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番外篇廢帝楊侑(僅一章收費,其餘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篇廢帝楊侑(僅一章收費,其餘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寒風瑟瑟,吹奏起亂世之歌。

公元618年,隋,隋煬帝大業十四年。

隋煬帝揚州四明山擊退反王,李淵先立楊侑為帝,然後準備廢黜楊侑,自立為帝。

在這個時間裡,各州各郡,群雄並起。華夏大地,滿目瘡痍。

長安。

宏偉的宮殿,朱閣玉瓦稜角分明,折射出光芒萬丈,光芒之中,卻綻放著不易察覺的殺伐之氣。

「皇上英明1

文武百官分列鮮明,上前一步躬首朝龍椅上的那人不斷讚美。

自北朝南,金玉洗濯的龍椅之上,一襲碎金龍袍,頭戴子午珍珠鬧龍冠,少年雙手一揚,無奈嘆息一聲,悲嘆道:「眾愛卿免禮1

龍椅之上的少年,正是李淵擁立的隋帝楊侑,說他是楊侑,其實他並不是楊侑,此時的楊侑的靈魂,已經是一個來自於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

然而今日,楊侑迫於李淵的威勢,要將這大隋江山,拱手讓給李唐,自退為酅國公。

李淵緩緩起身,雙目如狼眼那般深邃,環顧台下文武百官,嘴角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緊接著上前一步拱手道:「願我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三**賊,今日之仇,朕來日必報1

楊侑恍惚之間神志不清,腦海中彷彿翻江倒海,再次清醒,已然是眼前的樣子,便心中惡狠狠罵了一句李淵,無奈在宮女攙扶下離開龍椅。

那是一塊嶄新而又破舊的牌匾。

酅國公府。

楊侑褪去那一身龍袍,換上了國公之裝,只覺渾身不舒服,坐在銅鏡面前,看著鏡中自己的樣子,好生不習慣。

只道是雷光一閃,自己便迷迷糊糊失去了意識,再次醒來,靈魂竟然植入在千年之前廢帝楊侑的身上。

「妹夫的,老子居然穿越到這鬼地方,還穿越到這個倒霉鬼身上,搞什麼鬼1

楊侑心裡嘀咕著,把手中的酒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當!

酒樽摔在地面上,發出沉悶的聲響。散發著清冷光澤的杯具,無力的震顫著。

匆匆的腳步聲緊接著傳來,一個太監匆匆入內,連忙上前跑到楊侑面前,神色慌忙不已,奶聲奶氣地問道:「聖上怎麼了?」

楊侑不由得一吃驚,盯著眼前的小太監,冷冷問道:「你叫我什麼,我如今都被貶為國公了,還叫什麼聖上?」

聞言,小太監眉頭一簇,目光之中流轉起幾分神傷,無奈嘆息道:「那李家狗賊,奪了陛下的江山,真是可恨。」

說著,他語氣又變得堅定起來,堅潰骸暗是,在奴婢小貴子眼裡,陛下永遠都是陛下1

「小貴子還真是忠臣啊1楊侑自言自語,撫了撫小貴子的頭,心中哭笑不得。

正當此時,外邊急促的腳步整齊響起,楊侑眉頭一皺,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轉頭看向小貴子,嘆道:「隨本爵一起出去看看。」

小貴子點了點頭,兩人對視一眼,便撒手一揮袖袍,起身朝外走去。

只見天色昏暗,看見幾個黑影慢慢迫近,走近方才看清,原來是幾個體形魁梧的帶劍將士朝楊侑走來。

鐵甲耀射寒光,佩劍殺氣如蓮四綻,楊侑目光如刃,飛快掃視著幾個將士,心中暗暗思襯一番。

正讚歎著,楊侑視線鎖定在那把幾把鐵劍上,只覺一股涼意湧上背心,喉頭一滾,強咽了一口口水,又叫苦道:「不對勁,不是要來把我幹掉的吧。」

神思之餘,那帶劍將士已經走近,睥睨一般俯視著楊侑,目露凶光,沉頓了好長時間,才沉聲道:「皇上命爵爺進宮,要與爵爺促膝長談往事。」

「促膝長談這三**賊八成就是要把帶到皇宮,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斬草除根,鬼才去1楊侑瞪了一眼這個將士,轉身就要走,卻被那個將士一把抓住了背後的袖袍。

