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十章: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玉人症對於楊辰而言並不是什麼大難題,但他話還還是沒說那麼死。

即便如此,也讓那掌柜趙孝文徹底急了。

這算什麼事?

他去巴結這風雪舞,貶低楊辰,為的就是想牽上風雪舞這條線。風雪舞是誰?風家的優秀天才,三大金釵之一,未來風家的高層,若是能與風雪舞牽上一條線,那對於他一個區區商會掌柜而言,自然是足以飛黃騰達的事情。

他作為李家商會的掌柜,說好聽點是掌柜,說難聽點就是個外姓看門狗埃

結果呢,誰知道他招惹了楊辰不說,最後自己沒和風雪舞牽上線,反倒是這個被自己貶低到一無是處的楊辰,和風雪舞牽上線了。

這讓趙孝文心急之下,匆忙喊道:「風小姐,你千萬不能相信這楊辰的話,這楊辰是出了名的混球之一,整日遊手好閒,紈人生,你若是相信了他的話,必定會後悔的埃」

風雪舞本來還覺得趙孝文是好心勸自己,但聽到『後悔』兩個字的時候,風雪舞頓時怒了。

美人一怒,著實另有風韻,風雪舞寒聲說道:「趙掌柜的,我風雪舞做事,是對是錯,有我自己的判斷。還輪不到趙掌柜的插嘴,還請趙掌柜自重1

風雪舞這樣一番話,讓那些背後的追求者本來還想插嘴說兩句,但看到風雪舞鐵了心讓楊辰幫忙的想法后,就斷了這念想了。

他們一個個冷眼看著楊辰,也不知道這楊辰剛才到底是怎麼就懵對了風雪舞母親的疾病癥狀,博得了風雪舞的信任。

現在的風雪舞,完全聽信於楊辰的話了。

「可惡,太可惡了。」趙孝文被訓斥一頓,心有怒氣。

他這下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風雪舞沒討好成,還得罪了楊辰。

好在楊辰畢竟不是什麼大角色,得罪了也就得罪了,他倒是兜得祝

與此同時,風雪舞匆匆領著楊辰來到商會外。

原來,風雪舞的母親就在商會外的馬車內歇息著,風雪舞騎著馬車滿城風雨的幫自己母親找火紅果,為的就是幫其母親解決頑疾。

當看到這時,楊辰心中對風雪舞的讚賞多了幾分。畢竟一個有孝心的人,再壞也壞不到哪裡去。

「母親1風雪舞來到馬車內,當看到那面色蒼白的中年女人時,臉上露出了傷心表情。

楊辰緊隨風雪舞,自然也看到了這中年女人的模樣。待得此刻看清楚這中年女人的樣子時,他也確認了自己的想法。這風雪舞的母親,的確和他所預料的一樣,身患『玉人症』,並且已是病入膏肓的癥狀。

「雪舞,這位是……」風雪舞的母親溫柔慈祥的說。

楊辰微笑道:「伯母現在盡量不要張口說話,風小姐,你隨我出來一趟。」

雖然只是看一眼,但了解風雪舞母親的病情,對於他而言,也已然足夠了。

「恩。」風雪舞聽到楊辰的話,急忙和楊辰一起出了馬車。

「雪舞,伯母怎麼樣了?」

「是啊,伯母病情如何?」

這風雪舞背後的追求者一個個獻殷勤的講道,生怕誰慢了晚了,會遭到風雪舞對他們的質疑。

風雪舞現在哪裡有時間搭理他們,一雙晶瑩澄澈的大眼睛放在了楊辰身上,迫不及待的問道:「楊辰弟弟,家母的病情……」

「剛才我沒敢在馬車內說,實不相瞞,家母的病情本來並無大礙,要解決也就分分鐘的事兒,但關鍵原因就在這火紅果上1楊辰極為不悅的說:「我雖不知道到底為什麼風小姐會讓家母服用火紅果解決玉人症的問題。但我猜想,多半是有人濫用五行之道,自覺地令堂玉人症乃是寒症,需用火紅果這種至陽果實的陽氣去洗刷寒症。但其實不然,令堂乃是女人之軀。而且,令堂並未踏足武道,身子骨薄弱。受到陽寒兩股力量在體內衝擊,以其身軀,哪裡能受得了?」

楊辰這話落下時,風雪舞追求者當中的一個俊秀公子哥不樂意了。

他正是剛才譏諷楊辰最甚的一個王家追求者,名叫王雲開,聽到楊辰的話后,他的臉色頓時間變得難看起來。因為,提出火紅果去洗刷寒症的法子,其實就是他提出來的。他從煉丹書上學習到了五行相剋的道理,自認為聰明的覺得醫道也是如此。

但他又怎會知道,醫道比煉丹之道更加難上百倍千倍,其實一個簡簡單單的五行相剋就可以概括的?

只是,讓他承認是自己的問題,這不跟打自己的臉沒什麼兩樣嗎?

