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我的超級莊園>第八十七章 氣得吐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 氣得吐血

小說:我的超級莊園| 作者:天南二劍|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十七章氣得吐血

「這是一個贗品。」

上下認真看過之後,周大師如此說道。

「什麼?」

庄榮瞪大眼睛,怒聲喝道:「你沒有看錯?」

這個瓷瓶,他花了大價錢,本來自己撿了一個大漏,可以大羸特贏,現在你卻告訴他,這是一個贗品,這不是在打他的臉的嗎?

高傲如庄榮,難以接受。

「庄大少,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交由其他看過。」

周大師臨危不懼。

「好,我就拿給其他人看過。」

「贗品。」

「贗品。」

夢想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儘管庄榮付諸了很大希望,可現實卻是告訴了他,這一切,全都是那麼兇殘。

「怎麼樣,庄大少,現在這一切,全都已經告訴了你吧,要不要再尋找鑒定師鑒定啊1

王陽冷笑一聲,問道。

剛才的一切,全都在他身的目光注視下,一切不容作假。

「不用。」

庄榮咬牙切齒,恨聲道。

「那好,這第一局,你是輸了。」

「哼,你的古玩,還沒有拿出來呢。」

庄榮臉色很不好看。

古玩,打了眼,那也是小事,可是,如果,在自己的仇人面前,輸了面子,那才是最痛心的,因此,無論如何,不到最後時刻,他是不會放手。

「我……」

白雲飛舉著手中石球,便要作聲。

王陽拉住,笑道:「既然瓷瓶,是一個贗品,想來庄大少,是不會再需要了,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轉賣給在下呢?」

「你……」

在庄榮眼裡,王陽的行為,完全就是挑釁。

要是陳兵,在這個時候,早就已經暴怒,掀桌子打人,那是正常的。

庄榮就不同,渡過最開始的暴怒之後,竟然完全忍了下來。

能忍常人之不能忍,是庄榮與陳兵之間最大的區別。

「這瓷瓶,是我三百萬的,你要,也可以,給我三百萬,我就給你。」

在他的眼裡,三百萬不放在眼裡,可是,這個三百萬,如果是在敵人手中獲得,那意思就不同了。

在他看來,為了一口氣,而故意花去三百萬購買一個贗品,這樣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獃子。

「嘿。」

王陽笑了,道:「好,三百萬是吧1

說著,直接就從白雲飛取來金卡,直接就來了一個網上銀行,付款。

「那現在,這個瓶子,可就是我的了。」

王陽接過瓷瓶,笑道。

「當然。」

庄榮冷笑,看著王陽,完全就是一個看待傻子一般的目光。

「好,既然這瓶子現在是我的好了,那我就用這個瓶子跟你賭了這第一局。」

「你……」

指著王陽,庄榮氣得臉色發白。

王陽這完全就是故意的,他肯定是故意的。

在庄榮心裡,一陣咆哮。

不過,他的忍氣功夫,非常強悍,雖然心中暴怒,卻是完全忍受了下來。

「好,我倒,你有何本事,能在同一個瓶子上贏我。」

「那不知道,這第一局的輸贏,怎麼算呢?」

王陽冷笑一聲,道。

「好,就這同一個瓶子,如果你贏了,我給你一千萬,如果你不能贏我,給我一千萬。」

庄榮完全不相信王陽,不相信他能在同一個瓶子上動手腳。

也就是說,在他心中,這一局,自己完全是贏定了。

既然百分百贏定了,那就完全沒有理由不下大注。

「好,那我們就賭了這一千萬。」

王陽大笑,道。

眼前一幕,全都在場眾人眼前發生。

「王陽哥!1

白雲飛著急了。

同一個瓷瓶,如何能贏?

便是周大師三位鑒定師,也是一陣陣側目。

「這位公子,這同一個瓷瓶,我們可不會作弊。」

很顯然,在他們眼中,王陽要在這同一瓷瓶上,贏得庄榮,就必須要他們作弊。

可是,這怎麼可能,庄榮乃是黑龍幫太子爺,他們也不敢得罪啊!

