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番外軒轅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軒轅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數千年前,黃帝蚩尤之爭。←,

最終以黃帝戰勝,一統天下九州。

黃帝為了萬世安平,將天地之間靈氣和蚩尤的怨念,融合在一起,匯成九州之鼎,供奉於太廟。

幾千年來,黃帝之子,軒轅禹分封九州,後嗣繁衍不息,天下趨於平靜,直到黃帝的二百四十六世孫,軒轅拓上位。

軒轅拓昏庸無能,魚肉百姓,好大喜功,聽信奸臣,導致常年戰亂紛紛,逼得民不聊生,諸侯相爭,帝國搖搖欲墜。

蚩尤之力與天地靈氣相抗衡,軒轅拓熟視無睹,導致九州之鼎破裂開來,化為九道碎片,散落九州之地。

青州秦王嬴政,見鼎已破,統帥青州數十萬大軍以討伐暴君之名,進軍鞏,入皇宮屠殺軒轅氏一族,自立為主。

幽州曹操,并州李世民,冀州趙匡胤,荊州朱元璋,揚州楊堅,交州劉秀,雍州鐵木真,益州劉邦,紛紛相繼獨立。

如此一來,天下大亂序幕就此揭開。

鞏城。

「殺啊1

皇城之外,烈日當空,吶喊聲連天,秦軍在白起的帶領下,發起了空前猛烈的衝鋒。

終於,伴隨著一聲轟然巨響。

城門已破,秦軍入城。

白起是殺人不眨眼的魔君,人人遇而避之。

皇宮亂成一團,宮女侍衛,各自能搶就搶,搶了值錢的東西,就往外魚涌而逃。

軒轅拓端坐在太廟之中,望著破碎的神鼎,聽著廟外那哀嚎聲與喧嚷聲,眼神如波閃爍耀動。

鐵齒緊咬,眼神變得堅定起來,拔出腰間之劍,望著劍上的金光折射的符文,軒轅拓將其深深的插進了千年玄冰之中。

「皇兄,再不逃就來不及了,叛軍已經殺進了城中1軒轅拓的弟弟,軒轅晟裹緊戰袍,手握佩劍,攜著年紀不過五六歲的兒子軒轅蕭,朝軒轅拓說道。

軒轅拓嘴唇微微蠕動,凝視著軒轅蕭,像是在想著什麼事情。

此時的軒轅蕭,已經不是軒轅蕭,而是來自另外一個平行時空,華夏二十一世紀的靈魂。

軒轅蕭的前世,是一個特務,在執行任務時候被發現,最後跳下千丈懸崖,卻在陰錯陽差之間來到了這個世界,附在了軒轅蕭的身上。

軒轅拓望著軒轅蕭,冷冷問道:「你怕嗎?」

「秦軍必有天譴,死又有何懼1軒轅蕭沒有半分的遲疑,堅定的回道。

聞言,軒轅拓驀然嘆息道:「想不到一個六歲的孩童,都比寡人更有氣魄。」

「皇兄,快走吧1軒轅晟見軒轅拓久久不絕,便又是催促。

軒轅拓傲首對天,冷笑著搖了搖頭,嘆道:「寡人這一生錯事做得太多,世人皆罵寡人昏庸,寡人是昏庸,但寡人還不知道,什麼叫做逃,今日唯有戰死才能面對先祖1

軒轅晟望著自己的兄長,滿目滄桑感慨,豪然決定道:「既然兄長如此,那愚弟便奉陪戰死到最後一刻1

「我也要戰死到最後一刻1軒轅蕭望著二人,鏗鏘有力地吼道。

死去,就是有牽挂才會怕,如今異界,軒轅蕭沒有任何的牽挂,而且已經死過一次,對死早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恐懼。

