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我的超級莊園>第一百四十二章 幕後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 幕後之人

小說:我的超級莊園| 作者:天南二劍| 類別:武俠修真

? 第一百四十二章幕後之人

「大哥,這次,楊村出大事了。?? w?w?w?.」

堂弟****快步路來,大聲叫道。

「山體滑坡了?」

「咦,大哥,你怎麼知道的?」

自從上次跟著大哥哥回來之後,****在家裡,也是跟著王陽做了一些事情。

雖然沒有入核心,卻也是在黃瓜地做得很好。

今天,下大雨,他還在地里疏通渠道。

剛剛他聽人說起,楊村出大事了,他第一時間,就找了過來。

「前天,我曾經去過楊村。」

————

水村村長王虎家,今天來了一大批人馬,將王虎驚得一跳一跳的。

「哎呀,這不是楊村的人,你們這大批到來,是有什麼事兒嗎?」

水村與楊村本來便不遠,彼此自然是認識。

不過,這次的雨,下得太大了,為救水,王虎今天是親自帶著大家,一條渠道一渠道的查看,要確保,沒有什麼大的問題。

楊村的災難,太可怕了,在王陽的帶領下,水村一天比一天要好,他不希望自己的水村,也步入楊村的後塵。

「王虎村長,這次,水太大了,我們那一條街道,又被沖毀了八棟房子,這次,真的是需要你給幫幫忙啊1

「我?」

王虎奇怪地看著這一大行人,道:「這事兒,我能幫什麼忙?

哦。你們要是有什麼困難,是可以說出來,可是這事兒。太大了,我就算想幫忙,也是不知從而下手啊1

八棟房子,這可不是小事兒,代表著,便是八戶人家,一輩子的積蓄。

再加上那些傢具電器什麼的。上下,起碼是兩百萬損失還不止,這樣的大事。他哪裡敢搭口啊!

————

「哦1

王陽起電話,一看,是村長王虎的。

「好的,這事兒。我是知道了。不過,你可要對他們說,叫他們交出楊大郎出來。」

————

「各位,剛剛,我已經打電話給王陽,他也已經知道了。」

掛了電話,王虎面對楊村大眾,道:「不過。人家王陽說得清楚明白,這事兒。楊大郎是要負責的,他說,如果,必須要將楊大郎給交出來的。」

「這……」

楊村長為難了。

他一共兩個孩子,小兒子一家,除了年幼的娃子,兩夫妻,全都重傷進了醫院了。

現在只有大郎一個人在家,現在要他交出大郎,他如何忍心?

「村長,你不會因為大郎是你家的兒子,便不將他交出來吧!」

其實人,或許還會有所顧忌,可是,對於劉家媳婦來說,卻是一點都沒有。

「我可告訴你,如果你不交出楊大郎那王八蛋出來,我馬上就報警,我一定要他賠我所有的損失,讓他坐穿牢底。」

「你……」

楊村長指著劉家媳婦,瞪目而視。

本來已經是重傷的他,年邁的身子,更加不支,眼看就要一口氣順不過來,向地上倒去。

「哎……」

王虎嚇了一跳。

眼見竟然沒有一個人伸出手來扶人,他連忙扶起。

這人在他家裡,可是不能出事兒,不然,這事兒有理也說不清楚。

「哼,自作自受。」

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會為楊村長而同情,在他們的心裡,這事兒,要不是楊大郎那王八蛋找王陽的麻煩,他們今天,便不會有這麼大的損失。

