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六章:浪子回頭金不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浪子回頭金不換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楊辰的話,無疑是惹起了全場的鬨笑,很多人都覺得楊辰不過是嘩眾取寵而已。這樣的事兒,楊辰已然不是第一次做了,但到了最後,楊辰的結果無一不是證明了他其實只是個跳樑小丑罷了。

楊恆也是坐在台下譏笑連連,很快就聲色嚴肅的說:「楊辰,二爺的課堂,容不得你撒野鬧事。你這是在浪費我們和二爺的時間。」

「難道你們剛才不是在浪費二爺的時間?」楊辰緩緩說道。

「我們和你怎會一樣1楊恆聽到這,叱喝道:「你輸給王家三百靈石的事兒人盡皆知,還嫌丟人丟的不夠嗎?」

楊辰眉毛挑起:「哦?那你的意思是,你也想把你輸靈石的人鬧的人盡皆知了?」

聽到這,楊恆神色驟變:「楊辰,你休要血口噴人1

「我都沒說你怎麼輸靈石的事兒呢,你緊張什麼?」楊辰開心的咧了咧嘴。

楊恆虎目瞪的圓圓的:「楊辰,好,你有種1

楊辰扭了扭脖子,他可不害怕楊恆的威脅,更沒把楊恆當時的話放在心上,如果楊恆真要找他的麻煩。他不介意將楊恆輸給他三百靈石的事兒抖摟出來,他倒是好奇這楊恆輸給了自己,竟然還能跳的這麼歡的。

楊二爺這時面無表情的說道:「楊辰,雖說楊恆的話過分了一些。不過,你如果真打著瞎貓碰死耗子這種想法,就不要來碰運氣了。」

也不怪他看不起楊辰,因為楊辰名氣實在是太臭了,臭到楊家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

楊辰恭敬的彎下身子:「二爺,我剛才觀察您煉丹時,先放材料,隔了大概一分鐘的時間方才生火。這一分鐘的時間,您在丹爐內做了很多事情,我觀察,您似乎是將材料,在丹爐內擺好了位置……」

「楊辰,你說什麼胡話呢,擺位置和煉丹有什麼……」

「住嘴。」楊二爺這時忍不住發怒了。

他驚喜的看著楊辰,鬍子都顫動了起來:「楊辰,你繼續說,你們都安靜一點。」

怪事啊怪事。

不怪他情緒如此異常,因為楊辰所言,終於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他如此用心良苦,刻意放緩速度,不就是想讓底下的人明悟自己煉丹的細節嗎?

楊辰仍然不卑不吭的說:「楊辰對於煉丹知識了解實在淺薄,所以並不知道二爺如此做法的良苦用心所在。但楊辰看二爺控火時,刻意的利用火在中間的位置遊動,由此可見,放在丹爐中間位置的材料,是必須要用大火去調理的,而邊上的,只需小火即可。由此可見,調理和控火,雖是兩個環節,但控火,卻也是調理的一部分。」

「好1

楊二爺驚喜若狂,哈哈大笑道:「楊辰,你說的好,深的老夫欣慰。是啊,調理和控火是兩個環節和步驟,但是,誰又能領悟到,控火也是調理的一部分。就是不知道,二爺爺剛才那一手煉丹細節手法,你究竟領悟了幾成?」

「楊辰想來想去,應當差不多領悟了五成。」楊辰撓了撓腦袋:「我覺得二爺如果再煉一次,我就能完全領悟了。」

他說這話當然是違心的話。

楊二爺這種淺薄的煉丹手法,他一次就知道原理了。

因為他的起點太高了,當年的他被稱之為煉丹第一天才,別說是這種鄉野疙瘩的頂尖煉丹師。就是整個北山郡的煉丹師,他都不放在眼裡。若是這楊二爺的煉丹手法他都學不會,就別提曾經的煉丹天才幾個字了。

他既然被稱之為天才,別說是楊二爺的煉丹手法,就是比其高深千百萬倍的煉丹手法,他看一次,也能學會七七八八了。

說是學會五成,其實只是害怕太過讓人震驚而已。

但他還是低估了這大荒百族的偏僻,他即便只是說自己領悟了五成,楊二爺仍然眼睛瞪的圓圓的,彷彿見鬼了一般。

「此話當真?」楊二爺滿臉驚駭的說。

「二爺,你別聽他胡說,他就是在嘩眾取寵1楊恆看到楊辰竟然搶了他的風頭,頓時就不樂意了。

怎麼會這樣?

楊辰怎麼能博得楊二爺的歡心?

「你如果覺得我是在吹牛,那你怎麼不上來試試?」楊辰面無表情的說。

泥人還有三分火氣,這楊恆是在玩火。

楊恆聽到楊辰的話,頓時間蔫了,但讓他善罷甘休,顯然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兒。他咬牙說道:「二爺,這楊辰前段時間還被王家人羞辱,家傳的紫秀丹爐都被輸進去了,更是差點上吊自殺,這樣一個窩囊廢,他的話怎麼可能相信。」

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

這楊恆連楊辰的短都揭出來了,顯然是已經打算撕破臉了。

這讓楊二爺面色陰沉,對於楊恆的心胸十分不滿。

而楊辰也是凝著表情,拱手說道:「二爺,這楊恆說的話,確實都是真的。我楊辰,確被王家人羞辱過,也曾心如死灰,一心求死。但楊辰覺得,這世間萬事,我堂堂男兒,行的正,坐的端,何時悔悟都絕不晚矣。怎能以一時成敗論英雄?」

