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番外篇東方升(1)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篇東方升(1)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轉眼之間,已過半年。

兵甲重修,戈矛重裝,點點滴滴冰刃融化,宣布北方將近一年的大雪落下帷幕。

隨之而來的,是戰爭與殺戮。

是日,柳城。

「咿呀呼哈1

一聲聲吶喊響徹天地。

在哲別和速不台的訓練下,將士們****夜夜操練著東方升的所布下的進攻防禦之術。

東方升為之取名為「馬其頓閃電方陣」,對於這個怪異的方陣,包括速不台,木華黎在內所有人剛開始持著懷疑狀態。

但久而久之,他們漸漸發現了這個方陣的玄妙所在,下馬可破重甲,上馬可破鐵騎。

東方升一襲狐裘,冷傲地昂立於狂風之中,俯瞰著自己部下的將士。

「不了,你自己留著吧,我還有事。」東方升冷淡若水地拋下一句話,轉身而去,只留下一個飄逸的背影和原地打轉的冷風。

「你的心裡,還是只有她嗎……」望著東方升離去的背影,花木蘭原地喃喃自語,花容遍布神傷。

將軍府,正堂。

東方升卸去狐裘,一襲白衣白靴,斜倚銀座,兩旁只有兩個胡人帶劍侍女。

「李姑娘到1

一聲叫喚響起,東方升冷峻的劍眉一凝,眺目斜視,只見李師師輕移蓮步,宛若天仙般走進堂來,不覺讓兩個侍女自覺形穢,便連忙退下。

這一年來,東方升白天練兵屯糧,晚上便命侍女給李師師送些東西。

剛開始李師師很抗拒,但久而久之,李師師也就適應了下來,只是一直不願意搭理東方升。

如今,直至數日後就要起兵西征,李師師居然主動來見東方升,這也是東方升一聲不吭趕回來的原因。

「妾身拜見主公。」李師師上前,微微躬身一禮,將宛如神造的身材展露出來。

這一句刺耳柔情之話,卻讓東方升有些不悅,拂了拂手冷然道:「不必矯揉造作,李姑娘有話直說。」

聞言李師師微微一怔,美眸之中掠過几絲驚異,若是換了常人,早被自己的嫵媚迷倒在裙下,而東方升卻有些反感。

慢慢上前,李師師凝眸而望,像是在猶豫什麼,然後沉吟片方才說道:「將軍既要出行,那我也沒什麼要說的,只能贈一曲華裳舞,來報先前之恩。」

看著李師師冷波泛濫的的眼神,東方升彷彿猜到了什麼,但還是沒有說話,只是淡然的點了點頭。

世人皆不懂東方升,不懂他的身份,不懂他的性格,不懂他那被傷害千萬次撫平,早已冰封的心……

他也曾風流洒脫,他也曾紅顏成群,然而這一切,都被另外一個人毀了,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身邊的人離自己而去,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

斜雨落,青絲飄,三世浮沉誰欺誰。

李師師隨風舞起,鳳髻蟠空,裊娜腰肢,輕移蓮步,宛若漢宮飛燕風流空前,若輕雲之蔽月,若流風之回雪。

望著嬌美絕世的舞姿,東方升不知喜悲,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想起前世的點點滴滴,不自覺地拿起了桌前酒樽,慢慢斟滿一杯酒。

「誰,執我之手,斂我半世癲狂。誰,棄我而去,留我一世獨殤。」一杯烈酒入喉,東方升喃喃自賦。

李師師聞聲不禁眼角閃動晶瑩,彷彿也回憶起了自己原先所擁有的一切,但這一切,早已成為過去,就像泥濘上的轍印,難以再復當年。

滴答,滴答。

雨由兩種東西組成,水和思念,兩者不可拆分。

但,美麗的故事總有個結局。

我的就是失去了你。

看著你漸漸走遠的背影。

就算雨下個不停在大雨的夜裡。

你就是我最美的遭遇。

儘管冷麵再冷,也難以遮掩內心的獨孤。

細碎舞步,繁響鈴聲,輕雲慢移,旋風疾轉,雨意飄渺的舞姿,伴隨著大雨滂沱,漸漸停了下來。

東方升慢慢起身,一步恍若重逾千斤,徐徐朝李師師走來。

那一刻,李師師輕輕握了握藏在袖中的匕首,眼神碎波,不知是何感受。

血海之仇,豈有不報之理。

腦海中一個個報仇的理念,最終沖碎了李師師的猶豫,她朝他迎去,他朝她走來。

東方升不知怎的,將李師師摟入懷中,冷傲的嘴角微微蠕動,靠在李師師的肩頭,居然開始暗暗嗚咽。

這不像他,這不像一個殺伐果斷,戰無不勝的戰神,這反而像是一個和她一樣失意的男人。

良久,東方升沉聲道:「此番西征,不知何年何月東歸,你若是想走了,我便命人護送你回去。」

李師師凝眸,滿目神傷,苦笑問道:「回去?去哪?」

「一年了,昨天得到消息,你的舅父還在江南的姑蘇城,你若是想走,便走吧。」東方升感情複雜地說道。

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緊擁在一起。

一個半世流離,一個心封如冰。

「噗哧」

一聲骨肉穿透聲響起,鮮紅的液體,滴滴答答地打在地上,泛紅了一圈又一圈。

「對不起。」

李師師掙脫開東方升的懷抱,手中赫然多了一柄匕首,那是一柄滴著鮮血的匕首。

而東方升的心房,鮮紅如漣漪般泛開。

「唔」東方升往後踏了幾步,面色迅速被慘白席捲,單手捂住胸前不斷流血的傷口。

然後,深邃如淵的目光凝視著眼前的李師師,冷然道:「究竟要多少次撕心裂肺的痛苦,才能撫平心中的傷口?」

旋即,東方升撕下一塊白布,包住傷口,慢慢站起身來,望著李師師,傷感道:「我的心,早已死了,現在,它在右邊。」

說著,東方升把血淋淋的手指,指著微微起伏的右腔。

當。

清脆的金屬激鳴聲響起,手中匕首落地,李師師突然無力的跪倒在地上,抽泣起來。

「我真是沒用,連仇人都殺不了。」

「你走吧,不要再回來,去你的想去的地方。」

東方升拿起匕首,然後使勁往門外揮,扔到了李師師看不到的地方。

攸然轉身進入滂沱大雨,血水交融在一起,泛紅了庭院。

看不清,卻聽的真真切切,那沙沙作響的聲音一遍又一遍地回蕩在空氣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