其中,劉家媳婦,最直接,哪怕楊村長年邁的身子,快要不行了,她依然是不放過。

看著眼前這些恨不得生吞活剝了楊村長的楊村人,王虎只感覺後背一陣陣發涼。

民可載舟,亦可覆舟。

在這一刻,王虎有了深刻的體會。

王陽到來之後,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幅畫面。

「這是??」

楊村長竟然臉色蒼白,一副大病的模樣。

「快,虎叔,你這裡不是有我那裡的西瓜嗎,給楊村長吃一兩塊。」

西瓜並不具備治病的能力,但是,天然清涼,具有一股讓心情清涼的特效,這也是紫陽西瓜如此紅火的原因。

「哎呀,西瓜還有這樣的好處?」

王虎不敢怠慢,不然,楊村長五六十的年紀,要是真的在自家出個好歹,自己可就麻煩了。

果然,西瓜的特效,非常神奇,本來,楊村長便是心中憂傷,再加上淋些雨,一時氣急,才會出現現在這樣的問題。

一塊西瓜吃下去,一股清涼的感覺,泌入他全身上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楊村長的氣息平靜下來。

「這,這西瓜,果然是神效。」

一直以來,楊村人,只是聽聞王陽種黃瓜,種西瓜,賺了大錢,心中滿是不解,被妒忌火焰一燒,對王陽便有了足夠的惡意,甚至,前天,王陽面對楊大郎的嘲諷數落,他們也只是旁觀,不曾站出來。

現在才發現,原來,人家的西瓜,還真的是具有神奇的效果。

這樣的神效,高血壓的患者,如果多吃,那不是對身體與病情,大有好觀?

「楊村長,你可醒了。」

王陽不去管其他人的想法,只是關注著楊村長,發現他沒事兒后,也是大大鬆了一口氣。

「這,王陽,叔求你一個事兒,大郎那孩子,平時也是沒有什麼惡意,前天的事兒,也是家裡的事兒給鬧了,你就原諒他吧1

說著,掙扎著,便要站起來,看其雙膝彎屈,怕不是要給王陽跪下了。

「楊村長,使不得,你這個情緒剛剛平靜,坐著便好。」

「好好,叔是謝謝你了。」

被王陽按著,站不起來,楊村長也不掙扎了,只是一個勁給王陽道謝。

「這個,楊村長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也是與我父親一個輩的,那我們也叫你一聲叔。

只是,這個叔啊,不是我不肯放過大郎,說實在的,前天的事兒,那也已經過去,我也沒有多去計較。」

「那……」

楊村長不解地看著王陽,剛才,他不還是在電話里,對王虎說,要自己交出大郎嗎?

想到這個問題的人,並不是一個,剛剛的電話,大家可全都是聽到了。

看著這麼多人全都看著自己,王虎可就急了。

「王陽啊,你可不能坑叔啊,那剛才,不是你在說,要交出大郎嗎?」

「這個話,是我說的,不過,我不是要找大郎算什麼賬,只是,他這人做事,有些不好怎麼地道。

就這個事兒,我可要與他好好地說說。」

不地道?

大家算是看出來了,這裡面,還有問題呢。

「你們可能不知道吧,大郎之所以會這樣阻止我對楊村山體進行治理,是因為他收了人家十萬塊錢,人家這樣要求他的。

我之所以要找他,可就是為了找出這個幕後之人。」

什麼?

收了人家十萬塊錢?

這事是真的,是有人故意要害自己楊村啊!

一時間,所有人,全都瞪著眼睛,滿是不相信。

「這,這怎麼有人這麼財迷心竅啊!1

楊村長這個時候,完全傻了,只是,無意識地喃喃自語。

他實在是不敢相信,就因為十萬塊錢,自己的兒子就如此犯傻,置全村數百萬財產不顧。

甚至,自家的房子,也是被泥水衝倒。

這樣巨大的損失,竟然只是因為收人家十萬塊錢。

噗——

這下,楊村長,可真的是壓制不住了,一口心頭熱血,直接就噴出,頭一歪,徹底病倒。

「老楊……」

楊村長病倒了,王虎可是嚇壞了。

「沒事,我給他推拿一下氣血,不會有事。」

說著,王陽拿著楊村長,便是一陣推拿。

自古醫武不分家,紫陽真經作為一門完整的傳承,自然不會沒有推拿氣血的法門。

「礙…天殺的楊大郎,你賠我房子來!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