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三章:願賭服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願賭服輸?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再也沒有什麼東西,能比煉丹更讓楊辰有自信了。他前世被稱之為丹道第一天才,煉丹天賦,整片疆土,遠超其他所有丹道天才一個檔次。也就唯有幾個煉丹界的老神仙,方才能和他一比。

一品中階丹師,對於他而言,簡直就跟欺負剛出生的小娃娃一樣。

當然,他現在的確是欺負這楊恆,不過楊恆還沒意識到,以為他是在找虐呢。

「賭鬥方式,我們按照丹師賭鬥的正常流程來比斗。」楊恆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隨即講道:「小輝,你來說吧。」

小輝,楊恆的家僕,聽到楊恆的話后,似是得到了主子的賞賜般,扯著嗓門喊道:「丹師賭鬥,以煉丹成色,品質,數量為根本。」

「聽到了嗎?」楊恆一副害怕楊辰不懂規矩的樣子說道:「既然要賭,就賭正規點,我也不欺負你。一品丹藥『返骨丹』,此丹是一品丹藥里最簡單的丹藥,根據最後成丹的數量,品質,成色,決定輸贏1

「沒問題。」楊辰答應的很乾脆利索。

『返骨丹』,是一品丹藥里最簡單煉製的丹藥。一枚丹藥,可以讓煉體境的武者變得神清氣爽,耳目清明。通常煉體境的武者打鬥前服用一枚返骨丹,打鬥起來就會事半功倍,更加聚精會神。

至於煉體境,便就是武道修鍊的基礎境界,分九重,每一重,都有著非常可觀的差距。

楊辰,煉體境第一重都不算。

至於這楊恆,則是年紀輕輕就達到了煉體境第二重,可以說在『成年』之下的少年天才中,他是佼佼者了。

對於返骨丹這種基礎的煉製,楊辰自信信手拈來,他看了一眼顧明月,說道:「明月,我的丹爐呢?」

「少……少爺,您祖上家傳的『紫秀丹爐』,輸給王家人了。難道這事兒,您忘了?」顧明月俏臉憋的通紅,尷尬萬分的說。

聽到這話時,頓時間一陣鬨笑聲響起。

楊辰眉毛挑起,仔細一回想,似乎還真是確有此事。

想到這,楊辰便是說道:「那便用最普通的丹爐吧。」

顧明月雖然不願楊辰與人賭鬥,但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她也唯有從儲物戒內,倒騰出一種十分普通的丹爐。

「我說楊辰,家傳的紫秀丹爐你都輸進去了,你用這最普通的丹爐和我賭鬥?勝算有多少?哈哈,本少爺也不欺負你,你用最普通的丹爐,我也用最普通的丹爐。免得別人說本少爺勝之不武了。」楊恆嗤笑著。

他這麼說自然不是同情楊辰,而是覺得即便同用普通丹爐,楊辰,也絕無勝算。

楊辰則是無所謂的講道:「隨你便1

待得這話落下時,他輕手拿捏,就將這丹爐放在了手心上。

像是不入流的煉丹師,用的丹爐也就一個巴掌大小而已。

普通不入流的煉丹師,最多就駕馭一些小丹爐。

「一套返骨丹的材料,最後根據成丹數量,品質成色,決定輸贏。現在,比賽開始。」楊恆的家僕扯著嗓門喊了起來。

楊辰雖然家底窮,不過身為煉丹師,煉製一套返骨丹的材料還是有的。

他從最下等的儲物戒內,翻騰出了一套返骨丹的煉製材料,迅速的扔進了丹爐內。

「竟然不生火就開始扔材料,一看就是不入流埃「幾個家僕沒少看自家少爺煉丹,發現楊辰這般煉丹架勢后,一個個發出了譏諷的言語。

楊辰則是視若無睹,將材料扔進丹爐內,方才利用『控火木』,將火點燃起來。

「前世用慣了本命火焰,『控火木』這種東西,還真是不太習慣。」楊辰心裡失笑時,拽著控火木,開始控制起火焰的溫度起來。

控火,是煉丹一個非常重要的流程。

說簡單點,就是火候。

丹藥最終成品的數量,質量,都和火候有著必不可分的關係。

除了控制火候外,便就是調理。

調理,乃是調製爐內材料凝丹的過程,這個過程和火候一樣重要。若是控制不好,丹藥沒能繼承原本材料的品質,丹藥質量品質就會大打折扣。可以說是一個非常考驗細節的技術活。

所以想成煉丹師,非常依仗天賦和悟性。

但這些步驟在楊辰的腦海中,早已經根深蒂固。

他的控火,調理,都做的步步到位。

這讓很多次觀看過楊辰煉丹的顧明月大眼睛眨呀眨,俏臉上充滿了意外,和緊張的神情。

她能看得出來,自家少爺此次煉丹,並非像是往常一樣弔兒郎當,絲毫不放在心上。而且,楊辰的煉丹技巧,步驟,相比以前似乎都要嫻熟了許多,那控火的技巧,調理時的認真,都和以前截然不同。

「難道說少爺上吊之後,突然悟出了煉丹真理?」顧明月近距離觀察,心中想著。

她心中實在是擔心。

因為楊辰煉丹的技巧雖說是有了提升,可楊恆那是真正意義上一品中階丹師,而楊辰呢?只不過是一個一品低階丹師。

一品低階和一品中階的差距在哪裡?

一品低階煉丹師,煉製一品丹藥,成丹率不是百分之百,甚至會很低,門檻就是,只要煉製出一品丹藥,就能算是一品低階煉丹師了。但一品中階煉丹師呢?那是百分之百能煉製出一品丹藥的。

他們家少爺,也就一年前偶然煉製出了一枚一品丹藥,也不知道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怎地,這才成了一品低階煉丹師。可這之後的一年,一枚一品丹藥都沒煉製出來過。

這怎能不讓人擔心?

