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十五章:什麼叫大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什麼叫大方?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五百斤,是什麼意義?

那就代表著,楊辰已然達到了煉體境第二重,甚至已經距離煉體境第三重不遠了。這樣的成就放在一個十三歲的少年身上,其實只能說不好不壞,在楊家談不上是傑出,只能說是優秀。

可是,如果說是三天從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材,達到煉體境第二重呢?

是的,三天從一個普通人達到煉體境第二重,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但那不代表天才做不到!

天才!一個非常讓人仰望的字眼。

在楊家,自稱天才的人不少,被人稱之為天才的也不少。比如說楊恆的哥哥楊武,同樣是十三歲,就已然達到了煉體境第四重,被人稱之為天才。不過那算是個屁的天才?大荒出過真正的天才,年僅十八歲進入靈武境,那才是真正的妖孽天才。

而當時,對方的修鍊速度,似乎也不比自己弟弟強多少吧。從一個毫無經驗的普通人,閉關三天就達到了煉體境第二重?

她不知道楊辰早已經開始修鍊武道的事兒,只以為自己弟弟才修鍊了三天而已。

但實際上,楊辰的真正修鍊時間不說三天,但其實和三天也沒什麼特別大的概念了。

此刻的楊辰拍了拍手,轉身微笑著說:「姐姐,你看如何1

楊采蝶什麼都沒說,只是眼睛濕潤,哇的一聲抱著楊辰,眼淚啪啪噠噠的滴落而下,讓這個女人更顯的嬌艷。她絲毫不顧及男女授受不親的規矩,把楊辰抱的死死的,差點讓楊辰一口氣沒緩過來。

「寶啊,是姐姐錯了,姐姐若是早知道你是個天才,我也不會耽誤你那麼久了。」楊采蝶心中內疚自責,很多時候,她只是不想讓楊辰遭那麼多罪而已。

楊辰被楊采蝶這樣彪悍的模樣給嚇到了,很快他就啞然失笑:「姐姐,沒事,沒事了。別哭了。」

楊采蝶越哭越凶,這讓楊辰變得悵然若失,或許這個女人的哭泣不僅僅只是因為內疚,而是這麼多年的委屈。以前這份委屈楊采蝶無法吐露出來,但實際上,一個女人獨自支撐一個家庭那麼多年,又豈會沒些委屈?

只是這個委屈,楊采蝶以前沒法對楊辰說,可是看到楊辰這樣的天賦時,她那扇委屈的門彷彿得到了一把鑰匙,瞬間打開,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顧明月在旁也是擦著眼淚,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她嘴裡嘀咕著,我家少爺是天才,我家少爺是天才……

……

楊辰漸漸的有些不太確定自己展露這一手到底是對還是錯了,因為顧明月這小丫頭跟著自己一塊出來后,那雙大眼睛里,寫滿了崇拜。就跟入魔了一樣,甚至走起路來都雄赳赳氣昂昂的,特別自信。

楊辰好不容易安撫好楊采蝶后,打算去楊二爺那裡,便是隨身帶著顧明月這小丫頭。結果這小丫頭打一出門來那雙眼睛就沒離開過他,看著他就跟看著偶像一樣,緊緊的跟著,步步不離。

顧明月現在確實是自信無比,其實那周懷義雖然背叛了,但有一句話說的沒錯。以前楊辰的家僕出門在外,都很難抬得起頭,甚至不敢說自己是楊辰的僕人,說出去都怕人笑話。

她顧明月即便不承認,可心中又豈會沒那麼一絲絲自卑?

