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四十六章:無路可走的周懷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無路可走的周懷義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楊八長老料錯了一件事兒。

並非是他的地位不如楊辰,而是,他千不該萬不該,在百族試煉之戰的緊要關頭,對楊辰百般挑唆。

只不過,楊八長老又怎會理解?此刻的他雖然屈服於楊金和的威嚴,但那眼神的陰毒,卻並未有多少消逝。

他的目光匯聚在楊辰身上。

本來他針對楊辰只是因為楊二爺而已,但現在,他卻是真的對楊辰有些恨之入骨了。

「哼,希望你真的可以進入前三十名,獲得進入妖獸山的資格吧。否則回到楊家內,我有的讓你好看。」楊八長老心中暗暗想到。

最終,楊辰得到了楊金和提前給予的獎賞,這才起身告退。

在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他可不想多留什麼。

只是,當他以為回到家裡就可以消停消停的時候,他卻發現,他錯的太離譜了。

因為,在他家宅院內,一道身影站在那裡。這男子滿臉的諂笑和卑躬屈膝,臉上充滿了阿諛,細細一看,可不正是那曾經背叛過他的周懷義嗎?

「周懷義,你還不快滾1顧明月站在院子里,氣的面紅耳赤。

她是著實被周懷義這幅嘴臉給噁心到了。

這樣的怒喝,自然第一時間就引起了楊辰的注意,楊辰轉目看去。只見那周懷義不知道何時站在他家院子內,一臉嫌殷勤的搶著幫顧明月操勞著院子內的雜物活,這時的周懷義,要多利索有多利索。

這讓楊辰氣急反笑,倒是不著急出聲,他倒周懷義想幹些什麼。

周懷義這時『勤奮』的在楊辰宅院中忙活著,先是收拾這邊,后是收拾另外一邊。竟然開始了他以前在楊辰手下所做的工作。甚至如此操勞的同時,還對顧明月態度殷勤,彷彿慈祥長輩般。

這樣忙活的同時,周懷義很快就發現了楊辰。

當看到楊辰時,周懷義先是一怔,隨即趕忙諂笑道:「少爺,少爺您回來了?我這就將院子收拾乾淨,絕不影響了您修林隆!

楊辰豈會不明白周懷義的想法,當看到周懷義對他如此殷勤之時,他眯起眼睛,冷聲說道:「周懷義,我什麼時候允許你進我的家門了?」

「少爺,我這……我這不是您的僕人嗎?」周懷義一閃尷尬,隨即硬著頭皮說。

楊辰嗤笑說道:「周懷義,我還真是小瞧了你的厚臉皮,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現在應該是楊恆的僕人吧?理論上來說,你應該在楊恆的宅院中,怎麼會來我這裡?」

聽到這,周懷義面色微變,但他這般麵皮,來到時,自然已經是有備而來。

此刻,他急忙說道:「少爺,我去楊恆那裡,純粹只是一時糊塗,思前想後,我還是覺得,楊辰少爺您這裡,才最適合我周懷義的。」

「這麼說,你又背叛楊恆了,反而投靠我了?」楊辰摸著下巴,饒有興趣的問道。

「對,楊恆那廝不思進取,整日遊手好閒,無所事事。我也是一時瞎了眼睛,竟會被其蠱惑,少爺,你可千萬要相信我,我周懷義若非一時被其蠱惑,怎會做出當日那等愚蠢行為?」周懷義恨的咬牙切齒,似乎真的對楊恆持有恨鐵不成鋼的態度。

楊辰樂了。

他是真的樂了。

「周懷義,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時你投靠楊恆時,也是對我這麼說的。而且你似乎曾經說過你周懷義名字中即是帶著懷義兩字,對待主子,就絕對會忠心不二對吧。」楊辰語氣冷冷的。

周懷義身子僵硬了,他趕忙想要再解釋什麼。

但很快,楊辰就面無表情的說道:「還是說,你把我這裡當成是你家了?你想走就走,想來就來,周懷義,你似乎沒怎麼看明白吧。我早就說過,我楊辰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你應該好好想想,你有什麼東西是能夠讓我看上眼的?」

聽到這,周懷義徹底害怕了。

他生怕楊辰再不收留他,嚇的砰一聲,竟是絲毫不顧及尊嚴的,跪在了地上。

這般跪在地上,周懷義急的連磕響頭:「少爺,少爺,你千萬不能不收留我埃我這次背叛了楊恆,已經是一無所有了,我為的就是重新回到您麾下,我當日的選擇,是一時糊塗,是一時糊塗埃您不收留我的話,我就真的無路可走了。」

他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若是早知道楊辰有此天賦,他當日怎麼會選擇背叛楊辰?

哪怕,多留兩個月,僅僅兩個月,就足夠了。

至少楊辰看到他忠心耿耿,對他的好處,還會少了嗎?

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你看顧明月現在打扮的漂漂亮亮,同樣都是下人。他周懷義和顧明月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也正是看到這些,他方才選擇回到楊辰身邊。

楊恆現在在楊家還有什麼地位?

成人會沒有大放光彩,楊恆所得到的資源少之又少不說,更何況楊恆對待下人更是苛刻無比,想讓其賞賜自己些許靈石,難如登天。

而楊辰不同,楊辰在成人會上大放光彩,必然會得到大量的資源靈石供給,到了那時,以楊辰為人,稍微賞賜他一些,都夠他揮霍的。

他自認為自己以前在楊辰手底下工作的還不錯,更何況楊辰現在地位不同,怎會與他一般見識?

只是,他想錯了。

楊辰面無表情的說:「周懷義,你知道我楊辰這輩子最恨的是什麼嗎?」

「就是背叛1

華宛如的仇恨,他還放在心上,並沒有忘記。

待他楊辰武道修為大成之日,自是去取華宛如狗命之時!現在,就先讓那女人好好多活幾日而已。

楊辰語氣不有絲毫溫意的低喝道:「周懷義,我的話已經很明白了,再不滾,下場,你明白的。」

周懷義愣在原地,眼神中充滿了絕望。

他知道,自己終究是錯過了,最該表示衷心的時候。

一切都晚了。

他現在沒了楊辰,又脫離了楊恆,名聲早已經臭了,在楊家,還怎麼可能混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