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十九章:丹童阻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丹童阻撓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之後,楊辰眼看顧明月情緒波盪不定,便先讓顧明月離開,獨自一人前往楊二爺那裡。

和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楊二爺是開講堂,他的院子這才對外開放。但平日里楊二爺身份尊貴,楊家尋常人是不能來到此地的。就算來,也進不去。像是楊辰現在,他想進院找楊二爺,卻被外邊的丹童給攔著了。

楊辰倒是有這丹童的記憶,因為這丹童乃是楊二爺桑據說是楊二爺從外邊撿來的,因為煉丹天賦不錯,而被楊二爺任作煉丹師的助手,平日里則是幫楊二爺看門,閑雜人等,一律被這丹童篩除在外。

而楊辰,恰巧不巧的,就被這丹童當做『閑雜人等』了。

這丹童顯的很是趾高氣昂,也全然沒將楊辰放在眼裡,他守在院子前,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楊辰,你說二爺的院子你隨便出入?你以為你是誰?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德行?你那副德行都傳到其他家族耳中了,二爺什麼身份,你什麼身份?」

楊辰大致的打量了這丹童一眼,十四五歲的模樣,面紅齒白,確實長著一張招人喜歡的面孔不假。

他搜尋了一下記憶,倒是翻騰出不少以前的記憶。

在以前,『楊辰』也是經常來楊二爺這裡煉丹的,不過只要這丹童在,就必然會想法設法的刁難『楊辰』。因為那個的楊辰生性懦弱,被人欺辱,也不敢多言什麼,這丹童時間久了,就自是將楊辰當做軟柿子來捏了。

回想起這些記憶,楊辰啞然失笑,看來楊二爺貴人多忘事,並未對丹童提起過自己的事情。否則給這丹童幾個膽子,又豈敢狗眼看人低?

楊辰背負著手,不急不躁的說:「二爺親口對我說過,以後二爺這塊地,我隨時都可以來。」

他說這話時,刻意的將聲音放大了幾分。

他猜測楊二爺多半就在裡屋煉丹,聽到了自己的話,想來自會出來。至於這丹童,他還真不想與其過多的浪費口舌,若非他需要楊二爺這煉丹室,還真未必會來這裡。

「哈哈哈哈。」丹童絲毫不避諱的大笑起來:「二爺親口對你說?我還說二爺親口對我說我是他親孫子呢,有用嗎?有意義嗎楊辰?你編這些謊話只會讓我覺得你很幼稚而已。你要知道,整個楊家,除了我和族長之外,誰也不能自由出入二爺的院子。」

丹童趾高氣昂的看著楊辰,骨子裡都冒出了優越感出來。能夠隨意出入楊二爺的院子,這是榮譽。

「徐三。」

突然間,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伴隨著的是一名白髮蒼蒼的老人從屋中走了出來。

丹童聽到這聲音時,那方才的優越感頓時消失的一乾二淨,跟變了一個人似的,急忙點頭哈腰的恭敬講道:「二爺,您老怎麼出來了?是不是這楊辰太過聒噪?打擾了您老的靜修?若是如此,我立刻將他趕出去1

本來楊二爺還平靜如初,但聽到丹童徐三的話后,立刻眉頭皺起,厲喝道:「徐三,你可是越來越不像話了1

「二……二爺,怎麼回事?」丹童傻眼了,他還以為是楊辰的原因,立馬沉聲說道:「楊辰,還不給我滾?」

「住口1

楊二爺神色冷漠的說:「徐三,楊辰乃是我的貴客1

徐三神情獃滯,彷彿不敢相信一般的說:「二爺,這……這怎麼可能1

「混賬。」楊二爺面無表情的講道:「我的話,你也敢質疑?」

他搖了搖頭,這徐三真是太不像話了。

他需要的是丹童,並不是一個借著他這張虎皮耀武揚威的人。丹童的職責是什麼?有眼力勁,隨機應變能力強,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徐三一開始對此做的的確很好,為人圓滑,聰明機靈,確實是很讓他省心。

