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第一章 報軍未果,路遇不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報軍未果,路遇不平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第一卷。

薛仁貴傳記。

話說南方反王運河攔劫楊廣一戰落幕之後,錢塘王陳恬揮師六萬,準備南下,目前派遣了黃忠,裴元紹,裴元福三人在沿河一帶招兵。

聽聞錢塘王徵兵,各地有志之士,紛紛投軍想要出人頭地報國。

東陽郡。

天色微微飄起了小雨,斜絲若銀,亂人眼眸。

滴答滴答。

雨水不斷打在水窪中,泛起層層漣漪,破舊的茅草屋漏了一個洞。

一個年紀二十上下的少婦,望著斜絲驀然嘆息,又朝身後說道:「妾觀夫君膂力超群,武藝高強,為何要屈居於此?」

此女便是柳銀環

只見身後慢慢起來一個身長八尺有餘,相貌堂堂,體形雄壯,年紀亦不過二十三四的男子。

此男子便是薛仁貴。

薛仁貴飲了一碗茶,起身將劉銀環摟進懷中,望著門外的細雨,嘆息道:「並非我不想,而是我走了,你一個人如何能打理生活,而且加上腹中的胎兒。」

劉銀環頓了頓語氣,淡然道:「大丈夫怎能為家室而棄天下於不顧,夫君放心去便是,這鄰里的李二嫂還是會照顧一下妾身的。」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這天下之大,哪裡才真正是我薛仁貴的容身之所?」薛仁貴說著,又忍不住嘆氣。

沉吟片刻,劉銀環道:「素聞錢塘王仁義治國,嚴謹治軍。有能者破格提拔,像黃漢升,魏文長等人皆是如此,夫君倒不如去那裡試試?」

「夫人所言極是,既然如此,那為夫這就收拾行李。準備去投軍,來日做了將軍,再風風光光地回來接你。」

薛仁貴望了一眼劉銀環,轉身就要離開去收拾行囊。

劉銀環上前問道:「夫君,如若腹中孩子出生,則當取何名?」

↓↓,

薛仁貴抬頭朝外眺望,想了想,說道:「若是男孩,則便以家門口的大山丁山為名。就叫薛丁山,若是女孩,則便由你說了算。」

劉銀環沉重地點了點頭,薛仁貴轉身拿了一把寶劍,開始擦拭起來

數日後,薛仁貴帶著少得可憐的盤纏,告別了嬌妻,轉身走向他心中嚮往已久的軍旅生涯了。

赤日炎炎。灼燒萬物。

盤纏帶得少,薛仁貴本來飯量就大。一路除了住客棧,幾次吃飯,便已經將錢盡數用荊

無奈客棧也住不下去,薛仁貴只能背著行囊和一把佩劍,一路風餐露宿,朝臨海郡走去。

不日。夜幕降臨,薛仁貴餓著肚子走在山間。

終於,碰到了山底的一戶莊園,湊近一看,上面字眼分明的寫著三個大字。

樊家莊。

薛仁貴捂著肚子。上前敲響了門,然而沒人開門,只有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門內有人試探性地問道:「門外何人叩門?」

薛仁貴感覺奇怪,回道:「在下是東陽人士,途中盤纏用盡,想到貴庄借宿一晚,還望通融。」

此言既出,旋即,一個年紀五十有餘的老漢方才將門開了,見了薛仁貴,才引入道:「義士請進。」

「多謝1薛仁貴拱手一禮,收拾包裹進內。

進了門,薛仁貴放眼望去,卻見院內有諸多壯漢在操練著兵器,大道兩旁兵器架上擺著諸多兵器。

薛仁貴忍不住問道:「敢問老先生,為何庄中人人都在習武?」

老漢轉身又看了一眼薛仁貴,淡然道:「義士先隨我進室,吃點東西再說罷。」

薛仁貴點了點頭,隨老漢一起進門,老漢命人上了一點酒菜,薛仁貴餓了多天的肚子,見了便開始狼吞虎咽,沒多久便通通吃光了。

一抹嘴角,薛仁貴又是拱手道:「多謝老爺款待,薛禮有朝一日,定當來報1

聞言,老漢忍不住驀然嘆息,「有朝一日怕是連明日都過不了了。」

薛仁貴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問道:「老爺此話怎講?」

老漢捋了捋微白的長須,嘆道:「老朽在此庄種數十年,積攢了些錢財,也喜歡接濟各種有困難的義士。」

「誰知數月前,這五虎山上來了四個強盜,霸稱為王,自立關寨旗號。手下嘍羅無數,白晝殺人,黑夜放火,劫掠客商財物。此處一帶地方,家家受累,戶戶遭殃,萬惡無窮。」

「我家小女不知幾時被他露了眼,打書前來,強要我女兒為壓寨夫人。若肯就罷,不肯,就要把我家私抄沒,雞犬殺盡,房屋為灰。」

「所以老朽勉強應承了他,明日便是婚約之日,我如何捨得女兒大好年華玷污在這山寨之中,便召集了庄中壯漢,準備和他拚命。」

聽了老漢這麼一說,薛仁貴隱隱有些怒氣,憤然道:「老爺可知那四個匪盜之名?」

老漢道:「老大者喚作周青,使兩把各重六十斤的鐵,有萬夫不當之勇。」

「老二者喚作李****,使一把虎頭大刀,老三者喚作姜興霸,使一桿紅纓槍,老四者喚作姜興本,使一桿射苗槍,此三人雖不及老大周青,但亦是兇悍超群。」

說罷,老漢看了一眼薛仁貴,拿出一袋錢囊,說道:「義士,這是一點盤纏,義士還是速速離開,免得到時候傷及無辜,老朽我心裡過意不去。」

薛仁貴登時大怒道:「豈有此理!真正無法無天了。這強盜,恁憑他銅頭鐵骨,難道罷了不成!有我在此,老爺不必憂愁,哪怕他三頭六臂,等他來,我有本事活擒四寇,也算報了老爺的恩情。」

老漢忙是搖頭道:「使不得,萬萬使不得,老朽看義士雖然一表人才,但如何敵得過他四人。」

薛仁貴笑道:「不怕老爺取笑,在下幼小習武,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箭能百步穿楊,即便是千軍萬馬亦是來去自如,難道還怕了這四個匪寇1

老漢聽他說得有如此膽量,心想必定是個手段高強的人,便笑容可掬的說道:「既然如此,義士有何要求,老朽定當全力協助1

薛仁貴目光如炬,少欽,開口問道:「敢問老爺,庄中可有上好兵器,能否借薛禮一用?」

ps:未完待續。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