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我的超級莊園>第一百九十二章 贈送 封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二章 贈送 封印

小說:我的超級莊園| 作者:天南二劍|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九十二章贈送,封印

洞天WwW..l萬靈蟄伏。

洞天眾生。毒源跳動,盡數被萬毒源樹所吸收。

時間流逝中,萬靈就像被弓雖女乾的少女,在那痛苦和哀嚎,沉默而悲傷的被動中等待。

終於,萬毒源的晉陞,已經接近尾聲。

同樣的,全身血液被萬毒源所吞噬的大長老,已經變成了一具乾屍。

不錯,身為精氣神混元合一的尊者,萬毒門的大長老,竟然被萬毒源樹吸干全身鮮血,變成了一具再也抽不出一滴血液的乾屍。

磅的精神力支撐下,大長老並沒有死。

他在等待,他知道,洞天晉陞,不異於開天闢地,晉陞成功,自然會有莫大機遇相贈。

這次被王陽所算計,全身血液被吞噬,但是,只要撐過這一段,在萬毒源的贈送中,他的實力,必然會再進一步。

毒尊,亦是在等待之中。

晉陞之際,王陽可以掌控萬毒源,晉陞之後呢??

終於,晉陞完成了。

萬毒洞天,所有的毒源,全部的毒素,全都被萬毒源樹所吸引。

萬毒洞天,千百年來,終於是迎來了他璀璨的陽光。

那是洞天晉陞,所散發的七彩祥光。

十倍華夏的面積,在這一刻,在這七彩祥光的照射下,在迅速擴張。

曾經失去毒源,失去一切力量的萬靈,在七彩祥光的照射下,快速地恢復。

曾經留下重傷,難以動彈的生靈們,在不敢置信中,緩緩地站了起身來。

曾經被禁錮封鎖,久久不能突破的武道境界,無聲無息中,突破了曾經的禁錮,百尺竿頭,更上一層。

曾經醜陋的毒傷,腐爛的臉龐,再度恢復了昔日的容光。

對於萬毒洞天的生靈來說,這是一個值得讓他們永久銘記的時刻。

他們在歡呼,他們在喜悅,他們在奔走相告。

然而,對於大長老來說,卻是一個絕望的時刻。

「七彩祥光,七彩祥光出現了。」

先是絕對地驚喜,他在彌留之際,看到了生還的希望。

那是洞天晉陞,自然散發的七彩祥光,他相信,只要被七彩祥光照射到,自己失去的一切,全都會回來。

接著,他又滿臉絕望,看到了死亡招手。

七彩祥光照射全世界,偏偏將他所遺忘。

「不,怎麼會這樣。

不,我的力量,我的力量。

怎麼會沒有恢復,怎麼會沒有恢復?」

先是痛惜自己失去的力量,接著,生命力逐漸流逝,彌留之際,面對死亡的招手,他不甘心地朝萬毒源發出了自己的質問。

他在質問,自己的力量,為什麼沒有恢復。

或者是,他在質問,自己為什麼會被遺忘。

質問聲中,充滿了怨恨,是對這個世界的怨恨,還是,對萬毒源的怨恨,誰也說不清楚。

或許,是對王陽的怨恨吧。

只是,誰又能給他答案?

最後,他絕望地閉上了雙眼,雖然是那麼地不甘心,是那麼地怨恨!!

「哼哼,竟然想要殺我,我還能給你恢復力量?」

大長老他的掙扎,他的質問,他的怨恨,王陽全都目睹在心,但是,王陽心中,只是一片冷笑。

萬毒源被他掌控,雖然不能獨佔機緣,但是,剝奪大長老應有的福緣,對於王陽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

或者說,是輕而易舉。

王陽眼中的得意,不加掩飾,被毒尊全部收入眼中。

看著那平凡的青年,毒尊突然間,有些不寒而慄。

大長老,一介混元尊者,萬毒洞天至高無上的存在,與自己平起平坐。

然而,不過半日時光,強大如他,也在那青年的算計下,走向了滅亡。

看著那平凡的青年,縱然洞天晉陞完畢,毒尊依然不敢妄動。

「七彩祥光,是對洞天晉陞有功之人的一種賞賜,你的呢?」

久久不見王陽有動靜,毒尊終於是開了口。

王陽說,他要代天行罰,毒尊相信,王陽並不具備這個實力。

毒尊不敢動手,只是因為,王陽應有的賞賜,並沒有降臨,他在擔心,這是王陽的陰謀。

「我記得毒尊前輩曾經說過,地球是唯一的,為此,各大洞天,不得不齊心諧力,在全球禁止污染性武器的研發。

血手身為萬毒門的一員,他竟然敢執行工業水毒計劃,毒尊前輩就因為知道,這是一把滔天大火,它可以焚滅一切。

曾經,我以為毒尊前輩會代天行罰,因此,我向前輩索要了計劃提出之人。

然而,當我斬殺計劃執行者時,前輩的選擇,讓我深感失望。

代天行罰,既然前輩不肯出力,那麼,晚輩不自量力,卻是偏要逆天一試。」

面對毒尊的提問,王陽語氣激昂,抬頭挺胸。

在這一刻,從他身上,好像有一股七彩神光籠罩,如同天神臨凡。

這是一股屬於英雄的神光。

「不好。」

毒尊臉色狂變。

代天行罰,沒有絕對的實力,無非一夢話。

然而,當七彩祥光的出現,卻是讓毒尊全身僵硬。

「我以無上功德為源,今日代天行罰,萬毒門弟子血手罪孽深重,萬毒門不加以懲罰,今日,我以七彩祥光為引,萬毒源見證,封印萬毒洞天百年。」

說著,只見王陽全身七彩祥光濃郁照天,以王陽為引,籠罩整個萬毒洞天。

「不……」

身為萬毒門的尊主,萬毒洞天的掌控者,毒尊能清晰地感應到,萬毒洞天與外界的聯繫,已經完全被斬斷。

當他再要尋找王陽進,才發現,那道青年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

「你們倒是說啊,陽哥當初救你們出來,都遇到了什麼人?」

在南海渡假村,吳曉虹已經徹底抓狂。

看著眼前兩個女人,她恨得宰了她們。

王秋香亦是臉色蒼白。

王陽是她二叔的獨子,因為救自己,一去不復返,她心中何等恐懼?

只是,當眼前這位美麗的不像話的女子追問自己王陽下落時,她卻是沒有了任何的記憶。

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一般。

失憶。

而且是,有選擇性的失憶。

她突然想到了這一恐怖的原因。

同樣失去記憶的,還有王香香。

「曉虹,看她們的樣子,只是她們曾經被人動了手腳,她們有選擇性的失去了曾經擁有的那一段記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