面色上的青筋微微蠕動,那對紫唇顫動幾下,將士冷冷喝問道:「爵爺這是要上哪?」

楊侑面露尷尬,撓了撓後腦袋,瞬間計上心頭,吱吱唔唔地說道:「本爵上個茅房,你是不是要一起跟來?」

「不敢,爵爺去便是,末將就在這等。」

說罷,楊侑便扯著小貴子,匆匆往後院跑去,將士將佩劍一摁,如同鐵塔般的身軀昂立在場口,將府邸大門包圍起來。

楊侑扯著小貴子的衣袍,四處張望見沒人在,便走到了牆角落裡面,先是倒吸一口涼氣,緊接著朝小貴子問道:「小貴子,有沒有半分能助奔爵逃出這個鬼地方?」

小貴子一聽,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驚異,然後變為一臉的崇拜,忍不住拱手道:「聖上竟有如此雄心,想要逃出這長安,復辟大隋天下,奴婢實在是佩服之至1

「凈扯,想辦法出去要緊1楊侑一巴掌輕輕拍在小貴子的頭上,心中如同海潮反撲那般無奈,想讓小貴子帶自己跑,結果還在這誇起自己來了。

鎮定下來,沉吟片刻,小貴子眼珠子攸然一轉,靈光一閃,開口說道:「有了,我記得茅房後面和城門東邊都有個狗洞,剛剛好可以讓一個人鑽出去,只是怕聖上龍體」

「龍體個甚,命要緊,以後有實力了咱再回來複仇,快帶我去,還有,不要再叫聖上了,有心的話,就叫主公。」楊侑這才鬆了一口氣,總算有辦法逃出去,而不是死在這個地方了。

當晚,黑雲密布,朔風捲起,大霧瀰漫,僅剩那一縷半弓懸在夜幕之上,寒光將這世間一切籠罩。

在某個瞬間,天邊劃過一道璀璨的流星。

楊侑和小貴子二人爬出狗洞,緊接著又從城牆牆角的狗洞中匍匐出去,沾染得一身灰塵。

那幾個國公府的將士,久久不見楊侑出來,心生疑惑進去查看之時,已不見二人,頓時驚慌得連忙奔進皇宮,將此事稟告李淵。

剛剛爬出去城去,放眼望去,外面儘是叢林。

月光潑灑,葉子泠泠作響,光和影有著協調的節奏,落下幾個差次不齊,斑駁的黑影,遠遠望去如同幽森的亡靈火焰,生生不息。

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錯覺。

楊侑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又把目光落定在身旁和土雞般的小貴子身上。

「小貴子,接下來往哪走啊?」楊侑揉了揉雙眼,睡意朦朧,朝小貴子說道。

小貴子往前輕輕走了幾步,伸長了脖子,微眯著雙眼,試探性的嗅了嗅,旋即回過身來說道:「主公,跟我往東邊山上走,那裡有一個九天玄女娘娘的廟宇,我們可以暫作休息。」

楊侑也沒多想,便跟在小貴子後面走,兩人穿過叢林,來到了小貴子所說的廟宇暫作休整。

吱嘎。

推開破舊不堪的閣門,一陣冷風吹來,兩人掩袖進門。

小貴子走到兩旁點燃了幾支殘燭,依稀照亮了廟宇內的場景,楊侑袖袍一揮,仰頭望去,只見台上昂立一尊神像。

神像是一個女子,蛛網密布卻不遮掩花容玉貌,白袍到底,端立案台,左手捧著一把拂塵,右手捧著一本石書。

咕嚕

就在觀賞神像之時,楊侑突然肚子發出一聲聲響,小貴子聞聲笑道:「主公定是餓了,休慌,小貴子這就給你下山摘幾個果子去。」

楊侑捋了捋須絨,感覺廟宇寒風徹骨,便苦笑道:「一起去吧,我還不知這地形。」

「好。」

說罷,小貴子點頭說好,便與楊侑各挑了一根細長木枝,與楊侑一起轉身出門而去。

兩人穿過層層密布的叢林,再度往山腳竄去。

轟隆隆!