王雲開厲喝道:「楊辰,你滿嘴胡謅,還想招搖撞騙到什麼時候。」

風雪舞聽著楊辰的話,本來對王雲開就氣不打一處來,她其實很討厭自己身後跟著那麼多獻殷勤的人,然奈何救治母親,她確實需要更多人出謀劃策。這才不得以帶著一眾追求者,希望可以有些許的轉機。

然而她卻不知道,她這般選擇卻是差點害了自己母親,帶一群烏合之眾,又什麼用處?

此刻聽到王雲開的話,風雪舞更是惱怒的說:「王雲開,我母親還在車上休息,你這般大聲喧鬧,是想嚇到我母親嗎?」

「我……」王雲開氣的面紅耳赤,最終只能冷眼看著楊辰。

楊辰壓根沒把王雲開的憤怒當成一回事,他直接了當的說:「現在令堂服用火紅果過多,體內筋脈受損十分嚴重。玉人症也是病入膏肓,想用普通的解決辦法,已然是難以行通!至少風小姐也可以看到,令堂現在身體虛弱,自從服用火紅果后,身子骨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吧。」

「這……楊辰弟弟說的不錯。只是我母親她。」風雪舞最終還是低頭誠懇的說:「楊辰弟弟可有什麼良策?若是能解決我母親的頑疾,就權當是姐姐欠了弟弟一個人情。」

一旁的公子俊傑惱怒無比,心裡咬牙切齒,風雪舞的人情啊,多少人做夢都得不到。這個人情可以說是接近風雪舞的最好辦法了。

他們現在只想著楊辰趕緊露出狐狸尾巴,到時候有他的好看。

楊辰看到風雪舞這般著急,心中陷入了沉思中。

老實說,風雪舞母親的病情,對於他而言,解決起來並非難事。甚至可以說輕而易舉,即便風雪舞的母親如今已是病入膏肓,對他而言仍是無妨。只是自己這般年紀輕輕,就解決了風雪舞母親的病症,說出去實在是讓人覺得驚艷了些。

但思前想後,看到風雪舞此種孝心迫切的模樣,楊辰嘆了口氣,負手說道:「風小姐,要解決這『玉人症』,其實並非難事。需要三味靈藥。關鍵是在一個對症下藥上,這三味靈藥分別叫做蜜糖花,金錢草,如雲果。假如風小姐能湊齊這三味靈藥,熬成湯汁給令堂喝下,如此循環不出半月,令堂病症自然會痊癒。」

「楊辰,你說的這三味靈藥,哪一個不是珍貴藥材,難以尋得?你是不是故意讓雪舞為難,尋不得這些靈藥,然後好推卸自己身上的責任埃」王雲開厲喝道。

楊辰聽到這,臉色漸漸難看起來:「風小姐,我只想說一件事情,我幫你,從來沒圖你什麼。相反,今天我完全可以裝著不知曉此事,何必蹚這趟渾水?但我還是看在你一片孝心的面子上,幫了你,可是我不想讓我幫了令堂以後還要看別人的臉色。因為你要知道,我完全可以不幫你1

楊辰一番話,無疑是讓風雪舞背後的這些公子哥惱怒萬分,楊辰這是什麼意思?這分明是指桑罵槐呢埃

一個在前段時間還臭名昭著的廢物,敢這麼對他們?

他們哪一個不是自家家主的天才角色?

王雲開更是氣不過的說道:「楊辰,我就問你一句,如果風雪舞母親服食了這三味靈藥熬的湯,病情沒有好轉,你又當如何?」

「這是讓我攤責任嗎?」楊辰樂了:「風小姐,我不知道這位王家人的話是否能代表你的話,但我幫的是你,不是他。如果可以,請讓他閉嘴,他如果能代表你的意思,那麼很好,風小姐,你可以權當我剛才沒說過那些話。令堂的病狀,另請高明吧。」

開玩笑,他當年行醫治病時,何時受過這種悶氣?就算是那些大人物請他****,哪一個不是規規矩矩的?

風雪舞這時也發飆了。

這是她的事情,然而自己背後這些追求愛慕者卻一個個百般針對這楊辰,豈是不把她放在眼裡?

風雪舞氣的面色溫紅,怒喝道:「王雲開,是非對錯,我有我自己的選擇,我母親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你若是還在這裡插嘴,說風涼話,我自會像我父親說明此事的。到時候我母親出了什麼差錯,相信我父親自會親自上王家的。」

聽到這,王雲開渾身一顫,風雪舞的父親,那可是響噹噹的招牌,一身實力,他家長輩都不敢惹,他豈敢造次?

風雪舞這麼說,已然是威脅於他了。

一念及此,王雲開只能恨恨的將一雙陰毒的目光放在了楊辰身上,顯然是覺得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楊辰。

風雪舞俏臉上掛滿了擔心,她略顯猶豫的看著楊辰,那嬌容上的意思已然再不過明顯。

楊辰也是活了一二十年的人物,怎會看不出風雪舞的焦慮,他語氣硬邦邦的說:「風小姐,我知道你信不過我的話。我也沒什麼好保證的,如果這三味靈藥熬成的湯汁真的一點作用都起不到,我隨時歡迎風小姐來楊家找我興師問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