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軍火之王>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線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線索

小說:軍火之王| 作者:觀星夢青冥| 類別:都市言情

出了信息中心,肖揚並沒有去和阿曼匯合,而是去了港口基地,在庫托斯,除了他們,港口基地也是一個重要的地方,依舊是那句老話,有些事情,哪怕用最大的惡意去猜測也是合適的。

或許,此次的事件並不是針對自己等人來的,而是沖著港口基地來的呢?

車子開到港口基地大門,他就給湯健打了電話過去,得知他現在還在住所,馬上去了他的住所。

「是不是事情有什麼變化?」一見面,湯健就問到。

到達湯健住所,湯健就在屋外等他了,肖揚也就沒有進屋的心思,站在台階下和湯健說了起來,「……現在米軍那邊還沒了解這個人到底是主動離開的還是另外的情況,如果是主動離開,對方的意圖是什麼?我剛剛已經查過碼頭的監控了,並沒發現=對方的身影,如果是主動離開,這就說明他有意避開監控,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再有,軍艦上現在在清查武器彈藥有沒有丟失,結果還沒出來……」

艦上服役人員,想要帶點東西上艦並不難,就算清查彈藥之類的沒有丟失,也不能保證失蹤的人是否攜帶武器,湯健馬上明白了肖揚的意思,神色凝重了起來:他當然能想到,或許基地這邊就是對方的目標。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該有的防護肯定不能少的,「我馬上去安排一下。」

肖揚示意他別急,把失蹤人員的資料發了一份給他,「有任何可能,我們都不能大意,有什麼手段都用起來吧,這事,不管會不會對我們產生直接的後果,及早解決總是沒錯的,好好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這個人的蹤跡。」

湯健遲疑了一下,最終點了點頭。

為了維護港口基地的安全,他們自然是布置了一些手段的,這中間或許有些是違背當初的協議的,不過一直以來雙方都表現得極為默契,他們沒有太過分,肖揚他們也不曾說什麼。

肖揚這時候說起這個,他自然還是有些尷尬的,確定沒有別的用意,這才答應了下來。

肖揚確實沒那心思,國內只要不過分,有些小瑕疵也是可以接受的,消息已經傳到,自己還要去看看其他方面的準備,也就沒有多呆,很快上車出了港口基地。

半路上,阿曼打來電話,說是老二那裡和警察局那邊都安排好了,而且已經馬上開始行動,於是他也沒打算過去,直接去了公司。

「都安排好了,如果那人潛伏在市區的話,應該能找到的。」等他到達公司,阿曼也很快回來了,兩人交流了一下各自的消息,這才感覺到肚子有些餓了。

「接下來就是等了,先去吃早餐再說。」

找人總歸要有個過程的,他們不可能親自去找,再說公司裡面也不是完全沒有事情了,簡單的吃過早餐,兩人就各自回了辦公室。

……

米麒麟今天家裡有點事,上班得就稍微遲了一點,到達信息中心,差不多快九點了,這才從屬下口中得知事情,突然尋找一個黑人,這讓他有些奇怪,馬上打了個電話給肖揚。

肖揚還以為他打電話過來是有消息了,聽著他的話,才知道這是來打聽事情原委的,於是把事情和他說了一遍,「你給分析一下,事情最大的可能是什麼?」

之前的事,米麒麟是知道的,昨天得知死人事件之後,他這邊也就開始相關的資料收集和分析,肖揚問起這個,他正好有話要說。

「沒想到事情會這樣,昨晚我們已經有了初步的一個判斷,只是想著事情並不是那麼急也就沒通知你和阿曼……我們認為這次的事情不太可能是沖著我們來的,最大的可能是米軍內部發生什麼事情……」

「哦?為什麼這麼判斷?」事情如不是沖著他們來的,那當然是最好,肖揚馬上就問起如此判斷的根據。

「之前最大的疑問不就是軍艦方面嗎?昨天我請教了幾名這方面的專家,他們都一致否認了這種問題是人為的。這個問題我們現在看似不嚴重,實際上這方面涉及很深,最嚴重能夠導致軍艦進水引發動力艙爆炸然後沉沒,另外昨天我讓人跟隨管理處的人對軍艦受損的地方觀察了大半天,也確認了並無人為痕……