軒轅拓轉身朝軒轅蕭冷然厲喝道:「我們都可以戰死,就是唯獨你不能死1

「為何不能死,堂堂男兒頂天立地,若不能與國亡,要生何用1軒轅蕭恨聲回應。

軒轅拓愣住了,良久,方才慨然長嘆:「想不到年紀輕輕,竟有如此鐵骨豪氣。」

緊接著,軒轅拓蹲下身來,從袖中拿出一塊龍紋玉佩,慢慢地掛到了軒轅蕭的脖頸上。

軒轅蕭戴上那一塊龍紋玉佩,只覺恍若有一股氣息襲入全身經脈,不解地望著軒轅拓。

沉吟片刻,軒轅拓沉聲道:「軒轅氏,乃是上古皇族,絕不能全部毀在寡人手中,今日如果我們三人一起戰死,則軒轅氏將後繼無人。」

「所以,寡人要你保住命,逃出皇宮,然後改名換姓,日後若皇天不負軒轅,再為軒轅氏奪回天下,重新復原九州神鼎,誅滅一切叛賊,你懂了么?」

說罷,軒轅蕭只是沉重地點了點頭。

「殺啊,暴君就在裡面1

此時突然門外傳來了殺喊聲,軒轅拓心知叛軍已經殺到,便按了開關,地面轟然出現一個暗道。

軒轅蕭還來不及反應,就被軒轅拓直接一掌打進了暗道之中,然後一片黑暗,隱隱聽到流水之音,便昏死了過去。

「軒轅劍已入玄冰,嬴政怎麼也拿不出來,與其受盡屈辱,倒不如憤然自刎1

軒轅拓和軒轅晟對望一眼,各自挺劍而起,在這太廟之中自刎而死。

隨後皇城整個被秦軍佔據,等到嬴政攜著李斯,白起二人進入太廟之時,見到的卻是兩具屍骸和一把冰封的金劍。

李斯眼神微微一動,嘆息道:「還是來晚了一步,暴君已經將軒轅劍封印起來。」

嬴政拔出腰間的太阿劍,冷然道:「本王倒是不信,這太阿神劍乃是神鼎碎片所化,會劈不開這區區玄冰1

說罷,嬴政猛然舉起太阿劍,猿臂一動,手中太阿劍化作一道血色的鐵幕,吸盡周遭的冷氣轉而化為霸道之氣,朝玄冰轟然轟然劈去。

鏗!

一聲砰然金屬顫音響起,劍氣四處迸射,太阿劍被玄冰彈了開來。

嬴政連忙往後踏了數步,方才止住,再舉目望去,卻發現玄冰居然絲毫無損,兩眼駭然,雙臂發顫。

李斯上前勸阻道:「秦王,這玄冰乃是神物,唯有軒轅氏之活血,才能融化,只可惜如今軒轅氏皆已死光。」

嬴政倒吸一口冷氣,平定體內動蕩的氣息,無奈道:「罷了,不過區區一把軒轅劍,本王拿不得,這世上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拿得起。」

得到心裡安慰之後,嬴政轉身望向白起,淡然道:「傳令下去,整頓軍隊,安撫百姓,命蒙恬速速派軍過來,以防黃巾軍的偷襲。」

腦海一陣刺痛,缺覺鼻間瀰漫著桃花香味。

慢慢睜開雙眼,粉色若海,映入眼帘,軒轅蕭猛地起身,放眼望去,只見方圓數里,儘是桃花之林。

再看身上,卻是全部濕透了,望著身後的溪流,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方才想清楚,原來自己進入暗道之後,順著溪水漂了出來。

沒空想太多,軒轅蕭試探性的伸出雙臂,握緊了拳頭,卻發現渾身乏力,才意識到現在的這具軀體,比起以前,簡直弱了百倍。

軒轅蕭飲了一口溪水,原地打坐,靜神養氣,開始慢慢恢復體力。

正當此時,遠處傳來雜亂無章的馬蹄聲和喧囂聲,抬頭眺望,隱隱望見一面黃色大旗隨風獵獵飛舞。

黃色大旗上,寫著一個色澤分明的「程」字。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