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番外篇廢帝楊侑6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篇廢帝楊侑6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轟隆隆!

這道突然襲來的消息,宛若晴天霹靂硬生生轟在了每個人的心頭。

齊王居然敗了,還被生擒了!

「你說什麼1

李建成原本臉上的春風得意轟然支離破碎,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驚駭,錯愕地盯著眼前的太監。

不僅是李建成如此,裴寂,長孫無忌,李淳風等人皆是駭然不已。

李淵只覺腦海一空,那雙皺紋密布的眉頭緊皺起來,目光刷的射向了李建成,眼神中儘是惱火的質問。

「你這逆子,不是說能手到擒來嗎1李淵扯著嗓子,怒聲厲斥李建成。

李建成低下頭沉默不語,又是尷尬,又是震驚,怎麼也想不通前因後果,雖然李元吉頭腦衝動,但也是弓馬嫻熟,如今怎麼會被被一個紈子弟抓了。

正當局面空前尷尬之時,裴寂上前拱手道:「聖上,此事定是那楊侑奸詐,三殿下脾氣暴躁,太子也曾多次勸他三思而後行。」

說罷,裴寂有瞄了一眼李建成,暗暗點了點頭,寥寥數語便將責任全部推到了李元吉和楊侑的身上。

李淵深吸一口氣,平定了胸腔中的怒火,須臾方才問道:「那如今,反賊楊侑又當如何處置?」

正當這時,階下一個武將卻站了出來,聲音力壓眾人,高聲道:「聖上,如今我朝立足未穩,聖上又是初得長安,人心未附,臣以為,小不忍則亂大謀,應當盡起大軍,一次剿滅九龍山餘孽。」

此言慷慨激昂,眾人齊齊舉目看去,見出列之人,正是輔國大將軍段志玄。

段志玄平素與李建成和李元吉二人不合,所以有此機會,更站在大局考慮,便勸諫直接殲滅九龍山楊侑。

李建成聞言大驚,連忙揮袖上前拱手道:「父皇,御弟雖有過錯,但御弟可是父皇的親生骨肉啊,若是連親生骨肉尚且不疼惜,如何能讓天下人拜服父皇?」

「太子殿下,如今天下未定,民心動蕩,唯有實力才是硬道理,如何能與血脈說法混為一談?」段志玄冷眼凝視著李建成,據理力爭。

「你」李建成惱羞成怒,直指著段志玄,卻說不出話來。

「好了好了,休要再爭執,朕已有主意。」

李淵聽得不耐煩了,擺了擺手,讓兩人都閉嘴。

兩人各自瞪了一眼對方,便冷哼一聲,一揮袖袍退回列隊之中。

李淵捋了捋須髯,眼神之中閃爍著擔憂,沉聲道:「朕決定派人上九龍山與楊侑談判,令其放了齊王,如若不然,唯有將九龍山給朕夷為平地1

說到一半,李淵目光橫掃文武百官,問道:「不過談判之人,須是朝中位高之人,不知哪位愛卿願意上九龍山,與楊賊談判?」

眾人盡皆沉默不語,這無疑是去狼窩虎**,搞不好連命都會丟在那裡。

這時,有人從文臣中站了出來,上前慨然道:「聖上,既然如此,便讓臣走這一遭吧。」

進言之人,不是別人,正是長孫無忌。

不日。

九龍山寨。

經過一番清點,加上初降的唐軍,如今兵力已經擴漲至五百餘人,伍勇和李逵負責巡查,小貴子負責打理大小事務。

軍用裝備也得到了補給,經過幾番虐待,從李元吉身上也收穫了些許靈氣值。

此戰落幕,楊侑的威望得到了極大的提高,寨中再無人敢對這個年輕人微詞半句。

大堂之中。

楊侑負手而立,目光如同游弋,不斷在地形圖上來回掃視,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不斷思酌著日後走向。

「如今擊潰唐軍,三**賊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不過憑著他心疼兒子的天性,他也奈何不了我,定會派人前來談判。」

正當神思之餘,伍勇手按寶劍,匆匆地奔進堂來,一臉凝重道:「稟告主公,寨外有一人自稱是大唐使者,帶了十幾個隨從要來見主公1

楊侑眼眸之中閃過几絲異色,緩緩轉過身來,淡然問道:「那人是誰?」

「此人自稱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聽到此人的名字,楊侑微微一怔,開始回想著一切有關此人的評價。

長孫無忌此人後來乃是李唐的宰相,文能治國安邦,武能帶兵打仗,更兼有一個傾國傾城的皇后妹妹長孫無垢,不過現在突然來到寨中,只怕是來者不善。

沉吟片刻,楊侑凝眸,那愣滯轉瞬即逝,拂手沉聲道:「讓他進來,不準帶一人,不然格殺勿論。」

須臾。

一個儒雅文人打扮的男子,一揮袖袍,從容步入了大堂。

放眼望去,那男子年紀三十上下,白凈的皮膚,卻是濃眉大眼,氣宇軒昂,文雅之中蘊含了幾分北地男兒獨有的威武。

此人便是長孫無忌。

在楊侑掃視著長孫無忌的同時,長孫無忌也在打量著眼前的楊侑,眼中先是深深的不解,不解這個年紀尚輕,人稱只會筆墨丹青的紈子弟,如何能以三百不成方圓的山匪,大破齊王的五百羽甲,甚至連齊王都被生擒。

那眼中的不解,在下一個瞬間煙消雲散,長孫無忌上前拱手道:「下官拜見酅國公,久聞千歲大名,今日得以相見,真是榮幸至極。」

「酅國公?誰是酅國公?莫笑我孤陋寡聞,平素只知道有一人陰險至極,為人臣子不忠不義,手握兵權不圖保駕,反而篡奪江山,此人姓李,實乃人人得而誅之。」

聽著長孫無忌稱呼自己為酅國公,楊侑眼神之中掠過幾分厭惡,冷哼一聲,有力地給了長孫無忌一個當頭棒喝,讓他看清楚現在的身份。

長孫無忌眼眸中,陡然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驚異,而那驚異之中,又涵蓋了幾分欣賞,這個年輕人,就連說話,都如此鋒芒畢露。

片刻,長孫無忌清了清嗓子,一揮袖袍,淡然道:「既然如此,在下也不繞道廢話,今日前來,只是為了一件事。」

「長孫輔機果然是快人快語,只是不知,可是為了齊王李元吉之事?」楊侑亦是語氣鏗鏘,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長孫無忌點了點頭,目光之中迸射出一道精光,道:「正是如此,此番在下前來,便是奉了皇上聖旨,令千歲釋放齊王殿下,然後帶兵歸降,重新歸朝為官,一切將既往不咎。」

「哈哈!好一個李淵,好一個既往不咎1

聽到此言,楊侑突然大笑,轉而眼中閃過一絲凌厲的殺機,話鋒忽轉,冷然道:「如果我不放呢?」

長孫無忌臉上頓顯慍色,濃眉微微抖動,那張臉瞬間變得鐵青,冷絕若冰地說道:「如若不然,到時候興兵十萬,誓將九龍山夷為平地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