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番外篇廢帝楊侑2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篇廢帝楊侑2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二三十個山匪攔路截住二人的去路,一把把明晃晃的刀鋒挺起,在蒼茫月色下寒光流轉,直指著楊侑。

「呔!這兩廝穿得這麼好看,定是身上有錢財放著,快快給大爺交出來,不然叫你小命不保1

山匪群中走出一個紅眼彪型大漢,手中拿著一條朴刀,裸著肌肉暴起的臂膀,用寒光流轉的刀刃直指小貴子的鼻樑,厲聲大喝。

此人便是惡名遠揚的山匪李二狗,早年父母雙亡,為人霸道,趁著亂世聚集了幾百人佔山為王,四處游竄,專門攔道劫徑,殺人放火,無所不作。

「我們身上沒有一分錢,求大爺讓個道吧,我們只是下山來采個果子填飽肚子的。」小貴子上前朝山匪哀求道。

李二狗眉宇燃起一絲厭惡,眼神凶光迸射,喝道:「放你娘的狗屁,看來只有先把你這狗才剮碎了,才會把東西交出來,兄弟們,動手1

「住手1

就在此時,一聲低嘯驀然響起,眾多山匪齊齊往後望去。

只見楊侑手握木枝,仰天指著寒月,冷峻的目光如刃環掃眾人。

李二狗不屑地冷笑道:「你這狗頭,老子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兄弟們,先把這個狗頭給剮了!再剮了這狗才做心肺湯1

楊侑後退幾步,剋制住幾分畏縮,壯了壯膽朝幾人狂笑道:「哈哈哈,想死的就來吧1

「他娘的,我看你是老壽星吃砒霜,獲得不耐煩了1

李二狗怒吼一聲,挺起手中的朴刀,一步步殺氣震起地朝楊侑走來。

小貴子以為楊侑不顧性命救他,擔憂地叫道:「主公,小心啊1

楊侑嘴角抹起一絲不屑的冷笑,想著自己有系統,何懼區區一個土匪,便立即向系統發送了信息:「快給我調出人物名單,偏向武力要高1

剎那間,楊侑腦海中浮現出一連串的名單。

「薛剛反唐時期四猛八大鎚之首趙王薛葵,武力:98,統御:61,智力:50,政治:49,忠誠度:—10」

看見薛葵的名字,楊侑雙眼精光迸射,大名鼎鼎的金錘薛葵,在《薛剛反唐》之中,手握兩把四百斤烏金錘,除了白文豹,邱齊二人,就是天下無敵。

曾因兩日一夜踹破連營十七座,兩日連奪城池五十三處,被廬陵王親封其為趙王,誇其不亞與昔日的趙王李元霸。

然而這—10的忠誠度,讓楊侑實在無語,總不能一召喚出來,反手一錘就把自己砸死了吧。

「南宋初期,岳家軍中大將楊再興,武力:97,統御:78,智力:63政治:57。忠誠度:—9」

楊再興,看到這三個字,看到這個小商河連挑金軍四員上將,殺退二十萬金兵的猛將,楊侑一下子興奮起來,可惜那—9的忠誠度,馬上又讓他焉了下去。

接下來的一連串歷史人物、項羽,岳雲,楊延嗣,趙雲等等,無數的武將陸續登場,然而忠誠度卻低得讓人不忍直視。

見李二狗越來越近,楊侑眉頭緊鎖如川,道:「沒時間了,把武將檔次往下拉,忠誠度往上提1

「梁山好漢李逵,武力:79,統御:31,智力:34,政治:27,忠誠度:9」

梁山好漢黑旋風李逵,人稱梁山第一條好殺人的莽夫,善使兩柄大斧,膂力強橫,對主公忠心無比。

「行,就這個了,給我馬上召喚,馬上殺出來1楊侑一咬牙關,雖然李逵比起之前的薛葵,楊再興等人遠遠不及,但忠誠度將近10點滿值,讓楊侑很滿意。

「召喚成功,數秒后將出現,宿主楊侑消耗79點靈氣值,當前剩餘121點靈氣值,請注意查看。」

「看我劈了你1

李二狗一個箭步如飛,跨到楊侑面前,咆哮一聲雙臂青筋暴起,朴刀破風,高高舉起在半空之中。

宛若挾裹著百斤之力,化作一道扇形之面,瞄著楊侑的天靈蓋劈去。

那一瞬間,楊侑將心懸到了最高,直接寒氣凜冽襲來,渾身竟然連動也動不了。

「主公1小貴子見況,連忙大聲呼喊。

呼呼呼!

