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惡魔囚籠>第十七章 進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進入

小說:惡魔囚籠| 作者:頹廢龍| 類別:恐怖靈異

秦然目光掃過兩件物品后,直接看向了『吳』。

他在等待對方的回答。

而熟知秦然性格的『吳』,也沒有拖沓。

「它能夠在下一次副本中給與你一些幫助——我想要給你更多,但是我『看』到的情形,卻不允許我這麼做。」

「那隻會讓整個事情變得適得其反。」

「而它?」

「則是意外的收穫1

『吳』先指了指草繩編織的手環,然後,在拿起的時候,她深吸了口氣,道:「時機1

「一個難得的時機1

「如果可以的話,你需要馬上進入副本世界。」

「你會有一個……咳咳咳……難得的機會……」

話語還沒有說完,『吳』就咳了起來。

撕心裂肺的那種。

秦然一皺眉。

「我說過的話,你忘記了嗎?」

「我不需要你這樣的幫助我1

秦然聲音清冷,甚至,可以說是冰冷。

可『吳』卻不以為意。

反而,發出了輕笑聲

「我沒有忘記。」

「但我身不由己。」

「我又能怎麼樣?」

「等我回過神的時候,我已經做完了一切——放心,不致命的,後遺症也有辦法消除。」

帶著笑聲『吳』站了起來,一巴掌拍開了無法無天要攙扶的手掌,就這麼踉蹌的向外走去。

「她、她是不是有病?」

無法無天揉了揉被拍的發紅的手背,看向了好友。

「嗯。」

「病的不不輕。」

秦然拿起了手環和。

……

……

看著的品質、屬性,秦然冷漠的雙眼中浮現了一抹複雜的神情,然後,迅速的消失不見。

他將一切都收入背包后,向著小廳外走去。

瑞秋站在吧台一側擦著酒杯。

在大部分的時間,瑞秋總是做著這樣的工作。

也正因為這樣,豐收酒館的酒杯也是最為乾淨的。

「你想要問什麼,我知道。」

「但我勸你,最好不要開口。」

「不然的話……」

「我會忍不住的砍你一刀。」

酒館老闆娘淡淡的說道。

「謝謝。」

秦然看著酒館老闆娘點了點頭后,轉身想著酒館外走去。

不需要再詢問什麼了。

對方已經告知了他想要詢問的一切。

不是陷阱。

有這一條足夠了。

酒館老闆娘看著秦然的背影,帶著一聲嘆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她現在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勸解自己的好友了。

一方面全身心的付出。

可另一方呢?

冰冷無情。

在這樣繼續下去……

不,不用繼續下去了。

她剛剛可是查看了好友,如果再不救治的話,恐怕等到那混蛋從副本世界返回的時候,就該參加她好友的葬禮了。

現在的她有點後悔之前對好友的話語了。

早知道這樣,她就該……該……

唉!

又是一聲嘆息。

她能怎麼樣。

當時的那個狀態,她不給於好友希望的話,她的好友早就死了,根本不可能拖到現在。

但飲鴆止渴絕對不是解決的辦法。

「該死的命運1

「總是要嘲弄一些可憐的傢伙。」

「他們已經夠可憐的,你還怕他們不夠凄慘嗎?」

酒館老娘低聲自語著。

「什麼可憐?什麼凄慘?」

無法無天從密道繞出去,從正門返回到酒館內的時候,就聽到了酒館老闆娘的喃喃自語——不需要酒館老闆娘同意,被設置了許可權的無法無天可以隨意進出豐收酒館。

「你欠的我,漲50%利息。」

酒館老闆娘淡淡的說道。

「???」

無法無天一愣,完全不知所措的看著酒館老闆娘。

「再漲50%1

「還不去幹活?」

酒館老闆娘低吼道。

「好、好的。」

無法無天一縮脖子,拿起儲物室的拖把就開始拖地。

看著無法無天眼中的不解和無奈,酒館老闆娘再次深吸了口氣,莫名的,她覺得心情好了一點。

然後,她點開了私信,開始聯繫一些人。

十分的順利的完成了溝通后,酒館老闆娘略帶遲疑的點開了最後一個聯繫人:含羞草。

瑞秋:你好,斯坦貝克,我需要向你求購一些東西。

斯坦貝克:什麼東西?

瑞秋:你那裡有天使的羽毛嗎?

斯坦貝克:等等,我去看一下。

瑞秋:好的。

……

看著含羞草的回答,瑞秋長出了口氣。

眼前的一切,遠比想象中的容易,並沒有發生她最為擔心的事情。

大約幾分鐘后,含羞草回信了。

斯坦貝克:我這裡有普通的天使羽毛,還有一些上位天使的,以及一根權天使的羽毛,你想要哪根?

……

上位天使?

權天使?

早就聽過含羞草某系傳聞的瑞秋,這個時候依舊被驚了一下。

不過,老闆娘迅速恢復了冷靜。

她迅速的恢復道。

瑞秋:上位天使的需要多少積分?權天使需要什麼物品交換?

斯坦貝克:不需要的,只是一些廉價物。你是2567的朋友,我送給你就好,是要權天使的嗎?我讓人給你送過去。

……

廉價物?!

酒館老闆娘的臉有些抽抽了。

她突然再次為自己的好友悲哀起來。

你的對手,何其強大啊!

心底感嘆沒有讓老闆娘停下回復。

瑞秋:不,我派人登門去齲

瑞秋:再次感謝你的幫助。

斯坦貝克:沒關係的,我會派人等待的。

……

看著私信中那種隨意的回答,酒館老闆娘連續深呼吸了數次才恢復了正常

然後?

她改變了主意。

她準備親自登門去看看這位傳聞中的人物。

酒館老娘前往含羞草的住所的同時,秦然返回了自己的房間,在整理妥當后,他使用了。

頓時,秦然出現在了那熟悉的間幕空間。

不過,當看到屏幕上出現的文字和聽到的系統提示時,秦然的臉色卻瞬間一變。

情況比他想象中的還要……

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