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超級莊園>第一百五十八章 六合門雄厚的實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六合門雄厚的實力

小說:我的超級莊園| 作者:天南二劍| 類別:都市言情

?

cpa300_4第一百五十八章**門雄厚的實力

「王陽小子,你給我滾出】」

**門大弟子,朱武帶著十大弟子,來到水村。

「王陽小子,卑鄙無恥,暗箭傷人,快些將我們二師兄他們放出來。」

十大弟子,來到水村之後,也不跟大家打聽王陽的下落,只是一個勁地來回叫囂,個個拿著一個擴音器,大聲漫罵。

「混賬東西,你們在幹什麼,找死不成?」

蒼狼快步走來,手指著,大聲喊道。

「找死的是你們。」

蒼狼的出現,讓好像熱油裡面掉入火星,徹底引爆場面。

「師兄們,這傢伙乃是王陽的手下,我們****。」

「好,****。」

一時間,所有人,全都涌了上來。

十個人,圍著蒼狼。

「你就是王陽的手下?」

「不錯,我是天狼小隊——蒼狼,你們是誰,為何要來水村找事?」

「為何找事?」

朱武從幕後走出,冷笑地看著蒼狼,道:「王陽卑鄙無恥,暗箭傷人,抓走我師弟,還有掌門之子,你們以為,這事兒便這樣過去了?」

「你們是**門的人?」

「不錯,我是**門大師兄,你既然是王陽的手下,只要你能接我一招,我便放了你。」

「找死1

蒼狼雇傭兵出身,手下曾多有亡魂,全身煞氣,哪裡能如此被人小看了?大聲喊叫,揮拳,便朝朱武攻擊。

在天狼小隊,蒼狼的位置,乃是暴破手,在武學的領悟上,他的炮拳,亦是動作剛健有力以剛為主,套路短少精悍,實戰技擊攻防嚴密,招式多變虛實相兼,風格獨特。

左手順著身子中心往上鑽,肘往下垂著勁,拳中小指節對著鼻尖,拳鑽至頭正額處,右手同時起到心口處,左手拳外腕儘力往外扭勁,至手心朝外,手背緊緊靠著正額。

右手與左手向外翻時,同時由心口向前如崩拳一樣直出。

左足極力一齊與右手往東南方向前進步,右足隨後緊緊跟步,兩足相距遠近也和崩拳相同。左足在前,右足在後,右手在前,左手在上正額處,也是錯綜之意,兩眼看前手食指中節,前拳高低仍與心口平,手足起落鑽翻進步總要齊整為佳,兩肩均鬆開抽勁,取其虛中之意。

可以說,這一拳,深得炮拳進攻之精髓。

然而,境界不如,力量不如,速度更不如。

再精髓的拳法,在遇到真正的高手時,亦是不過一花架拳,打來無力難傷人。

蒼狼的深得拳法精髓,但是,本身武學境界,不過初入暗勸,與已然暗勁大圓滿的朱武相比,實在是相差太大,精妙的拳法展開,還不等爆發強大的力量,朱武的一拳,已經打在他身上,直接就重傷。

————

「老大,蒼狼被**門抓走了,我們去救他。」

雪狼平時與蒼狼關係最好,蒼狼被抓,他心中最是著急。

怕天狼不應,他咬牙強調,道:「不能不救。」

「雪狼,平時你最聰明,此時,怎麼如此莽撞?

你知道,敵人在哪裡嗎?

你知道,敵人有多少人嗎?

你知道,敵人到底是誰嗎?」

阿賓拉著雪狼,道:「蒼狼的武功,深得炮拳精髓,在江湖上,雖然比不得宗師,但是,也是一方高手,聽說,他連一招都沒有承受,就被人拿下,你覺得,我們要多少人才能戰勝對方?

何況,你覺得,對方這樣的強者,又會有多少?」

阿賓道:「現在老闆出去了,在神水莊園,還有五百孩子,我們總不能不管他們吧1

「我……」

雪狼有些啞言。

其實,他也知道,貿然行動,只會如他人意。

只是,蒼狼是自己的兄弟,曾經敢用身體為自己擋子彈,這個時候,他有危險,自己又如何能坐以待斃?

