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番外篇廢帝楊侑5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篇廢帝楊侑5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什麼狗頭黑蠻子,安敢擋本王的去路1李元吉怒吼一聲,手中戰刀如颶風過境,捲起塵沙破空而出,朝李逵狂轟而來。

「狗東西,黑爺爺劈了你1

李逵怒目圓睜,手中板斧化作一道扇形之面,挾著狂濤怒瀾般的力道,如泰山壓頂一般當頭朝李元吉的戰刀轟去。

李元吉瞬間只覺一股凜冽的殺氣將自己圍裹起來,竟然有種窒息的錯覺。

仗著自己從小習武馳馬,認定這山寨之中無人能與自己一戰,此時猛然本能地醒悟過來,眼前這黑蠻子,力道之猛,絕非尋常。

驚慌之餘,半空中的刀與斧,劃破空氣,轟然相撞!

一聲獵獵激鳴傳響沃野,火光四處亂濺,那挾裹著泰山壓頂之力的板斧,將李元吉手中的戰刀狠狠打壓下去。

「怎麼可能!此人力道居然在我之上,這楊侑」錯馬而過的李元吉,雙臂酸痛不已,那自信和狂傲瞬間轟然瓦解,一臉驚駭地望著眼前的李逵,滿眼的不解,恐懼。

李逵深吸一口氣,雙手驀然一抖,狂笑道:「啊,你這狗東西力氣不小,來來來,今天黑爺爺不殺了你,我就不姓李1

「你這黑廝也配姓李1

李元吉氣得雙目噴火叱罵一聲,雙臂青筋暴漲,肌肉作響,將全身力量推至最強,戰刀猛然一顫,如同推磨一般卷著千鈞之力朝李逵平胸推來。

李逵掌中雙斧左右開弓,宛如兩道黑色的閃電,朝著中間李元吉刺來的戰刀狂撲而去。

鏗!

電光火石的瞬間。

李逵直接彈開了李元吉手中的戰刀,又是反手一斧,重重地砸在了李元吉的刀刃上。

只道是一股狂濤之力透過冰冷的刀柄,襲入雙臂,李元吉那鐵塔般的身形在巨力的衝擊之力,劇烈的一震,虎口發麻差點拿捏不住戰刀。

李逵趁機大口喘了一口氣,馬上絲毫不給李元吉**的機會,一斧接一斧,漫空層層疊疊的斧影,狂風驟雨般的席捲而來。

李元吉拚命揮刀,化攻為守,汗珠如雨淋漓落下,接二連三的震顫渾身鎧甲變得凌亂不堪。

二十回合走過,李元吉只剩下招架攔擋之勢,身旁一個個唐軍將士看見李元吉這副狼狽不堪的樣子,士氣驟然降到了冰點。

「不甘心,今日莫不是就要敗在這個黑蠻子身上,罷了,留得青山在,到時候再興起大軍,定能一雪今日之恥1

李元吉心中叫苦萬分,腦海中思想鬥爭激烈異常,雙臂上的鎮痛告訴他,今日若是不拋下這群兵,自己就走不出這個寨了。

「楊侑,你等著,本王來日一定把你這破寨連根拔起1

無奈之下,李元吉暗暗咬牙,放下一句狠話,猛地反攻幾招逼退了李逵,轉身收刀勒馬,馬蹄生風,朝林間小道飛竄而去。

李逵看著就要往前追,楊侑連忙縱馬上前,冷笑道:「鐵牛,窮寇莫追,既然來了,自然不會讓他就這麼走1

唐軍氣勢全喪,眾將士一臉不可置信,眼中情緒萬千地望著李元吉逃跑的那個方向。

楊侑見勢如此,縱馬昂立拔劍而起,豪然喝道:「諸將士住手!你們的齊王窩囊無能,視汝等性命如草芥,又何必苦苦為他賣命,今日放下刀戟願意歸順我的,我定當待他如兄弟,不降者,殺無赦1