「我在輕生時,就已然幡然悔悟,甚至明悟許多以往不明白的哲理。心中更是暗暗發誓,日後絕不會像是以前那般紈人生,但這楊恆卻次次咄咄逼人,試問。若真以一時成敗論英雄,那在座的各位誰沒有犯過錯?是不是都要以當時的錯誤,來判斷整個人生?」

楊辰並沒有把楊恆輸掉三百靈石的事兒抖摟出去。

歸根結底,他還是不想欺負楊恆罷了。

而且此時若是揭了楊恆的老底,難免讓楊二爺看輕了去。

他這樣一番話,恰到好處,無疑是讓楊二爺萬分欣喜,他驟然一拍桌子,震的噹噹響,更是威力十足的說:「楊辰,你說的好,不以一時成敗論英雄,好好好。你曾經的事兒,我也知曉一二,但我看你今日是真有幡然悔悟的心思,浪子回頭,何愁前途無光。楊恆,反倒是你,同為楊家人,你卻這般咄咄逼人,成何體統?」

「老夫當年在楊家,也並非是最傑出的煉丹師,比我強的大有人在。但現在呢?老夫就是楊家的煉丹招牌,在楊家誰敢說煉丹比我更好的?楊恆,你現在的確是楊家第一煉丹師,但若以你這般心思,怎能成大器。這一點,你要多向楊辰學學。」

楊二爺的一番訓斥,無疑是讓楊恆從天堂跌入低谷。

他身軀發顫,看著楊辰的眼神里充滿了陰毒,心中更是埋下了憎恨的萌芽。

楊辰對於楊恆的憎恨絲毫不放在心上,只是說道:「二爺能夠理解楊辰,實在是讓楊辰心中感激。」

「楊辰,你這話就說過了,老夫剛才也對你心懷芥蒂,讓你站著聽我講課。現在聽你一番話,二爺爺心中汗顏,你且和他們一起坐下聽課吧。我再為你煉一次清火丹。若你能夠全部領悟,你要什麼,二爺爺都答應你1楊二爺豪邁十足的保證著。

這讓楊辰心中一喜,楊家所有年輕子弟都想得到楊二爺的青睞,而他今日來此,要做的不也正是這些嗎?

他急忙恭敬的說道:「多謝二爺爺,楊辰定不會辜負二爺爺的期望1

這讓一旁不少人看著楊辰,又是羨慕又是嫉妒,也不知道這楊辰到底走了什麼****運?難道說這楊辰被王家人羞辱了一頓,腦袋瓜被羞辱開竅了不可?

最關鍵的是,楊二爺話都說明白了。

我再為『你』煉一次清火丹。

是的,是為楊辰單獨一個人,而並非他們!

意思很簡單,本來楊二爺沒打算再煉第二次清火丹,為了楊辰,他破格一次。

真是****運埃

一群人心中嫉恨無比,但卻不敢直接說出來,最多也就冷眼看著楊辰。

楊辰早就猜到了自己會成為眾矢之的,他也不當回事,仍舊仔細觀察著楊二爺的煉丹手法。

這一次楊二爺,將速度放的更慢了,為的就是能讓楊辰好好學習,臨近大半個時辰的時間,煉丹結束。這一次,楊二爺帶著喜悅的心情下煉丹,成丹數量赫然達到了三枚之多。

這讓楊二爺欣喜萬分,將煉製出三枚清火丹的原因,都歸類在了楊辰身上。若非看到楊辰這樣一個好苗子,他怎會帶著喜悅的心情煉丹?若心中無喜,摻雜著情緒在其中,這煉丹數量,最多也就兩枚罷了。

是的,煉丹成果,很多程度上,和煉丹師的情緒也有關聯。

此刻的楊二爺捏著三枚清火丹,負手言道:「楊辰,此次你領悟了幾分?」

楊辰立刻起身,恭敬的說道:「幸不辱命,楊辰覺得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二爺的煉丹手法和細節,楊辰應當全部領悟了。」

「哦?好,你說來聽聽。」楊二爺緊張的講道。

楊辰將楊二爺的煉丹步驟,手法,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他將自己的理解,灌輸了進去,盡量不表現的太過驚艷,也能夠達到這楊二爺的滿意。

而楊二爺聽著楊辰的話,則是越發欣喜,臉上的鬍鬚伴隨著他的激動,甚至都要跳起來的樣子。

他握著拳頭,興奮不已的說:「好好好,說的好,楊辰,今後老夫這煉丹房,就是你的家。旁人需要我開堂講課時才能來,但你不同,這煉丹房以後你想來就來,老夫以後會單獨教授你的。」

開玩笑。

大荒是個偏遠的地方,雖然百族林立,但和外界的天才相比。大荒百族的那些所謂天才跟廢物差不多,他曾去過一趟大荒之外的繁華城池,知曉那裡有一些只需要看三五遍煉丹師煉丹,就能領悟手法的煉丹天才。

那些驚艷的手法,已是讓他震撼萬分,知曉大荒百族和人家相比實在是格格不入,相差甚遠。

但楊辰呢?

僅僅兩遍,就完全領悟了。甚至還進一步剖析了他煉丹手法的原理等等,這樣的煉丹天才竟然誕生在了他們楊家。

可惜啊,楊辰以前紈人生,這樣的天賦誰也沒挖掘出來。

若是楊辰早些明悟人生真理,現在成就,豈會比楊恆差?

當然!

浪子回頭金不換啊,還不晚,還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