破空聲驟起,就在楊侑雙瞳被那寒光迸射的刀刃填滿之時,一柄巨斧隔空飛了過去,朝刀刃側面狂轟而至。

斧刃與刀刃硬生生撞擊在一起,金屬激鳴聲振聾發聵,火光四處亂濺,激蕩出的氣流令楊侑連忙往後退了兩步。

李二狗只覺雙臂一麻,一股巨力攪得體內氣血翻騰如潮,差點拿捏不住自己手中的朴刀,忙是退了數步,用手捂住胸口乾咳起來。

那把巨斧反彈回來,一個大漢隔空跳出草叢,一把順手接回大斧,緩緩走到楊侑面前。

走近眼前,楊侑深吸一口氣,因為方才那一刀,自己也賭上了性命,若是李逵到來有半分差池,自己便已經倒地身亡。

由於火光的灼眼,雙楊侑目微眯,借著泠泠月光才看清楚了眼前那龐大的身軀。

只見李逵黑熊般的身軀,鐵牛似遍體頑皮。交加一字赤黃眉,雙眼赤絲亂系。怒發渾如鐵刷,猙獰好似狻猊。

李逵手中往前一站,渾身殺氣綻射,兩把板斧當空一橫,聲如悶雷般的喝道:「呔!我的兒,你在這以多欺少,讓黑爺爺我發現了,你還不快快納首來1

李二狗氣喘如牛,好一會才平息了體內翻騰的氣血,五指重新抓緊了刀柄,指節作響,目光如炬仇視著李逵,厲聲吼道:「你這狗頭是何人,可聞我刀王李二狗的威名1

「啊,我的兒,你還敢自稱刀王,黑爺爺不劈死你1

李逵一聲狂嘯,粗壯的雙臂驀然抖動,那兩柄板斧,瞬間吸盡周遭的冷氣,如同一道銀色的鐵幕,攜著千鈞之力,向著李二狗的胸脯平推而來。

凜冽的殺氣,瞬間將李二狗圍裹起來。

震驚之餘,李二狗青筋再度如浪涌動,憑著本體63的武力,將雙臂的力道推至最強,迎著李逵的板斧狂沖而去。

斧與刀,在半空之中,再次轟然相撞。

吭!

一聲激鳴響徹山林,震得眾人耳膜不停顫動,火星飛濺如星。

「啊1

伴隨著一聲哀嚎,李二狗手中的朴刀瞬間脫手飛出,重重地插在了數十步之外的泥土之上。

李二狗臉上的囂張轟然瓦解,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猙獰恐慌。

雙手顫抖不已,刺痛如針刺傳來,低頭望去,只見虎口已經龜裂開來,鮮血流淌不停。

李二狗本體63的武力與李逵79的武力,差了整整一個質的區別,如何經受得住李逵那天生的巨力。

「哈哈,我的兒,看黑爺爺斧頭1

李逵呼呼大笑,另一柄板斧已經銜接而上,斧面出如秋風掃落葉,卷著狂濤怒瀾之力,朝李二狗的脖頸狂推。

唰!

骨肉撕裂聲破空而來,一顆人頭飛上半空,殷紅如蓮花綻射。

「爽啊,爽死人了1

鮮血四面八方噴洒,李逵一斧砍死了李二狗,滿臉是血卻顯得格外猙獰,一時興起,大步上前一腳將無頭之屍踹飛,揮舞著滴血的板斧,朝其餘山匪走去。

「大爺饒命,以後再也不為非作歹了1

「大爺饒命啊!我家裡還有老娘1

山匪見李逵這副凶神惡煞的樣子,紛紛將兵器拋開,跪倒在地磕頭求饒。

殺起興的李逵,滿眼通紅,哪還顧得了這麼多,就要衝上前將人頭照排砍去。

楊侑強忍著那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大步流星上前,直接抓住李逵的衣襟喝道:「黑蠻子,休要再造殺孽1