突然一道閃電如若利劍劃破蒼穹,瞬間將這世間萬物照得慘白嚇人。

兩人渾身不禁一顫,倒吸一口冷氣,方才相視一眼,鼓足膽子繼續朝外走去。

楊侑一邊用細枝挑開樹葉,一邊心中暗襯道:「想不到穿越到這個世界來,附魂到剛剛被廢黜,一無所有的楊侑身上,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嗡嗡嗡召喚系統綁定宿主楊侑,請注意查看1突然間,奇怪的音響回蕩在腦海中,楊侑驚得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根據《華夏豪傑錄》,召喚系統綁定完畢,系統贈送初始靈氣值200點,宿主可以進行召喚。」

楊侑緩過神來,驚呼道:「《華夏豪傑錄》這不是穿越之前就要開展覽會的遊戲嗎?莫不是與我一起穿越來了?」

「正是如此,宿主楊侑可以使用200點靈氣值進行古往今來全部英雄人物的召喚。」系統精靈無比堅定地回復了楊侑。

「哈哈,居然可以召喚英雄人物,這次賺大發了1楊侑雖然沒有玩過這個遊戲,但是聽到系統精靈說可以召喚歷史人物,頓時仰天大笑起來。

「主公你沒病吧?」小貴子一臉驚異地盯著突然發狂的楊侑,忍不住吱吱唔唔地開口問道。

楊侑哪有心情搭理小貴子,連忙在腦海中問道:「快快介紹一下,怎麼個召喚法?老子要召喚韓信,蕭何,張良,項羽四人組,分分鐘吊打天下1

「靈氣值可側重武力,統御,智力,政治四個領域進行召喚,將會出現所有歷史人物名單供宿主選擇,例如宿主消耗100靈氣值,則可召喚智力值為100的張良,諸葛亮等人。」

楊侑聽了此言,登時將木枝折為兩段,拍手叫好道:「那還等什麼,快給我把謀聖召喚出來,替我招兵買馬,謀定天下1

「咳咳」系統乾咳兩聲,頓了頓語氣無奈道:「若是此時召喚張良,張良將處於絕對背叛的狀態。」

「什麼情況,不是說可以召喚嗎,怎麼又會變成背叛了?」楊侑陰沉下臉,又疑惑不解地問道。

「宿主楊侑當前魅力值為30點,所召喚人物的初始忠誠度,將由宿主的魅力值大小和人物本來的性格決定。」

楊侑權衡著利弊,忍不住問道:「有道理,那怎麼提升魅力值,還有那個靈氣值用完了,又該怎麼補充呢?」

「魅力值通過一次次戰役之後,酌情提升,當宿主魅力值達到60,80,100這三個階段之後,將會產生驚喜。

靈氣值則需要通過將領的好感,獲得美女的傾心,牟斜按這三種途徑獲得。

還有,想宿主稟明一下當前世界為《說唐傳》局面,時間段為宇文化及縊死楊廣,在揚州自立為帝,李密準備興起十八路反王搶奪玉璽的時間。

伴隨著宿主的橫空出世,後世《薛仁貴徵東》等演義,部分人物出世時間將得到調整。」

楊侑先是震驚,因為居然是《說唐傳》世界,要知道《說唐傳》中的李元霸,可是一人將一百八十五萬大軍殺到只剩下六十五萬的存在。

「宿主不必擔憂,經過強制平衡,李元霸武力將被鉗制,將正常化。」

倒吸一口涼氣,楊侑心中的大石才落了下來,若是李元霸真的擁有演義實力,哪還打個什麼仗,一人殺得比原子彈還多。

楊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心中開始幻想著自己日後如何率領華夏千古英雄,殺回長安,滅了李氏,平定亂世。

小貴子則是滿臉駭然到不可言狀,看見自己主公方才的舉動,著實吃了一驚,以為楊侑中邪發起癲病了。

楊侑回眼望向小貴子,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清了清嗓子喝道:「想什麼呢,快和我一起去摘果子去。」

小貴子這才發覺楊侑沒有瘋,拍了拍胸脯鬆了一口氣,若是患難生死的主公是個傻子,自己就真想一頭撞死了。

兩人正當行走時,突然林間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一股涼意伴隨著不好的預感同時湧上兩人的心頭。

小貴子緩緩轉頭朝,喉頭一滾強咽一口口水,朝楊侑說道:「主公不會來了大蟲或者是山匪吧1

唰唰唰!

話音剛落,刀刃震顫聲如同音符引空作響,叢林兩旁瞬間跳出二三十人,人人披掛裸著臂膀披著獸皮,如同一道鐵壁攔住了去路。

看樣子,是一群山匪劫徑。

遇到山匪劫徑的下場,只有兩個。

有財是殺人,無財亦是殺人!

楊侑的臉,瞬間被月光照得慘白不已。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