但現在不同了。

不管別人知不知道,可在她眼裡,她少爺就是天才。

「明月,記得到二爺那裡,說話一定要尊敬些。」楊辰不忘囑咐了一句。

「放心吧少爺。」顧明月展顏笑道。

楊辰點了點頭,倒是沒有多餘的擔心,顧明月這小丫頭雖然年齡不大,不過規矩方面懂得很是周到。

去楊二爺那裡,也是楊辰必然要做的事兒。畢竟,楊二爺已然叮囑過他,讓他去那裡看看。自己即便前世丹道出眾,驚駭世俗,可是,今世的他只是楊家的一個普通人而已,雖然近期表現有所驚艷,但給予長輩足夠的尊重還是有的。

而且楊二爺那裡的煉丹環境,比自己這邊強多了,能在那裡煉丹,楊辰也是十分樂意的。

但是,也不知是冤家路窄還是怎的,路到一半,突然間,他就又撞見了自己在楊家的老對頭,楊恆。

那周懷義也不知道是怎麼討的楊恆歡心,以前楊恆身邊的那個馬屁精小輝赫然已經被周懷義頂了下去。現在的周懷義屁顛屁顛的跟在楊恆身後,對楊恆是馬首是瞻,卑躬屈膝。

楊恆現在也是春風得意,他這春風得意的源頭,正是因為身邊的一位美貌少女,少女年齡大概也是十三四歲的樣子,長相的確是秀美的很。只是以楊辰目光來看,這少女眼神中透著涼薄,恐怕是個生性刻薄之人。

看楊恆那勢頭,顯然是對這少女展開了瘋狂的追求之勢,而且所見成效很明顯。至少這少女,似是已經開了心花。

楊辰沒打算搭理楊恆,準備借路而行。不過他想的美妙,卻不代表楊恆也一樣如此。

楊辰看到楊恆之時,楊恆也看到了楊辰,他正想著如何在孫巧梅面前彰顯一下自己的能力,看到楊辰后,他心思一動。歡心無比,這不是機會來了嗎?

不過楊恆自然不能明面上去找楊辰的麻煩,他得裝著心胸大度,瞥了周懷義一眼,給予了周懷義足夠的暗示。

周懷義能夠把以前那非常會拍馬屁的家僕小輝擠下去,成為楊恆桑也是有些原因的,至少他這眼力勁十足。主子一個眼神,他立刻會意,譏諷的說:「哎呦呦,那不是楊辰么,馬上就要到成人會了。沒想到你還領著一個小丫鬟在這裡遊手好閒,真是一頂一的『廢物埃」

已然得到了楊恆的暗示,周懷義說起話來,那叫一個底氣十足,絲毫不擔心楊辰能報復什麼。

這讓楊辰本來打算借路而行的念頭陡然打消,不怒反笑的轉過身來,打量著楊恆和周懷義。

楊恆嘖嘖說道:「巧梅,忘了和你介紹了。」

「不必介紹了,你們楊家的廢材楊辰,楊恆,你好歹也是楊家的天才之一,接觸的人,多少也得帶點眼光。像是這種垃圾貨色,還是離的遠一點好些。免得晦氣,拉低了我們的身份。」孫巧梅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說。

她早就聽說過楊家有個廢物楊辰,最關鍵是楊辰姐姐和孫家有一定的矛盾,這讓她更不吝嗇出眼譏諷,反正這樣一個窩囊廢也不敢還嘴什麼。

楊恆也是符合的說道:「巧梅您說的對,你瞧我這家僕的嘴,總是忍不住說些話。不過或許得承認,他說這話,確實有那麼幾分道理,我這家僕人就是老實,見什麼就說什麼1

周懷義連忙道歉,似乎真的是一時說錯了話。

這讓楊辰微微眯起眼睛,淡淡的說:「楊恆,你這一主一仆,一唱一和的倒是挺歡快埃對了,周懷義是你的家僕對吧,要不要我替你管教管教家僕是該怎麼說話的,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奴才的規矩1