李逵回頭瞪著楊侑,楊侑不覺得一股涼意湧上心頭,然後下一刻,李逵眼眸中的殺氣退去,竟然跪下拱手畢恭畢敬道:「好,鐵牛聽主公的1

「怎麼回事?」楊侑目光閃爍著不解,沉吟片刻,方才反省過來,原來李逵是自己方才8點忠誠度召喚的,加之李逵本身便是對主子忠心無二的人,所以見了自己便十分聽話。

其餘人等,包括小貴子在內,見了眼前這一幕,竟皆失色,原來自己惹到了這殺人屠夫的主子,今天是半夜惹到活閻王了。

山匪拖動著身軀,笨拙地挪上前來,朝楊侑磕著響頭,嘴裡都不停的喊著求饒。

楊侑扶起了李逵,慢慢走到諸多山匪的面前,鷹眉掃視一圈,發現眼前這二三十多個山匪,長得都是體格壯碩,若是能作為自己發展的第一步,實是再好不過。

「咳咳。」

楊侑刻意捂嘴乾咳幾聲,沉聲道:「不瞞眾位,吾便是被那唐賊李淵廢黜的酅國公楊侑。」

「啊1聽到楊侑的身份,眾人驚愕失措,忙是加快了磕頭的頻率,叫苦道:「草民實在不知國公在此,不然就是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動一毫啊1

楊侑目光驟然一變,變得剛強凜冽,厲聲喝道:「磕什麼磕,堂堂頂天立地七尺男兒,怎能如此輕易就求饒下跪,那李淵想要害吾,吾尚且沒有半分畏懼,從長安逃出來欲謀一番大事,爾等逍遙自在,竟如此窩囊1

豪氣浩蕩的話語一出,眾山寇齊刷刷猛抬起頭,驚奇的望向眼前的楊侑,似乎不敢相信,剛剛被廢黜的隋帝,居然會遭到迫害,更想不到的是,他居然逃出來了,而且還準備日後殺回去!

就在此時,山匪中的幾人緩緩說道:「回國公,我等本是市井民眾,卻生逢亂世,家人多數死於兵荒馬亂,無奈之下,方才上山為寇。」

楊侑眼神微微一動,想不到這亂世已經對百姓荼毒到了這個程度,緊接著又變得堅毅如鐵。

深吸一口氣,楊侑豪然喝道:「既然如此,那吾也不再廢話,今日是個漢子的就給個痛快話,歸順我,我們就是並肩作戰的兄弟,將來一起打天下,一起殺回長安,滅了那唐童,不歸順我,就是死1

聽得那蕩氣迴腸,慷慨激昂的話語,眾多山匪身形頗受震動,一來是畏於李逵的威懾,二來被楊侑那豪言壯語深深的震撼了,震碎了他們心中殘留的猶豫。

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意見顯然已經統一,那一股熱血開始燃起,沸騰衝天,回過頭齊齊朝楊侑拱手豪然道:「與其做個山匪,倒不如轟轟烈烈做一番大事業,我等願降1

「好,非常好!好兄弟,快快起來1楊侑狂笑著拍手叫好,上前與李逵扶起了當先幾個山匪。

「哈哈,好兄弟啊,俺便是黑旋風李逵,以後我們都是兄弟了1

李逵收起板斧,拍拍肌肉壯碩胸脯,朝眾人大笑著說道。

「原來是李大哥,失敬失敬1山匪紛紛持著激昂的狀態,上前與李逵拱手問好。

小貴子一臉匪夷所思地望著眼前的楊侑,儼然間,彷彿看見了這世界上最匪夷所思的事情。

此時的楊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只會筆墨丹青,膽小懦弱的楊侑了,反而開始變得成熟霸道。

經過一番交涉,楊侑才認知到,這個山寨中,有兩個當家,第一個當家就是李二狗,第二個當家叫做伍勇。

月上半天,時已入丑。

二當家伍勇上前提議道:「主公,我等將平日搶來的馬匹,錢財和糧草都儲存在這山寨上,山寨上還有三百號弟兄守寨,主公今夜便先隨我等上山整理財糧,讓我等全部兄弟一起向主公叩首了,再從長計議往後如何?」

雖然三百人與這千軍萬馬對比很不起眼,但是作為楊侑第一支有生軍隊,楊侑已經是各位驚喜了。

按時間來推算,現在李世民被李密囚禁,宇文化及篡位於隋,與宇文士及奪得玉璽在江都揚州,李密起十八路反王聚集江都去搶玉璽。

不過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可能是自己出世,造成了這個世界某個細微的BUG,導致了李淵稱帝變晚,導致距離李密興兵還差一段時間,正好給自己充足的時間發展。

楊侑心中暗暗思襯一番,便笑著拍了拍伍勇的肩膀,滿意地點了點頭,轉身望向眾人,豪然叫喊道:「理當如此,兄弟們隨我回山寨喝個不醉不休1

說罷,眾人便將李二狗的屍首草草挖坑掩埋,收拾兵器,一路談笑風生,一起上到山寨去了。

數日之後,酅國公楊侑逃走,月夜落草為寇的消息,已經傳遍了皇宮大大小小每一個角落。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