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我的超級莊園>第一百三十九章 新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新聞

小說:我的超級莊園| 作者:天南二劍|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三十九章新聞

「武道,從古至今,從來都是煉體為先。

肉身乃是武道的根本,因此,古時武道傳承,第一步,往往都是摸骨開始。」

涼亭下,王陽與兩位大宗師坐而論武。

「今時,與古時,武者之間,有所不同?」

兩位大宗師,乃是真正的高人,一生為武,對武之一字的理解,不是自己可以比擬。

「自有不同。

古時,天地元氣充足,大家以吸收天地元氣為主,被稱之為鍊氣士。

也有說,餐風飲露,只求自身而不假借外丹之類的手段提高修為,煉的是「胸中五氣「而不是「金丹「。

近代,神魔封印,天地元氣不足,武道難以晉陞。

為了武道修鍊,武者們大肆吞食血肉之物。

如此手段,雖然殘暴,可以,血肉強大的能量,依然是支撐著武者前進的步伐。

只是,在第二階段,兩者之間,存在著一定的差異。

鍊氣士,講究奪天地之靈,清虛無為,不講究拼殺。

給看去,好似仙風道骨。

近代武者,元氣不足,以血肉補之,大家皆是者屠狗之輩,遠遠望之,給人一種凶煞逼人的氣勢。

古代,吸收天地元氣,強大的後盾,讓大家不追求能對力量的控制,近代武者,元氣近無,要想打通全身經脈,必須藉助強大血氣震散全身雜質,難度大增。」

王陽點頭,從赤雲老鬼的話中,王陽有些理解。

古時,武者第二階段,稱之為內力。

在近代,武者第二階段,稱之為暗勁。

不同的稱謂,不同的難度。不同的實力。

真要講誰強誰弱,實難分辨。

————

「觀眾朋友們,端午到了,本是一個喜慶的時節。然而,對於楊村卻是一個災難之晶。

就在昨天,楊村下大雨,磅的大水,從山體衝下。造成大面積的泥土滑坡,連同村長家在內,全村一共被沖跨三座房屋,致使七人受傷。」

王為民與劉桂英兩夫婦,正在收看南省新聞。

「這,這是真的?」

看著新聞報道,王為民大為震驚。

山體滑坡,近年來,房地產過度開發,人口增長過多。對於房屋的需求越來越嚴重,很多人為了修建自己的房子,動用挖掘機,從山體下,挖掘一塊地基,便起建房子,造成山體滑坡越來越嚴重。

之前,大家都是當作新聞看待,可是,如今。這楊村與水村,相差太近了。

「當家的,這看著,怎麼這麼嚇人啊1

看著電視里。那從泥土裡挖出來的泥人,劉桂英感覺心中一片震憾。

「是啊,這樣的情況,是有些太過可怕了。」

————

「哥,你看了今日新聞嗎?」

涼亭下,王陽向兩位大宗師請教。遠遠地,羅劍帶著李華雲便趕了過來。

「沒有,怎麼了,有什麼事兒嗎?」

啪——

重重一掌拍在自己額頭上,羅劍道:「哥,你不是說,你要接江湖貢獻任務嗎?

這頭等大事,你竟然不關注?」

「哦1

王陽恍然,道:「這不是說,萬年松還在培育中嗎?」

「基本已經完成,一些小的山體,或許就可以解決問題了。」

李華雲道。

「哥,剛剛的新聞,楊村山體滑坡,三棟房屋被沖跨。」

「什麼?」

王陽立馬站起。

取出手機,當即查看今日新聞。

果然,上面就有說,昨天大雨,楊村三棟房屋被沖跨,七人受傷。

「走,我們看看去。」

雖無傷亡,然而,上了新聞,那這事兒,便小不了。

向兩位大宗師告罪一聲,王陽帶著羅劍兩人直奔汽車。

————

楊村與水村,彼此並不是很遠。

然而,與水村一般,正好處山體之間,一條省道,從中橫穿而過,兩邊是街道,沿道是房屋。

王陽駕駛車輛來時,發現此時地街道,完全被倒踏房屋阻斷,一片百餘丈長的山體,完全形成了一片滑坡。

「這,這一條走來,所有的房屋,基本都是沿山體挖掘的地基,怕是整個山麓,完全被挖斷,這次的滑坡,只怕是才一個開始,只要再來一大雨,怕是這沿路三里,全部都形成一片滑坡。」

