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四十八章:意外誕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意外誕生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少爺,這也太受歡迎了……」顧明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以前的楊辰,可絕不會擁有這樣出色的待遇。

心中思緒著,顧明月突然一怔,看到楊辰練武結束,急急忙忙踩著小碎步,將提前準備好的水遞給楊辰。然後拿起手帕就幫楊辰擦起了汗水,這無心的動作倒是惹的一群外族少女咬牙切齒,一個個詢問起這顧明月究竟是哪路神仙了。

楊辰倒是看了一眼四周,總覺得今日演武場對於他而言『多半』是一個是非之地,故此,連忙停止混元槍法的修鍊。打算與顧明月一同離開。

也正是他打算離開之時,突然間,人群中出現了騷動聲。

「讓開1

「都讓一下1

楊辰好奇的轉過面龐,只見一名中年男子慌慌張張的從人群中擠了出來,一出來,便將雙目匯聚在了楊辰身上。看到楊辰時,這中年男子彷彿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楊辰,你果然在演武場,真是太好了。」這中年人欣喜無比的說。

楊辰眉頭凝了凝,看著這中年男子,冷冷的說道:「楊遠大伯。」

這中年男子,名叫楊遠,比他要長一輩。

這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楊遠,乃是楊恆和楊武的父親。

除了楊遠之外,楊金和,也與楊遠一起來到。以楊辰的智慧,稍稍思緒,便能夠猜想出,恐怕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兒。

不過楊辰雖然不打算再與楊恆與楊武一般見識,但畢竟新仇舊恨都在那裡放著呢。他可不覺得自己與楊遠一家子的關係能好到哪裡去,故此,楊遠匆忙尋上自己,他自是不必與對方客氣什麼。

楊遠顯然也注意到了楊辰的表情變化,看到楊辰對自己的情緒如此抵觸,他的笑容充滿苦澀,竟是放低了姿態:「楊辰,能找到你真是太好了。實不相瞞,應你這句大伯,我心中實在有愧埃」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這楊遠作為楊恆的父親,出人預料的是,這楊遠比楊恆和楊武強多了。

至少對方身為長輩,不倚老賣老,卻如此放低姿態,實在是讓楊辰沒了脾氣。

楊辰本就是那種你敬我一尺,我便敬你一丈的人,看到楊遠如此態度,神情變化便也緩和了不少:「楊遠大伯,不知道你這般匆忙找上我,所為何事?」

「這……說來慚愧。」楊遠嘆了口氣:「此事也和我那不爭氣的兒子有關,對於於家小姐與楊武的事兒,相信楊辰您也是知曉一二的。」

楊辰頗有些好奇,轉目看了一眼楊金和:「族長,這楊武和於家小姐……」

楊金和與楊遠對視了一眼,隨即擺了擺手:「今日乃是楊武與於家千金定下婚事的日子,楊遠隨同自己兒子楊武前去於家接親,誰知道那於家千金竟突然變卦。當著楊家接親隊伍,突然要悔婚1

「悔婚?」楊辰微微眯起雙眼,對此,倒是沒什麼太過驚訝。

他第一次見到那於家大小姐的時候,就知道對方並非一個安分守己的女子。想要駕馭對方,很難很難,至少絕非楊武這種角色就可以駕馭得了的。

事實果然如他所預料,楊武在此次成人會上剛失勢,這於家千金,就打算悔婚了。

這和楊恆以及孫巧梅還不同。

孫巧梅和楊恆並未定下婚事,但楊武和於家千金那是定好的婚事,不可能變卦了。

一念及此,楊辰緩緩說道:「那於家小姐若是變卦,怎麼說,都得給我們楊家一個交代吧。」

楊金和搖了搖頭:「理論上卻也是如此,其實那於家千金變卦,倒也可以讓人理解。畢竟楊武現在失了一條手臂,人家女子心有悔意也很正常。不過,關鍵就在於,楊武性子太倔,眼看於家小姐悔婚,覺得失了面子,哪裡會善罷甘休?」

