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惡魔囚籠>第七十二章 總有人不懷好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 總有人不懷好意

小說:惡魔囚籠| 作者:頹廢龍| 類別:玄幻魔法

教授泰爾思趕到現場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屍體旁的秦然。

而在看清楚地上的屍體后,這位老好人教授就覺得太陽穴突突突的一陣急速跳動。

都伊爾!

雖然腦袋都被踢爆了,但是那身穿著打扮,腰間的通訊器都在證明著這一點。

「2567,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

老好人教授深呼吸了一次后,低聲喝問著。

他的預感不僅成真了,還是最糟糕的那種。

都伊爾和一般的教授不同。

既不是被那些流派、家族收買的,也沒有倒向院長羅恩姆思,而是一位中立的教授,事實上,這樣的教授在特奧瑞特內並不少,他們履行著教授的職責,研究著自己喜歡的東西。

在必要的時候,會聽從院長羅恩姆思的指令行動。

而最為糟糕的是,都伊爾在這些教授中很有名望。

一旦都伊爾是被新生首席擊殺的事情流傳出去,那些中立的教授很有可能就會產生什麼不好的想法。

畢竟,數次事件后,在所有人的眼中,這屆的新生首席已經是特奧瑞特校方陣營的成員了。

「他先有殺意的。」

秦然回答著。

「所以,你就先下手為強了?」

看著監控器內的視頻回放,老好人教授一捂額頭。

他相信秦然所說的,但別人會信嗎?

那些都伊爾實驗室的成員,那些中立的教授們會相信嗎?

該怎麼解釋才能讓他們相信?

老好人教授,從沒有感到這麼頭疼過。

「你不好出面嗎?」

「那由我幫你出面解決吧。」

「我會讓那些人信服的。」

秦然淡淡的說道。

「想也不要想1

老好人教授嚇得一跳,頭搖得如同是撥浪鼓一樣,並且,直接對著周圍下命令道:「後續事情的處理,任何人不得告知25671

周圍的守衛們立刻點了點頭。

秦然目光掃過周圍,不再多說什麼了。

他,真的只是想要幫忙而已。

誰知道老好人教授的反應這麼大。

而看著秦然的模樣,老好人教授則是心底嘆息了一聲。

他們已經失去了一位中立的教授了,不能夠失去更多了,不然的話,整個特奧瑞特的運轉都會成問題的。

對於秦然處理問題的手段,老好人教授可是深有體會了。

因為,幾乎每次秦然參與的事件,他都會處理。

而處理的結果……

收屍!

每一次都不例外。

自從秦然入學后,特奧瑞特的停屍房都爆滿了。

收屍人們已經開始建議重新加蓋新的停屍房了。

這樣的人說要去讓他人信服?

誰會相信?

至少,老好人教授是不會相信的。

「這裡的事情我會處理,你先走吧1

「還有……」

「以後遇到任何事情的時候,要冷靜,不要衝動。」

老好人教授苦口婆心的勸說著,秦然點了點頭,只是臉上淡然的模樣,讓老好人教授十分的懷疑,秦然究竟聽沒有聽進去。

一直目送著秦然的背影消失,老好人教授才嘆息了一聲,轉過身處理眼前的麻煩事。

而秦然一路返回到自己的公寓中,將裝有的金屬箱子放在一旁后,從背包中拿出了兩樣東西。

一套帶有五支箭矢的弓箭,還有一本菜譜。

……

,當命中三次時,目標將會被震懾,且直接進入殘廢狀態】

……

,當選擇已記錄秘境位置時,射出的箭矢將帶你前往記錄秘境】

……

,心靈手巧】

……

兩者都是來自都伊爾。

秦然的目光先在上停留了片刻后,最終,看向了。

廚藝是技能。

而心靈手巧則是天賦。

秦然之所以這麼肯定,是因為閑談時,從含羞草嘴裡聽來的。

含羞草有這樣的天賦。

沒有突破人物模板極限,而是在進入巨大城市時,就擁有的天賦。

一種能夠讓擁有者更好使用各種武器的天賦。

當然了,對於含羞草來說,只剩下做菜了。

毫無疑問,手中的菜譜就是含羞草的了。

至於心疼?

秦然並沒有這樣的感覺。

要知道,每次含羞草約他吃飯,他也沒有掏飯錢。

「所以,這是飯錢。」

秦然一邊說著一邊將放回了背包,然後,目光再次回到了上。

他看著手中的,眼神沉吟起來。

都伊爾的遷怒。

一切看似合情合理,但其中的一些東西,卻依舊讓秦然在意。

例如:都伊爾為什麼會選擇先向他下手?

按照仇恨的程度,希爾里流才是第一選擇。

而且,不同於以往的神秘未知,已經和萊德家族爆發了戰爭的希爾流派,早已經將希爾里流拉到了明處,只要盯著希爾流派,希爾里流早晚都會出現。

除去秦然這個始作俑者外,所有人都是這樣認為的。

都伊爾也不可能例外。

所以,都伊爾應該更加關注希爾流派,而不是選擇他才對。

除非……

有人說了什麼。

用言語刺激到了都伊爾。

「雷斯特,幫我看看,都伊爾最近幾天都見了什麼人1

秦然說道。

「是,大人。」

前暗食者馬上行動起來。

但結果卻是差強人意的。

在監控探頭中,都伊爾從秘境返回后,根本沒有見任何人。

而且,通訊器也沒有使用過。

為了更好的監測特奧瑞特的E區校園,前暗食者特意裝了能夠檢測到通訊器頻率的探測器,只要有人在範圍內使用通訊器,就一定會被監測到。

「是在秘境內完成的嗎?」

秦然低下頭看著手中的,眯起的雙眼中,寒芒閃爍。

秘境中完成的談話。

能夠進入秘境的。

一切太巧合了。

而且,幾乎是下意識的,秦然就想到了某個在特奧瑞特校園內消失無蹤的教授。

不由的,秦然嘴角一翹。

「會是你嗎?」

「史密斯教授?」

低聲的自語中,秦然做出了決定。

既然對方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讓他進入到秘境中,那麼,他又怎麼能夠辜負對方的期望呢?