排除人為的可能,接下來的事也差不多可以派出被安排的可能了,要知道我們雖然和米國軍方有相當密切的合作,但也僅僅是合作而已,有CIA之前的事,外人怎麼可能會預料到我們會同意軍艦靠港?當然了,這並不是絕對,但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在不清楚軍艦可以進入庫托斯的情況下,誰會安排得這麼巧合?我是不相信的……」

肖揚覺得這說話有一定的道理,但並不能說明眼下的事是被安排出來的,「你這些是沒錯,軍艦方面可以不提,可如果事情是有人臨時計劃出來的呢?」

「你說得沒錯,從我們眼下知道的一些情況來看,確實有這個可能。不過昨天我們很全面的分析了一下,溺水的人,並不是軍方的人,而只是一家船舶維修企業的員工,兇手為什麼要殺他?要說無意中撞破某個陰謀,這個可能性太小了,不是軍方的人,他活動的範圍很小,只限於甲板以及故障部位,而且這全程都有軍方的人跟在身邊……

從馬特那裡得到消息之後,我就讓人查了一下他的詳細資料,發現這個人曾經有在海軍服役的經歷,而且服役的隊伍,就是第五艦隊的軍艦之上,這是不是很巧合?那麼我們大膽猜測,是不是驅逐艦上有某個人曾和他有什麼仇恨,這才要殺他?」

「……」

米麒麟洋洋洒洒的說了有十來分鐘,聽完他的話,肖揚一時想不到有什麼疏漏的地方,不得不承認這個說法的可能性還是挺大的。

不過這僅僅是分析,並沒有太多有效證據來證明,哪怕他心裡更希望這就是事實,但卻不能就此什麼都不做了。「你們的分析確實有一定的道理,不過如果失蹤的人就是兇手的話,對方也不會是什麼好人,資料你到看到了?陸戰隊出身,多次實戰經驗,這樣一個人如果躲在庫托斯,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所以不管到底什麼原因,找到這個人是當務之急,先看看能不能查到什麼線索吧。」

這話是最現實的,米麒麟自然不會反對,再說了,他也希望找到這個人來證明自己這邊的分析是正確的呢,「這邊已經在忙了,我剛剛又加調了幾個人手,最遲中午之前,應該會有結果的。」

「那就好。」

坐在辦公室裡面等待著消息,肖揚心中思考著各種可能,下意識的認為不會那麼快會有消息,卻沒想到和米麒麟的電話掛了不到半個小時,湯健那邊卻傳來一個情況。

「今天凌晨三點多不到四點,有人從驅逐艦直升機機庫後方甲板潛入海中,這是由港灣裡面固定航標的紅外攝像儀所拍攝下來的,由於距離太遠,只能確定有人跳水入海,當時後方甲板也只有一個人,去了哪裡,就無從知曉了……」

當時只出現了一個人的話,那就證明了這人是主動離開的,得到這樣一個線索,肖揚也無心去追究港灣裡面的航標上面為什麼會被安置攝像機了,和湯健說了幾句,讓他把視頻發給自己,馬上出門和阿曼說了一聲,然後一起去了信息中心。

直升機機庫位於驅逐艦的艦尾,後面則是飛行甲板,貼著碼頭一側走的話,正好可以避開碼頭上的監控系統,而且直升機飛行甲板距離海面不到三米,一個有著專業訓練的人,完全可以悄無聲息的從這裡進入海里的。

「今早碼頭上有船離開嗎?」上車快速向信息中心而去,肖揚想起了一個問題來。

他這麼一說,阿曼也馬上想到了:那人不一定非得登陸,說不定爬上即將離港的船離開庫托斯了呢?不過這會兒他也不知道港口的安排,「昨天下午,我是看到有船在碼頭的,今天早上過來的時候不見了,什麼時候離開的不清楚,我問一下。」

說著,馬上拿出電話給馬克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詢問也馬上有了結果,阿曼放下電話,對肖揚說到:「昨晚確實有船離開,不過時間是凌晨一點多,如果對方是三點多離開軍艦的,那就應該還沒離開庫托斯。」

自從三年之前把漁船、遊艇、快艇這類小中型船隻的停泊港轉移動海灘南側那邊之後,老碼頭這邊除了管理公司留下一些工作需要的小型船隻之外,有的只是過往的大型貨輪,昨晚凌晨三點之後沒有商船離開,那對方的去向只能是登岸。

儘管這人很可能會避開碼頭這一塊監控密集的區域,但總歸是一個線索,海濱大道沿線只要仔細找,應該是能找到進一步的線索的。

想到這些,肖揚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