「然後呢?」楊辰下意識的問道。

楊武的父親楊遠笑容苦澀:「那於家千金早就有悔婚的想法,竟然提前搭上了王家的線,底氣足了不少。與那王家的天才王雲開同流合污。竟然當著楊家接親隊伍的面,羞辱於楊武。楊武氣不過,與那王雲開大戰了一常可是你也是知道的,楊武一條手臂都沒了,又怎麼可能是王雲開的對手?更何況,那王雲開的武道修為,本就比楊武更勝一籌。」

楊辰樂了。

那於家小姐還真非一個安分女子,這速度也太快了。成人會在結束幾天,對方就搭上了王雲開的線?看來對方身為小部族女子,能勾上楊武,同樣也能勾上其他人。

不得不說,這於家千金勾引男人,還真有幾分手段。

有了王家天才當做擋箭牌,這於家雖然身為小部族,不過於家小姐也底氣多出了不少,羞辱楊武這種事兒,倒也不是不會做的出來。

想到這,楊辰倒也能明白楊遠和楊家族長今日尋自己的目的,他開門見山的說:「族長,楊遠大伯,您就直說吧來意吧。」

楊遠和楊家族長面面相覷的看了一眼,隨即,由楊遠表情難堪的說:「其實,此事完全可以不了了之,只是,那王雲開和於家小姐羞辱於楊武,楊武剛剛斷了一臂,這就算了,至少楊武天賦在那裡放著。可若今日咽不下去這口氣,接受不了這種打擊,下半生,他就真是一個廢人了。」

本來楊辰是不打算去管楊武的事兒的,畢竟他和楊武關係還沒親近到這種地步,可是,這楊遠愛子心切,著實是讓他有些心軟了。

「楊遠大伯想讓我出手?」楊辰問道。

楊遠嘆了口氣:「其實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還是於家小姐,只是那於家小姐攀上了王雲開的高枝。想打消這於家小姐的氣焰,必須得從王雲開入手,只是這王雲開乃是王家的天才,王家乃是大部族,再說,我們楊家人還不至於拿長輩去欺壓這王雲開,只能同輩之人去解決此事,方才能圓滿此事的同時,堵住他人口舌。」

「若是王雲開一敗,這於家小姐自然就氣焰囂張不起來,相信楊武的心魔,也就會輕鬆不少了。」楊金和附和著說。

楊辰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過,他顯然還沒有答應此事的意思。

其實,楊遠的意思已經夠明白了,是打算讓他出手對付王雲開。

但是,他點頭不點頭,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楊遠和楊金和都是聰明人,哪裡不知道楊辰根本沒答應的意思?

這讓楊遠心急如焚,將求助的目光放在了楊家族長身上。

楊金和知道楊辰仍然心有芥蒂,只能張口說:「楊辰,今日楊武求親失敗,又被於家千金和王雲開羞辱,失的不止是楊遠一脈的面子,而是整個楊家。倘若不解決此事,楊家永遠會成為別人的笑柄,若是可以,你便幫你楊遠大伯一把吧。那王雲開一身武道修為達到煉體境第五重,咱們楊家也就唯有你能與之抗衡了。」

看到楊金和都出來求情,楊辰終於鬆了口:「族長說的不錯,是我楊辰太過在意以前的恩怨了。不過,讓我完全忽視掉楊恆和楊武對我所做的一切,那不可能。當然,出手,我還是會出的,不過,我需要一百塊靈石的報酬。想讓我免費出手,不可能。」

一百塊靈石?

楊遠露出了喜色,一百塊靈石對於他而言,根本不算回事。楊辰這分明是找個台階的嘛。

他哪裡不知道楊辰的意思,趕緊拿出包滿一百塊靈石的儲物袋,交給了楊辰。

「給明月吧。」楊辰雷厲風行的說:「接下來,咱們就出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