當然了,在此之前。

秦然看向了裝有的金屬箱子。

沒有任何的猶豫,秦然直接打開了箱子。

熟悉的金色光輝照耀在了他的臉上,淡淡的蛋香氣逸散出來,早已迫不及待的『暴食』連聲嗚咽。

「去吧。」

秦然微笑的說道。

頓時,『暴食』一聲歡呼撲向了。

秦然體內的原罪之力、惡魔之力、晨曦之力、瘟疫之力、聖刺之力隨著正餐級別食物進入胃中,開始再次的加快運轉的速度,供給著他腦海中的火苗。

火苗跳動著。

變得又大了一分。

更多的混沌與黑暗開始消散。

感知著火苗的壯大,秦然滿臉笑意。

雖然不知道這縷火苗最終會成長到什麼程度,但是每一次的變大,都對他有著難以明言的好處。

思維的敏銳,精神的入微,這些都不會出現在系統的標註中,但卻真實的存在著。

秦然十分喜歡這樣的變化。

可以說,沒有人不喜歡變強的結果。

至於變強的過程?

那就是因人而異了。

至少,秦然很喜歡這種吃而變強的感覺。

同樣的,他也不排斥苦修變強的過程。

Ⅱ】

……

看著感知變為V-,即將踏入Ⅱ階,秦然心情變得愉悅。

即使這一次感知增加的等級只有2,並不是3也一樣。

對此,秦然是早有預料的。

】是補全、優化身體,而這樣的補全、優化必然會有個極限,如果沒有極限的話,恐怕在那個所謂的黃金年代中,早就誕生出一個令人恐懼的龐然大物了。

想一想,在無限制的強化下,那些吞吃了足夠多帶有食物的人會是什麼樣?

心善者,繼續親自尋找。

心狠者,奴役弱者尋找。

而其中後者的比例絕對要遠遠高於前者。

永遠不要小覷貪婪者的卑劣,就如同不要用錢去考驗人性一樣。

結果都是必然的。

以這樣的前提發展下去,不是造就出一個恆壓一切的存在,就是整個時代都隨之毀滅。

而結果?

黃金年代消失了。

即使有著限制,但那個時代依舊消失無蹤了。

或許有著其他的可能,可秦然相信相互的攻伐,應該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不過,他不是什麼史學家。

在沒有任何前置條件時,他不會刨根問底。

他更加習慣關注自己的事情。

拿起外套,秦然向著圖書館走去。

他借閱著一本本關於秘境描述的書籍,而在接下來的幾天,秦然依舊如此,除去正常的一日三餐外,即使是在上課時,仍然翻閱著這些書籍。

而在這幾天中,教授都伊爾的意外死亡,徹底的平息了。

雖然那些中立的教授們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但是在老好人教授的解釋下,這些中立教授選擇了接受。

絕對不是因為,老好人教授答應由他們同時接管都伊爾的實驗室。

而就在都伊爾的事件平息的時候,特奧瑞特外卻傳來令人震驚的消息。

希爾流派和萊德家族的戰鬥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后,希爾流派迅速的落入了下風,對於這個結果,沒有人會意外。

希爾流派只是一個沒有核心傳承的二三流流派,唯一的優勢就是人多,入門快。

但是萊德家族的人也不少!

特別是當萊德家族拿出了做為酬勞時,有無數的人願意為萊德家族服務。

然後,就如同所有人預料的那樣希爾里流出手了。

但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

出手的那個希爾里流並不是他們所熟知的魯德、派爾雷諾中的任意一個,而是一位老者。

一位比魯德、派爾雷諾更強,表現出了幾乎不死特性的強者。

無懼圍攻。

無懼刀刃。

無懼火焰。

當對方几乎依靠一人之力就將萊德家族的雇傭軍擊潰的時候,整個食界都沸騰了。

他們都在猜測希爾里流這位長老的能力。

這是對方的自稱。

雖然沒有透露名字,但是職位卻是可以肯定。

更多的圍觀者開始加入其中,他們也在覬覦著這位希爾里流長老的能力或者說……是秘術。

希爾里流源自亞貳諾流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而亞貳諾流的神秘,是眾所周知的。

但是,再多的人也無用,那位希爾里流的長老來無影去無蹤,時不時的反擊一下,反而是讓剛加入的圍觀者損失慘重。

可越是這樣,越是更多的人堅信希爾里流的存在了。

因為,這位希爾里流長老的風格和希爾流派的那些人一模一樣。

沒有絲毫的強者風度。

就是一個刺客。

對此,有人破口大罵。

但更多的人,卻是頭疼。

例如:萊德家族的族長。

他就是最頭痛的一個,從與希爾流派開戰以來,他從沒有像現在一刻,這麼的頭疼。

「還沒有找到特奧瑞特內希爾里流的人嗎?」

連續數天沒有睡好,面容略顯憔悴的萊德家族族長端起一旁的茶,一飲而盡后,對著身旁的管家問道。

「沒有。」

「對方就和消失了一樣。」

「特奧瑞特的秘境太多了,對方如果一心躲藏,根本是找不到。」

管家搖了搖頭。

「是埃」

萊德家族的族長沒有反駁可觀的事實,但是卻更加的苦惱了。

「但我認為一個人應該知道些什麼。」

管家說道。

「誰?」

萊德家族的族長一愣。

「25671

管家說出了一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