一時間,雪狼急得臉色通紅。

「雪狼,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王陽從外面回來。

「我剛剛從外面回來,正遇到了蒼狼一行人。」

「老闆,你說什麼,你遇到了他們?」

雪狼崩一聲,跳了起來。

「既然遇到了,為何不出手相救?」

雙眼通紅,雪狼怒視王陽,大聲質問。

「不錯,我遇到了他們,看到他們壓著蒼狼。

只是,那個時候,在他們的身周,我感受到了至少兩股宗師氣息潛藏,另有十股半步宗師的氣息追隨。」

「什麼?」

雪狼震驚地看著王陽,不敢相信他所說。

兩股宗師,十股半步宗師,這是多麼龐大的勢力?

一時間,雪狼呆住了。

「這,老闆,這是真的嗎?」

最後,雪狼好似自欺欺人一般,向王陽反問。

「你覺得,我會騙你嗎?」

雪狼搖頭。

王陽的為人,通過近段時間了解,他們都知道,絕對是一個有擔當,也有義氣的人。

珍貴的資源,對自己這些投靠之人,一視同仁,就是他父親母親,所用也都一樣。

「一路,我跟著他們,一直走到了楊鎮廢棄水泥廠。」

「哥,你說,我們應該怎麼辦?」

雪狼已經完全呆住了。

兩大宗師,十位半步宗師。

多麼龐大的勢力,黑龍幫兩倍都不止。

「人是一定要救的,只是怎麼救,必須要有一個說法。」

羅劍的問題,王陽知道,也是大家的問題。

為了利益,大家選擇了跟隨自己,如果,自己不能救出蒼狼,勢必寒了大家的心。

一時間,王陽呆然。

好猛烈的心思。

王陽終於是知道,**門打的是個什麼樣的主意。

王陽接下江湖貢獻任務,受到龍組庇護,任何境界高於王陽者,皆是不能出手。

但是,如果,王陽自己出手,那麼,一切又另當別論了。

庇護,不代表沒原則性的保護。

主動找事,死也也是白死。

————

「師父,他會來嗎?」

朱武來到**門主李尊武前,問道。

「他會來的。

神水莊園,畢竟根基淺薄,所謂的高手,皆是利益所驅,義氣所致。

一旦蒼狼不得救出,王陽威信全無,到時,不需我進攻,他們自身亦要內部分裂。」

常年身居高位,李尊武與他那草包兒子相比,可就要精明太多。

「師父,聽人說,三位大宗師客居神水莊園,我們在此動手,會不會驚動他們?」

大宗師的實力,太恐怖了。

便是公認的江湖二流勢力,,亦是以有大宗師坐鎮為準則,一旦大宗師驚動,怕是**門,也要被其所滅。

朱武看著自己的師父,他希望從師父的臉上,看到應對之法。

「放心,客居神水莊園的三位大宗師,為師從黑龍幫處得到確切的消息,他們三個老不死的東西,突然想不開,跳水死了。」

說到這裡,李尊武亦是嘴角抽搐。

三位大宗師,跳水死了?

朱武痴獃了。

這世道,能有比這還要扯的事情嗎?

朱武實在是不能想象,三位大宗師,能如何想不開,非要跳水死去?

再說了,這又是什麼水呢,大宗師奇經八脈俱通,呼吸悠長,入水三天不死,也是正常。

這又是什麼水,能淹死大宗師呢?

朱武知道,自己這次,被人坑了。

「師父,師父,不好了不好了,我們已經被包圍了。」

朱武還沒有提醒,從外面跳來一名弟子,大喊大叫。

「什麼事,如此慌張?」

唯一的兒子,被人綁架,李尊武心中早已經怒火中燒。

門下弟子行事如此慌張,如何能讓他不滿?

「師父,在外面,我們已經被警察包圍了。」

「什麼?」

李尊武睜大眼睛,不敢相信聽到的是真的。

被警察包圍?

這武者,什麼時候,怕過警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