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九章:玉人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玉人症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楊辰?」

「楊家那個楊辰?」

那妙齡少女背後跟著不少愛慕追隨著聽到楊辰的話后,一個個哄的大笑起來,似乎聽到了人講笑話一樣。

「楊辰是誰?」

「這你都不知道?楊家有個廢物,煉丹修武全不行,今年成人會就要被楊家剝除戶籍的廢物。此人自稱楊辰,那肯定如假包換了。畢竟,誰會假冒楊辰?」一個面容俊秀的公子哥冷笑著。

顧明月緊跟在楊辰身後,本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聽著這些人一個個出言譏諷,頓時間氣的面紅耳赤:「你們才是廢物,我們家少爺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1

這些不找到來自於哪些家族的公子哥聽到楊辰背後的女子聲音,一個個定睛看去,皆是眼睛放光,心裡暗道好俊的姑娘。

「哼,你家少爺臭名昭著,都傳到我們這些外族人的耳朵里了,還男子漢?你家少爺跟王家人賭鬥,把開襠褲都輸進去了,你這個當丫鬟的還不知道?哦對了,王兄,你也是王家人,此事你知道吧。」

那姓王的少爺聽這這話,嘿嘿笑道:「當時我們王仁王德兩位老哥與這楊辰賭鬥,我可是記憶猶新的。只是這楊辰實在是窩囊的一塌糊塗,三爐返骨丹的材料,一枚返骨丹都沒煉製出來。哦對了,楊辰兄,您那祖傳的紫秀丹爐還在我們王家的吧。」

聽到這些話,那一個個公子哥轟的大笑起來。

楊辰要說不怒那是假的,這個『楊辰』辦的混事還真是遠近聞名,看來想改善好自己現在的名聲,是他現在必須要做的事情之一了。否則出門在外被人用有色眼鏡看待,任誰都開心不起來。

就在楊辰想張口發話時,那些公子哥圍在中央眾星捧月般的女子終於開口說話了:「這位小弟弟,姐姐是風家風雪舞。這火紅果於我有大用,還希望弟弟可以高抬貴手,讓給姐姐1

以楊辰現在的年齡,被這風雪舞喊成弟弟,那也不是什麼怪事。

「少爺,風家……風家是咱們大荒百族的十二大家族之一,風雪舞人稱三大金釵,和采蝶小姐齊名,更是風家的大小姐。」顧明月雖未見過風雪舞,但卻聽過其名,當得知面前此女乃是大名鼎鼎的風雪舞時,頓時打起了退堂鼓。

楊辰也是摸了摸下巴,有些意外起來。

百族林立,自然有強有弱,楊家在百族中,是中等家族,不強不弱。而中等部族之上,則有十二大部族,風家,就是十二大部族之一。

但讓他這般退讓,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風雪舞,他倒是沒什麼惡感,至少對方說話沒那麼難聽,可風雪舞背後那些人的譏諷話語,他還不會裝著聽不到。倘若他還是一再忍讓,那他和當初的楊辰還有什麼區別?

他得讓人知道,他可沒那麼好脾氣。

楊辰冷哼一聲:「風小姐,你的意思是說,這火龍果對你重要,對我就不重要了?」

「楊辰,我作為掌柜的,就不得不說一句了。楊家是中等家族,風家是咱們百族林立中的大部族,這樣一對比。呵呵,誰輕誰重,您應當是知曉的吧。」這時,李家商會掌柜的,不合時宜的冒了出來。

他這一出來,對楊辰言語間滿是譏諷,但對風雪舞卻是阿諛奉承,做足了嘴臉。

很顯然,這掌柜的顯然是打算向著風雪舞的。

楊辰看了一眼這掌柜的,對方是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臉上有顆黑痣,看到那些公子哥后,上前恬著臉就打起了招呼,對楊辰卻是視若無睹。

對方所擺放的姿態之意,已然是再不過明顯了。

這讓楊辰沉聲說:「這麼說,掌柜的意思是我們楊家好惹了?」

「呵呵,楊辰,你這麼說。那我這個當掌柜的本來還打算給你留點面子,但你既然自己不要面子,那我這個當掌柜的也沒必要給你面子了。楊家我這個小掌柜,自然惹不起,可是,你以為你區區楊辰,一個楊家隨時都可以拋棄的棄子,能代表楊家嗎?」掌柜的譏笑連連。

說著話,掌柜諂笑著:「風小姐,這火紅果,您看上了,自然是您的。」

「這火紅果是我們家少爺先看到的。」顧明月嬌怒難忍,還想幫楊辰駁回尊嚴,跺了跺腳:「你們怎麼沒先來後到的規矩。」

掌柜的看都不看顧明月一眼:「我是這的掌柜,自然我說的算。」

風雪舞看到掌柜的許給自己火紅果,內心安定了不少,不過看到掌柜和自己身後的追求者都對面前這少年百般欺壓,於心不忍,嘆了口氣:「楊辰弟弟,我雖不知道您要這火紅果到底是有何用,但這火紅果是我用來就家母性命的,家母患有疾病,非常需要火紅果,還希望您可以成全。」

今天爭奪這火紅果失敗,楊辰頗為氣餒,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掌柜的狗眼看人低,擺明了要攀風雪舞的高枝,他又有何法子?