看著兩邊山體情形,李華雲頓時俏臉一變,道。

「不錯,這樣的地形,如果不加緊治理,只怕這一排房子,全都要被淹沒。」

羅劍亦是附和。

「走,我們找楊村負責人去。」

王陽當即決定。

楊村與水村之間,距離本來便不遠,彼此自然非常熟悉,王陽不費什麼勁,便尋找到了楊村村長

「楊大叔,在吃飯呢。」

來到楊村長家,發現,他們竟然在吃飯。

現在九點不到,他們竟然是在吃飯。

「哎喲,這不是水村的王陽嗎?」

王陽之名,在這一塊,也算是傳開了。

「這個,你們吃飯了嗎?

今天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我們剛剛救人出來,早飯都沒吃,真的是抱歉啊1

「呵呵,楊大叔言重了,這樣的事情,誰也不願意發生。」

王陽乾笑一聲,道:「我們也是聽說了這邊的事兒,特意趕來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可以幫幫忙。」

「唉1

說到這裡,楊村長長嘆一聲,三家房子,他小兒子一家,便是其中之一,而且,還是最慘的一家,要不是前天他將孫女兒抱回家,這樣的凶勢,很有可能就沒了。

縱然是如此,他小兒子與兒媳,也是重傷送醫院了。

「楊大叔,你們這一條街,兇險啊1

「你什麼意思?」

楊大郎飯碗重重一放,瞪視著王陽。

今天他們村子里發生了如此大事,心情本來便不好,王陽再這樣說,他心中怒火頓時難以壓制。

「坐下。」

楊村長臉一沉,喝道。

老爹發話,楊大郎還是聽的,雖然仍然瞪視王陽。

「王陽,你這話,是個什麼意思呢?」

王陽的名氣,楊村長也是聽說過的,在這一帶,已經被傳神了,大家都說他是財神爺。

可是,你就算是財神爺,你也不能這樣說話啊!

「呃?」

王陽也是反應過來。

「這個,真的是對不住,我說話有些沒有注意。」

自己說話,確實是有些太直接了,對於現在的楊村長來說,這就是來看笑話的。

「這個,我的意思是,你們這次山體滑坡,很有可能,只是一個開始,這端午大雨,還沒有開始,如果,不加以治理,很有可能,這個滑坡,還會繼續。」

為了能獲得楊村長的支持,王陽不得不將事實說出來。

「不是,你小子存心的吧,不會是要詛咒我們楊村吧1

楊大郎好似吃火藥一般,當場炸了。

「王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楊村長臉色很不好看。

換作是誰,在這個時候,也是不會好看。

真的不會好看。

「楊大叔,你們這條街道,將近四里,右邊全都是山體,並且山麓,全都被你們挖掘了,陡峭山體,山麓,全都挖掘過的,連一些岩石都看不到多少,你們說,這樣的山體,一下大雨,水量過大,勢必會造成山體滑坡。」

「你胡說。」

楊大郎第一個站了起來,指著王陽大聲罵道。

或許,在他的心中,只要沒有說出來,山體便不會滑坡。

昨天一夜之間,三間房屋,七個人受傷。

這要是再來一次,沒有人能受得了。

倒是楊村長,見得事要多,處事要冷靜許多。

「你什麼意思,說清楚。」

看著王陽的眼神,楊村長表情非常嚴肅。

「楊大叔,我覺得,你們這邊山體,必須要快速治理,不然,很有可能,這半邊山,全都踏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