然而,就在顧明月思緒時,突然間,楊辰雙手放下,漸漸,控火木的火焰消失。而煉丹爐內升騰出一縷縷香煙,緊接著,丹爐內傳出一絲絲撲鼻的香味。

這香味,一般都是成丹的前兆。

「成丹了1

這讓楊恆的家僕瞪大了雙眼。

誰能想到楊辰會比楊恆還要更快的成丹。

「擔心什麼1那頗受楊恆器重的家僕小輝冷笑道:「這返骨丹,咱們家恆少爺煉製了上百次,區區成丹算什麼。少爺最好的成績是一次煉製出三枚返骨丹!三枚,可不是僥倖煉製出一枚返骨丹的廢材可以比的。」

說著話,這家僕看了一眼那剛剛成丹的楊辰,不屑一顧。他雖然是家僕,但有楊恆庇護,豈會害怕楊辰?楊辰在楊家的地位很尷尬,若非其姐姐楊采蝶庇護,還真未必如他一個家僕。

楊恆這時也發現了成丹的楊辰,看到楊辰這般自信的樣子,他臉上露出了冷笑的表情。成丹快,不算什麼,他馬上就會讓楊辰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煉丹技巧。

「少爺,您,您真的煉出返骨丹了?」顧明月緊張兮兮的說。

楊辰微笑道:「恩1

開玩笑呢,一個返骨丹他都煉不出來,那他這才叫丟人丟大發了。而且,他觀那楊恆的手法,幾乎就可以判定楊恆煉丹的結果,所以故意調整了一下煉丹手法,不讓自己贏的太過驚艷,否則,難免惹人猜疑。

「丹成1

突然間,楊恆一聲暴喝。緊接著,大量的濃郁香味,從丹爐內傳了出來。從楊恆那得意洋洋的表情上,就不難看出,楊恆對於自己這次的煉丹結果,尤為滿意。甚至已然是勝券在握了。

顧明月生怕楊辰受到打擊,急忙說道:「少爺,就算您此次賭鬥失敗也無妨,至少這返骨丹,您煉製了出來。那代表著您以後還是煉丹師,未來還有前途!大丈夫,不必計較一時成敗1

楊辰聽著顧明月的話,可以說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了,對方怎麼就覺得自己輸定了?

「楊辰,揭爐吧。」楊恆冷笑著。

楊辰沒有拖沓,頓時將丹爐那麼一翻騰,一時間,丹藥從丹爐內蹭蹭的掉了出來,落在了兩人彼此的手心上。

楊恆看著自己手心內圓潤的三枚返骨丹,開懷大笑道:「楊辰,見識到什麼見丹道天才了嗎?三枚返骨丹,你這輩子能有這成就,你都可以自豪了。好了,廢話不多說,三百靈石,乖乖交出來吧。哦對了,你沒有那麼多靈石,我可以等你找你姐姐去要。反正,你也本來就是喜歡縮在女人背後身邊的人。」

然而他這般自信滿滿,卻根本沒注意到楊辰旁邊那嘴巴張的圓圓的顧明月。

楊辰微笑著說:「楊恆,你怎麼就這麼自信你贏了?」

楊恆不屑的朝著楊辰看了一眼,剛想說什麼,突然間就看到了楊辰手中握著的四枚返骨丹!

四枚!

竟然比他多了一枚?

「怎麼可能1楊恆心頭一震。

那楊恆的家僕頓時間不樂意了:「只是數量又有什麼用,比的是質量,我們家恆少爺的成丹品質數量,那都是一等一的返骨丹1

「你確定我這返骨丹的品質不如你家少爺?」楊辰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你要是覺得沒看清楚,我不介意近距離讓你看一眼,等你們分辨清楚了再給我答覆也不遲。」

楊恆其實早已經分辨清楚了楊辰煉製出丹藥的材質,只是,他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因為,楊辰成丹的品質,赫然還要比他強那麼一線,那種晶瑩剔透的光澤,只要不是腦子有問題,就絕對知道誰贏誰輸了。

顧明月這時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欣喜的說道:「楊恆少爺,願賭服輸,這個道理您明白吧。」

楊恆面色變得慘白。

而他的家僕小輝更是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楊恆四處看了一眼,發現周圍沒什麼人之後,這才咬著牙:「楊辰,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我怎麼做到的,似乎不需要向你彙報一下吧,你只需要知道,低調,並不代表懦弱。」楊辰緩緩說道。「你現在已經輸了,如果不承認,我們可以去長老府找楊二爺鑒定一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一聽到要去長老府,楊恆哪裡肯願意,他今天輸了三百靈石的事情,丟人都丟到姥姥家了,怎麼會讓其他人知曉?

「今天這事,誰也不許抖摟出去。」說著話,楊恆發怒的朝著麾下的家僕大吼了出來。

「是,少爺,我們知道了。」

接下來,楊恆才氣的七竅生煙,惡狠狠的說:「我當然願賭服輸,這三百靈石,拿走吧。記住,如果你敢將此事說出去,我會要你好看的。」

他其實是想賴賬的,但就害怕楊辰將事情抖摟出去,否則他哪裡還有臉見人?這三百枚靈石,他不得不交出去。

看到楊恆交出三百靈石這筆巨款的情形,顧明月高興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她急急忙忙站起身來,蹭的一下就往楊采蝶那裡跑。她必須得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楊采蝶才行。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他們家少爺,今個沒賠錢,竟然還賺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