可是最近一段時間來,這徐三卻是越來越不像話,至少剛才徐三連續幾次沒明白自己話中的意思,顯然已經是沒有達到自己對丹童的要求指標了。

早在剛才,他就聽到了屋外的喧鬧聲,並未第一時間出來,徐三和楊辰的對話,他也聽在耳中。本來看到徐三那狗眼看人低的德行,他心中雖然惱怒,不過並未放在心上。因為徐三畢竟在他手底下幹了三兩年。

而且,沒將楊辰的事兒囑咐給徐三,確也是他的責任,故此,他倒沒什麼提起此事的意思。可是徐三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反駁自己,讓楊二爺心中惱怒,直接一頓訓斥。

這訓斥的話語出來后,徐三整個人都傻了。

楊辰竟然是楊二爺的貴客?

這,這怎麼可能埃楊辰那幾斤幾兩,什麼德行?他比誰都清楚的。他還是很有眼力勁的,看到難啃的骨頭,他立馬換成另外一個脾氣了。

「楊辰,你隨我來吧。」楊二爺微笑著說,隨即轉頭對徐三講道:「徐三,記住,以後但凡楊辰來我這裡,一律放行,明白了嗎?」

「是……二爺。」徐三心中一頓,但還是咬牙說道。

不過他看著楊辰的眼神里卻充滿了陰毒,彷彿自己應有的待遇被楊辰奪走了一樣。

他在楊二爺手底下做丹童,確實被楊二爺十分照顧,楊二爺本性善良,自然不會虧待一個丹童。一開始的徐三倒也感激的很,可是時間久了,徐三打心眼裡就是以楊二爺晚年孫子的身份自居。

他要得到楊二爺的所有寵愛,容不得他人和自己爭寵,他覺得,這楊家年輕一輩人當中,不可能有人得到楊二爺的青睞,壓過他一頭。

可是現在,楊辰出現了,至少從現在來看,楊二爺十分器重於對方。

「可惡。」徐三心中咬牙切齒,對楊辰的嫉恨在心中埋下了種子。至少他決不允許一個自己以前欺辱的廢物,壓到自己的頭頂上。

「楊辰,說來卻也是老夫的責任,是老夫未有告訴徐三你的事兒。所以,此事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徐三雖說話難聽了一些,不過本性確是不壞的。」楊二爺溫和的說道。

楊辰哪敢倨傲,急忙說:「二爺說笑了,您老和我道歉,那可是折我的壽啊1

「你這小子,嘴巴倒是挺會說。」楊二爺是越看楊辰越順眼,負手走在前方,開口說道:「說起來,你前些時日回到家內,利用那些材料煉製丹藥,成果如何?」

楊辰摸了摸下巴,幾乎沒怎麼思考,就拱手講:「二爺,這些時日來,楊辰一直苦衷於煉丹,效果顯著。一些丹藥煉製成果,也都讓我自己很滿意,不過,煉製了一段時間后,卻發現突然阻礙多多。似乎遇到了什麼瓶頸,晚輩不敢大意,便來到二爺這裡了。」

他這些話,自然是提前準備好的說辭,以他的煉丹水準,又怎會輪得到楊二爺教他?

「哈哈,瓶頸的好埃說起來,你煉製的都是些什麼丹藥?」楊二爺問道。

楊辰連續說出了幾種丹藥名出來。

楊二爺聞言,眉毛大挑,震撼的說:「你說的這些丹藥,若真被煉製出來,你現在的煉丹水準,少說也得有一品中階了。怪不得,怪不得,楊辰,你可知道你為什麼有瓶頸?因為你再往前跨一步,那就是一品高階煉丹師了1

「二爺的話當真?」楊辰佯裝驚訝,其實,這都在他的預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