不過聽到風雪舞的話,他心中好感頓增不少,倒是好奇的問了一句:「罷了,人命關天,風小姐若是早些說這話,火紅果我是斷然不會搶的。就是不知道令堂患有什麼疾病?」

風雪舞現在只想得到火紅果,救人心切,被楊辰這麼一問,毛毛躁躁的說:「家母的病情,雪舞也談不上來,只知其發病時渾身發抖,冷的厲害。只是額頭又時不時滴落汗珠,汗珠卻又是熱的,實在奇怪。」

「哦?」楊辰好奇的說:「那令堂是不是在發病時,面色燥紅異常,然雙手身子卻都冰涼無溫?」

「您,您怎麼知道的?」風雪舞瞪大了雙眼。

楊辰聽到這,徹底樂了:「風小姐,令堂所得疾病是叫『玉人症』,發病時呼吸困難,難受至極,像是隨時都會死去的樣子。我不知道風小姐為何會用火紅果去給令堂治病,但是,火紅果對令堂之病,是一點用都沒的。相反,長久服用,還會害了令堂1

他前世精通煉丹之道,對於治病救人,自然也是長久行之。這玉人症確實是疑難雜症,不過對於他而言,並非是什麼多麼難以解決的事兒。

反倒是風雪舞,聽到楊辰的話后,雙目瞪的圓圓的,那櫻桃小嘴張開,盡顯俏皮可愛。

因為,楊辰所說,竟然與她母親癥狀一般無二,一點偏差的地方都沒。

「你說,火紅果只會讓我母親的病情越發糟糕?」風雪舞本來是不信楊辰的話的,畢竟她身後這些愛慕他,追求他的話,對楊辰的評價她都聽在耳中的。只是楊辰現在年齡尚小,她才不願和身後這些人一般欺辱對方。

然而,楊辰剛才那些話,句句真實,和她母親病情一般無二,她現在將對方的話信了大半。

「雪舞,別聽他的話,這小子滿嘴胡謅,他那幾斤幾兩,在座的各位誰不知道?」風雪舞的追求者冷笑道。

李家商會的掌柜趙孝文,更是附和的說:「孫少爺說的對,雪舞小姐,千萬不可聽這楊辰滿嘴胡謅,這小子當初與王家人賭鬥時,輸的一敗塗地,臉都丟光了,那煉丹水準差的一塌糊塗。在這裡還裝丹醫呢?咱們大荒之地,百族林立,都沒有一個丹醫1

丹醫,是煉丹師的一個分支,並且是大陸上頗受尊重的一個存在。

和煉丹師不同,丹醫也是煉丹,但其主要路線,卻是以治病救人為主。不像是普通煉丹師一樣,煉出額丹藥五花八門,各種各樣功效的都有。相比起來,丹醫更難學會,且必須得有治病救人的熱心腸。

而楊辰在前世,涉足不僅僅是煉丹師,還有煉丹師這個最大的分支,丹醫。

他的丹醫水準,在前世,也是他煉丹師成名的依仗之一。

丹醫十分稀奇,大荒之地,沒有也不奇怪。不僅僅是大荒,就連整個北山郡,丹醫估計也不多。

此刻聽著趙孝文的話,楊辰倒是不屑辯解,懶洋洋的說:「你們信於不信,和我有什麼關係。這火紅果歸屬,反正也是你們商會說的算,我搶不過也無所謂,大不了給風小姐就是。明月,我們走1

這話落下,楊辰倒也沒什麼多留的意思,扭頭就走。

可是,看到楊辰要走,風雪舞確實猶豫難安,她思緒少許,還是急忙喊道:「楊辰弟弟請留步1

「風小姐還有什麼話要說?」楊辰疑惑不解。

風雪舞貝齒輕咬著嘴唇,那股子欲言又止的模樣讓人心酸難言,她猶豫少許,還是張口說道:「楊辰弟弟剛才說,我母親那癥狀,服食火紅果,真的有害而無益嗎?」

「其實答案風小姐仔細一想不就知曉了嗎?我想風小姐也不是第一次對令堂用這火紅果了,可是如此下來,又可曾見到效果?」楊辰不答反問道。

風雪舞一聽到楊辰的話,更是嬌軀微顫,她母親的病,始終是她一塊心傷。此刻的她大有病急亂投醫的意思,慌亂之下匆匆說道:「楊辰弟弟既然對我母親的癥狀如此了解,不知道,楊辰弟弟可有解決的辦法?」

楊辰本來並不想暴露太多自己丹醫的身份,畢竟自己十三歲就懂得醫術,說出去未免太過驚世駭俗。他一開始指出風雪舞母親的疾病並不需要火紅果,其實也只是風雪舞對他言語間並無不屑和譏諷而已。

這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其實就已然足夠了,所以他才不吝多說兩句。可是讓他去醫治風雪舞的母親,他沒想過。

然而看到風雪舞那一臉孝心迫切,楊辰心中思緒少許,還是說道:「解決令堂的疾病,楊辰並不敢保證,但我若去看看令堂,或許能夠看出些端倪出來。不過不管結果與否,風小姐請相信,這玉人症乃是後天頑疾,絕非一個區區火紅果就可以解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