果然,庄榮眸子里閃爍著危險凶光。

如果是公平正大的比試,他輸了也認,可是,如果是作弊,那可就怪不得他了。

「嗯,這當今世界,天地大變,元氣回歸,最有價值的古玩,應該不再是這些古代的死物,而是一些有助武道修鍊的奇物,對吧1

王陽並沒有第一時間拿出瓷瓶,反而是開口問道。

「不錯,在當今世界,武道第一,一切有關武道的東西,都是最具有價值的。」

周大師點頭,肯定道。

其他兩位鑒定大師,也是點頭。

「你……」

指著王陽,庄榮臉色大變,道:「你什麼意思?」

此時,在他心中,漸漸有了不好的感覺。

果然,王陽取來強光燈,直接照射瓷瓶口。

頓時,瓷瓶發生劇烈的變化。

只見在強光燈的照射下,在瓷瓶表面,漸漸浮現模糊的字樣。

「這……」

眼前這一幕,完全出乎眾人的意料,誰也是不知道,這隻瓷瓶,竟然還隱藏著如此奧秘。

「太乙真經。」

模糊的字樣,越來越清晰,漸漸地,可以看出,最上首四個大字,便是《太乙真經》字樣。

「這,這是一篇武功心法?」

這一刻,所有人,全都痴獃了。

武功心法,怎麼可能,這樣一個普通的瓷瓶里,怎麼會這樣的存在?

「太乙真經,莫非,這篇武功心法,還與傳說之中的太乙真人有關?」

白雲飛驚叫。

古老的神話,在神魔封印破碎之後,便已經再次被人搬到了課堂上。

實在是,天地大變,一切都已經變革,縱然再無神論支持者,在長生的誘惑下,也是已經堅持不下去。

而太乙真人,傳說之中,天道聖人第五弟子,三壇海會大神之師,上古大神之一。

如果,如果這太乙真經,真的與這樣傳說中的大神有關,那可就太有價值了。

「噗……」

這些神話傳說,庄榮當然不可能不知道。

正是因為知道,他心中那個氣啊,氣血翻滾下,再也壓制不住,一口鮮血奪口噴出。

「嘿,多謝了啊1

王陽完全不理會庄榮已經氣得吐血,抱著瓶子,滿臉是喜氣,大笑道。

「哼,你好,你很好。」

指著王陽,庄榮一陣咬牙切齒。

最後,實在氣不過,又是一口鮮血壓制不住,又奪口噴出。

噗——

「走,我們走。」

在這個時候,庄榮再也是待不住了。

「哎喲,庄大少,你不要忘記了,我們的賭約,你還沒有履行呢。」

「哼1

庄榮這個時候,根本就不再搭理王陽,直接走人。

「嘿嘿,你可記得了啊,十局,這還是第一局呢,如果你走了,那後面的九局,你可就算自動認輸了。

那就是兩千萬,你可記得啊1

王陽氣死人不償命,再度開口。

噗——

果然,庄榮再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實在是氣不過埃

太乙真經啊,可能與傳說大神有關的武功絕學,竟然就這麼被自己拱手讓人。

可真的是氣得要死啊!

「哈哈……」

看到庄榮一再吐血,王陽一陣哈哈大笑。

「爺爺……」

就在這個時候,從鑒定室外,傳來一道年青人叫喚聲。

「嗯,是你!1

指著王陽,來人大怒。

王陽一看,,還是熟人。

「周大少啊,你這是又看到了什麼好東西嗎?」

周雲松,王陽當然不會不記得。

現在心情好,他當然不介意與之打個招呼。

可是,周雲松可就沒有這麼好心情了。

「你來這裡做什麼?」

周雲松指著王陽,大聲喝問。

「我來這裡,需要向你彙報嗎?」

王陽冷笑。

「你……」

周雲松指著王陽,心中大怒。

「雲松!!1

看著自己寶貝孫子,周大師連忙喝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