「唉,想不到齊王是這種人渣,這兵不當也罷1

「這打得是什麼仗,齊王對我等不聞不問,我等倒不如降了得了1

先是小部分人,再是一大片人開始怒罵起李元吉,加之本來就是長安隋的守軍,便紛紛棄了手中的刀戟,願意歸順楊侑。

「檢測到宿主擊潰李元吉的部隊,魅力值+5,當前魅力值上升至35。」

看著魅力值增長,聽著將士的歸順吶喊,手中的力量再一次壯大,給了李唐當頭棒喝,楊侑冷眼傲視著前方,他笑了。

倒拖著沾滿血跡的戰刀,馬蹄如風施展。

李元吉驚魂未定,一路狂奔不已,甚至來頭也不回,在他眼裡,這群將士為他堂堂齊王殿下犧牲,是理所當然的,沒有半分的愧疚之情。

突然馬蹄絆到了半路上早已準備好的絆馬索,只聽得戰馬一聲長嘯,整個失去平衡,在半空中側翻過來,將李元吉活生生拋了出去。

李元吉重重地摔在了數丈之外的土地上,頭腦眩暈不已,眼前昏黑一片,想要起身,就迷迷糊糊失去了只覺。

李元吉再次微微睜開雙眼,只聽得喧囂的吶喊聲,雙目警覺陡然一震,想要動,卻動彈不得,往下一看,只見自己渾身被繩索捆綁起來。

「這麼快就醒了?」

突然一聲不屑的冷笑傳入心扉,一種不詳的預感湧上心頭,慢慢抬頭,眼前站著的,不是別人,正是楊侑與小貴子以及幾個小嘍。

「楊侑,你這狗賊,你有种放了老子,老子跟你決一死戰1李元吉怒目圓睜,咬牙切齒,惡狠狠地朝楊侑怒聲斥道。

楊侑登時怒上心頭,劍眉一皺,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冷冷道:「你最好先認清楚,你現在在哪裡1

李元吉先是錯愕,緊接著變得無比憤怒,有恃無恐地狂笑道:「告訴你,我可是堂堂齊王,你區區一個紈,最好現在把我放了,不然到時候我父皇興兵不過片刻,就能把你這破寨連根拔起1

啪!

一聲清脆的拍擊聲響起。

楊侑伸手直接一掌打在了李元吉的臉上,所有人都被眼前這一幕震撼了,誰都想不到,楊侑居然敢對李元吉出手。

「豎子,你怎敢」

李元吉只覺臉部燙熱,並非疼痛,而是羞恥,慢慢轉過頭,眼珠子幾欲要蹦出來,滿臉錯愕地盯著自己所謂的紈子弟楊侑。

「宿主對李元吉施行侮辱手段,靈氣值+10,當前總計擁有131靈氣值。」

楊侑深吸一口氣,平定胸中的怒火,想不到這麼一巴掌,非但能讓殺去李元吉囂張的氣勢,還能增長靈氣值。

「告訴你,我不是紈,永遠不要在我面前這麼囂張1

楊侑神色之中殺機凜冽,若不是顧重大局,早就一劍殺了李元吉這種王八蛋,冷冷拋下一句話威懾李元吉,轉身揮袖離去。

次日。

長安城,皇宮中。

文武百官齊齊上朝拜見。

李淵端坐在龍椅之上,俯視百官,卻是無心朝政眉目緊凝,顯然胸中心事重重。

李建成一襲蟒袍,看出了李淵的擔憂所在,便緩緩起身,上前拱手道:「父皇可是為了那楊侑一事擔憂?」

李淵無奈嘆息一聲,點頭道:「朕這數日都睡不得好覺,總覺得這心裡不舒坦,正是為此事擔憂。」

聞言,李建成嘴角抹起一絲得意冷笑,繼而笑道:「父皇不必多慮,三弟已經派兵前去,想必那楊侑即便有天大的本事,也插翅難飛。」

「太子所言有理,琢磨著,現在齊王應該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聖上多慮了。」就在此時,人群中站出一員大臣也開始替李建成說話。

此人便是宰相裴寂,裴寂原本是看好李世民的,誰知李世民去了瓦崗之後,便再無音響

於是裴寂便開始討好李建成,為自己留一條後路,李建成暗暗瞥了一眼裴寂,表示滿意。

「皇兒和裴愛卿所言有理,想必齊王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聽了二人的開導,李淵撫須大笑,頓時龍顏大悅。

嗒嗒嗒。

殿外急促的腳步聲驟然響起,一個太監手捧急報,匆匆入內。

「不好了皇上,齊王被反賊楊侑擊敗,現如今已經被擄掠進九龍山的山寨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