「楊辰,你和奴才一般見識什麼?那是不是只能說明你心胸狹窄?而且,我這奴才雖然口直心快,不過他說的,也都是實話吧。哈哈哈哈。」楊恆大笑起來。

顧明月在旁氣的直跺腳:「楊恆,你才是廢物1

楊辰擺了擺手,制止住顧明月,隨即微笑著說:「楊恆,你說周懷義剛才說的都是實話對吧。」

「難道不是嗎?」楊恆反問。

楊辰嘖嘖道:「你好像忘了幾件事情啊,楊恆,前段時間你還輸給我三百塊靈石,我倒是很好奇。你輸的一敗塗地,我若是廢物,那你是什麼?廢物中的廢物?因為不管怎麼說,你似乎都是我的手下敗將吧。」

本來同為家族之人,楊辰不想把撕破了臉面。可是這楊恆咄咄逼人,絲毫不給他面子,而且似乎全然將他的忍讓當做懦弱,那他多少得讓對方知道一下,自己的性格雖然談不上睚眥必報,不過,卻不是不知道『報復』這個字是怎麼寫的埃

既然這楊恆真的要找麻煩,索性他也不介意將對方輸給自己的事兒,在其特別想要彰顯自身的時候,給抖摟對方。

的確,楊恆現在很是想彰顯自己的,至少他和楊辰一對比,會讓他很有優越感和自信。可是他突然想了起來,自己還有一檔子輸給楊辰的事兒,而且楊辰竟然真有膽量將此事給抖摟出來。

楊辰的一番話,立刻讓孫巧梅眉頭皺起,現在是『成人會』的階段,所以是她來提前擇偶,選擇以後與楊家聯姻對象的時間。她將楊恆當做第二人選,所以對其表現的不冷不淡,很想觀察的更深一些。

現在聽到楊辰這樣的話,她立刻提起了興趣。

楊恆顯然也看出了孫巧梅的想法,頓時間勃然大怒:「楊辰,你血口噴人,我……我什麼時候輸給過你1

「哦?也對,這種事兒總是很容易賴賬的,不過,靈石總不會說謊吧。三百靈石,應當是一筆不菲的價錢,如果可以的話,楊恆老兄何必不展露一下自己的財富,也免得讓孫姑娘覺得你楊恆是個窮光蛋,一點安全感都沒?」楊辰不急不躁的說。

這樣一句話彷彿銀針一般,刺的楊恆心底都在流血。

孫巧梅也是柳眉挑起,被楊辰一席話挑起了興趣,她倒是真的好奇這楊恆年紀輕輕,被人稱之為少年天才,手底下有多少靈石存量。

楊恆現在哪裡有什麼靈石?三百靈石,他全輸給楊辰了,手底下還剩那麼些靈石,亮出來都不夠丟人的。

可楊恆怎會承認此事,怒喝道:「楊辰,你算什麼東西?我有多少靈石,憑什麼讓你知道?」

「恩,說的有道理。不過我素聞你楊恆大方的很,據說我以前這家僕周懷義投靠於你,也是因為聽聞你這個當主子的比我這個當主子的大方多了。要不這樣吧,你現在賞賜給周懷義些什麼?免得周懷義背叛了我投靠於你,讓人心寒可就不好了。」楊辰平靜的講道。

對付楊恆,他有很多種辦法,不過以前,他實在不屑用這些手段罷了。

周懷義聽到楊辰的話,咕咚咽了口口水,老實說。他來到楊恆這裡,雖然屢次被楊恆提拔,可實際的甜頭,卻是一個都沒的。

楊辰看到楊恆臉都憋成了豬肝的顏色,緩緩說道:「看來楊恆你這大方的『性格』有些名過其實埃既然你楊恆喜歡和我比,那咱們就比比,明月,這是兩百靈石,你拿著,是少爺獎勵你的。」

說著話,楊辰將一袋靈石取了出來,總共二百枚,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交給了顧明月,然後看向了楊恆。

意思很簡單。

你剛才叫囂的不是很厲害嗎?

有本事,你也拿出來二百靈石給周懷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