳,一道雷芒迅速填充滿令狐達的瞳孔。

下一個瞬間,一顆大好人頭騰飛上半空,令狐達被魚俱羅一回合秒殺。

宇文成都聽到兵器激鳴聲,破門而入,楊林奪過桌上的玉璽,與楊業對望一眼,又起劍挑開杜壆的丈八蛇矛,三人齊齊從船上跳入江水之中。

魚俱羅深陷敵群,難以脫身,宇文成都見勢推開人潮,一鏜猛烈如火,焚灼萬物,攜著萬沛難當之力朝魚俱羅狂轟而來。

魚俱羅連忙揮劍格擋,又豈是宇文成都的對手。整個人被打得騰飛出去,被襲上的杜壆一矛了結了性命。

數日後,天下大勢發生空前的變化。

宇文化及江都稱帝,國號為許。

李淵入主長安稱帝。國號為唐。

司馬昭蜀川成都稱王,自號晉王。

蕭銑自號梁王,輔公石自號宋王,二人盤踞交州。

劉武周在汴京稱帝,國號為周。封趙匡胤為趙王。

王世充自號洛陽王。

曹操,孫權,割據山東,並收納了劉備部隊,關羽至今下落不明,只知在長安出現過一次。

永嘉城。

陳恬鷹目橫掃手中的情報,將其放在案台上,忍不住嘆道:「一個個居然都敢稱王了,這楊廣一死,天下果真大亂」

此言既出。台下文武無不驚愕嘆息。

「啟稟殿下,如今隋滅而天下亂,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都渴望有一支仁義之師繼承大統,來一統天下,李唐,劉周,蕭梁等人都是盜國之徒,不足以當此大任,唯有殿下是陳之皇室。何不就此稱帝,名正言順地一統天下1

慷慨激昂的話語回蕩在大堂之內,震顫著所有人的神經。

眾人目光齊齊望去,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徐庶。

陳恬眼神中閃爍著不一樣的冷芒,腦海中突然浮現出自己稱帝,君臨天下,詔告萬民的樣子,但又總覺得恍惚之間有不妥的地方。

將目光拋到了賈詡和郭嘉二人的身上,陳恬淡然問道:「奉孝。文和,你二人認為如何?」

賈詡輕撫手中羽扇,笑而不語。

郭嘉深邃如淵的狼瞳轉了一轉,輕輕捋著下顎的短須,亦是淡然一笑。

由此可見,二人都贊同自己稱帝。

如今自己手擁十萬精兵,武將屢戰屢勝,文臣謀定乾坤,一路上征戰勢如破竹,更兼有超級召喚系統,稱帝,倒也算是合情合理。

「不可,如今決不可稱帝1

正當眾人已經決定採納徐庶的決策,就等陳恬一句話的時候。

一人突然站出列好,高聲豪然反對。

陳恬不禁眼前放光,舉目一掃,卻見出列之人,正是剛剛來投靠的張儀。

陳恬抬手問道:「張儀,諸位都無異議,你為何反對?」

張儀起身起到所懸地圖前,兩唇微微蠕動,喉頭一滾,伸手游弋般的滑動道:「其一,曹操擁兵將近五萬,有諸多猛將,且此人奸詐狡猾,稱霸山東。宇文化及雖然倒行逆施,但依然擁兵五萬,更兼有宇文成都這員蓋世猛將。如若殿下稱帝,想必曹操定然聯盟反王,投以眾矛。」

「既然曹操能夠如此,李唐與西晉亦能如此,殿下切莫忘了,李元霸此人的驍勇無人能敵。」

「更令人擔憂的是交州,交州總計羽甲約為十五萬,殿下如何就能擔保,交州不會趁火打劫,到時候三面圍攻,如何能當?」

張儀一連番反問,將稱帝之弊,揭露無遺。

郭嘉,賈詡,徐庶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以一種驚詫地目光望著這個大舌頭的年輕人張儀,竟然能看出自己的弊端,忍不住心中暗暗讚歎一番。

陳恬略微一點頭,雙目如炬,話鋒一轉繼而問道:「那先生認為眼下應當如何?」

張儀清了清嗓子,高聲道:「臣以為,可用合縱之謀,應當西北結盟李唐,正北結盟王世充,以利誘其北方勢力相互殘殺,然後盡起兵力討伐交州,然後再起兵平定蜀川,如此一來,天下已得半壁,只要休養生息,假以時日揮兵北上,何愁不能成大事呼?」

「要這些虎狼之徒相互殘殺,豈有說得這麼容易?」張遼忍不住上前質問道。

張儀突然嘴角抹起一絲詭絕的冷笑,上前笑道:「殿下,並非臣自誇,要完成以上的事情,非我張儀不可,但是,臣倒是要像殿下借兩樣東西,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陳恬思酌著張儀的計策,點頭道:「不妨直說。」

見陳恬同意,張儀便鼓足底氣,豎起一根手指頭,淡然道:「其一,便是要殿下親筆文書一封。」

「這個方便。」

緊接著,張儀豎起第二根手指頭,補充道:「其二,素聞永嘉宮中有一把威道之劍,此劍名曰太阿劍,此番前去,若缺了太阿劍,則必然不可成功。」

提到太阿劍,陳恬腦海中思緒開始翻滾,雖然不知張儀有什麼把戲,但權衡一番利弊,還是揮手道:「不妨,等一下隨孤來取劍便是。」

「好,如此一來,大局可定矣。」張儀笑著,退回了原位。

正當此時,一個神行閣斥候匆匆入內。

「啟稟殿下!殿外有二人求見,一人自稱是殿下的姑姑。」

Ps.追更的童鞋們,免費的讚賞票和起點幣還有沒有啊~515紅包榜倒計時了,我來拉個票,求加碼和讚賞票,最後沖一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