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記>第3426章 千億嬌妻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26章 千億嬌妻3

小說: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記| 作者:很是矯情(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果然何以解憂,唯有暴富呀。

連純潔的女主都要為了錢低下頭啊?

一邊屈辱地承受著,一邊數著鈔票,又為了苦衷容忍著。

一邊自卑著默默愛著,忍受著所愛之人的人輕視和凌辱。

如此複雜的心理歷程,寧舒光是想想都覺得好累。

平凡人努力工作,累身累心,而女主忍受著這些,得到了一大筆錢。

不受點苦,就能夠得到了這麼多豈不是讓人詬玻

這愛情的背後所帶來的利益很明顯呀。

寧舒覺得帶著面具很悶熱,楚天風倒是撐得住氣呀。

反正她是不會再出價了,她買了說不定會生出什麼變故來。

他們愛怎麼虐戀情深都不關她的事情,的任務是找到進化的契機,並且要剷除其中的阻礙,幫助位面進化。

說起來這種任務說難很難,因為根本就抓不住位面進化的契機,說簡單也簡單,因為根本就沒有委託者,不需要完成委託者的心愿。

寧舒百無聊賴地看著這些男人競價,大約是主角光環的緣故,這個女主吸引了不少男人競爭。

大約楚天風會最後一舉拿下女主,帶回去恩恩愛愛的。

楚天風真是好這一口呢,不正正經經交個女朋友,居然到這裡來拍賣一個女孩子。

這跟嫖.娼有啥區別。

這麼一想,楚天風那高端大氣上檔次的霸道總裁風格一下就隨風飄散了,變得好猥瑣啊!

再多的美化都遮掩不住楚天風嫖.娼的事情。

寧舒想了想也舉牌,準備將價格在往上升一升,這樣到時候楚天風出價,肯定會勁爆全常

寧舒這是在幫楚天風出風頭,嘿嘿嘿……

楚天風終於舉牌子了,開口道:「一千億。」

寧舒:……

哎,這個世界的錢真是草紙呀,怎麼這麼不值錢。

動不動就幾千億,土豪的世界不懂不懂。

面具雖然遮著臉,但是露出了下巴,光是輪廓分明的下巴,就知道這個人很帥。

尤其是通體的氣質更是做不了假。

溫歌看著這個男人,臉色開始發紅了,這麼高的價格,大約已經沒有人再出價了。

楚天風的價格成功讓在場的人啞巴了,畢竟這麼多錢買一個女人,是不值得的,女人嘛,多得是。

這就是一個棒槌,花這麼多錢?

寧舒伸了一個懶腰,接下來就該是金屋藏嬌了吧。

看來無論是什麼時代,買賣人口都是常態,即便是現在這種社會已經很平等了,但是平等背後的黑暗是依舊存在的。

這個女人被抬下去了,到時候會送到楚天風的面前。

哎,這個侄兒也是寂寞了,需要女人了。

寧舒出了會所,在門口等著,等著楚天風出來。

楚天風出來的時候,後面亦步亦趨跟著一個女人,是剛才被拍賣的女孩。

女孩非常害羞,低著頭走路,一下撞在楚天風的背上,連忙驚慌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寧舒拉下車窗,對楚天風笑著說道:「風流公子為美一擲千金,好魄力好魄力。」

看到寧舒,楚天風的臉一下就拉了下來,現在冷靜下來了,楚天風也覺得自己但是腦子發熱,看到這個女孩有種莫名的衝動。

看到她被人關在籠子里,身上穿得很少,被人這麼看著,頗為不悅。

用大價格買下了。

現在又被情婦的兒子察覺了,如果跟爺爺告狀,少不得要被爺爺責備。

寧舒打量著穿上衣服的女主,「長得好看,大約是有什麼苦衷才忍著這樣的屈辱吧。」

「我猜猜,是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弟弟妹妹得病了,需要一大筆醫藥費,還是家裡人欠了高利貸?」

不可否認,這是來錢最快的方式,是一條捷徑。

其他的工作都來錢太慢了。

而這種地方,來的人都是非富即貴的,錢對於這些人來說不算什麼。

溫歌感覺有點難堪,確實是這樣的,她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楚天風很厭惡這個男人,一個情婦生的孩子,堂而皇之進入楚家,以楚家人自居,不要臉。

寧舒笑了笑,越發像一個小白臉了,「侄兒,我勸你還是不要把這個女孩帶回家去,帶回去了爸爸肯定心臟病發作。」

「尤其你花了這麼多錢,公司一個季度的收益就這樣被了,爸估計要氣得吃不下飯。」

「換個地方金屋藏嬌哦。」寧舒對兩人眨了一下眼睛,兩指在眉尾一揮,「再見了,我的好侄兒,這件事叔叔會替你瞞著的。」

楚天風冷冷地說道:「不需要你假好心。」

「好吧。」寧舒將車窗關上了。

溫歌見買主周身的氣勢冷凝,心中有些怯弱,「我是不是給你帶來麻煩。」

「上車。」楚天風冷冷地說道,溫歌立刻乖巧地上了車,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想了想覺得有些事情還是要說清楚的,「我只是賣初.夜。」

楚天風嗤笑了一聲,冷冷地說道:「你有這麼值錢嗎,收那麼多錢就賣初夜。」

「你要跟著我多長時間,是我說了算。」

「我花了這麼多錢,就一個晚上?」

溫歌的眼中頓時含淚,自尊心頓時被踐踏成泥,忍著屈辱說道:「當初說好只是初夜的。」

「你已經買給我了,多久是我說了算,什麼時候我厭倦你了,交易才算是結束了。」楚天風因為寧舒關係,現在正在氣頭上,說話也格外不客氣。

可憐的溫歌成了出氣筒,氣得渾身發抖,虧她以為是一個好人,卻沒有想到他這麼壞。

而且完全不按照交易來,她不是說過了只賣初.夜了,現在根本就不知道交易結束。

要等到買主厭惡了,可是什麼時候會厭惡。

這個買主摘下面具的時候,俊美無鑄,讓溫歌的心中稍微有點安慰。

她只有這具身體了,如果能用這具身體為家人做點事情也是好。

與其跟噁心的男人,如果**於這樣的男人,自己也不算虧。

可是只是一夜現在發展到不定期,讓溫歌很難接受。

「你不能這麼做。」溫歌垂死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