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五十五章:我有意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我有意見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那就好,大家都敞開了,反正咱們都是年輕人,就算捅破了天,王家最多也就找咱們楊家長輩一頓晦氣,不敢拿咱們楊家怎麼樣。」楊武底氣十足的說著。

中等部族雖然不如大部族,但大部族也不是說隨隨便便找個理由就能欺辱中等部族的。這些年輕人的打鬧,往大了說是打鬧,但只要不鬧出人命,捅破了天,那也可以說是小孩子玩鬧而已。

不過了這個線,楊家都可以兜下來。

再說,這不是有楊二爺在一邊卡著這個線的么,他們怕什麼?

楊武作為一群少年們的指揮者,開口說道:「現在先看辰哥怎麼說。」

楊辰背負著雙手,立於最前方,平靜的說道:「是么,說起來。我記得王家還有一位天才,應該叫王雲開吧,我與他可是有過不少交情的,他怎麼不再這裡?」

對於王雲開今天沒出現在這裡,他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楊辰,勝敗乃兵家常事,我承認你的武道修為確實出乎我們的所料,不過如果你真的以為,我們是王雲開那種廢物,那你就大錯特錯了。」王仁的兄長王德嗤笑道。

他說這話,也的確有他說此話的資本,因為王雲開在王家,確實並非是頭號天才。王家的招牌,乃是王仁和王德。這兩兄弟,王德為兄長,是一名頂尖的武道天才。年僅十五歲,就已然有了煉體境第五重巔峰的水準和實力。

而王德的弟弟王仁,則是一名煉丹天才,據說在不久前,這王仁已然成功煉製出一爐『升元丹』,成為了貨真價實的,一品完美煉丹師。

『升元』、是一種可以洗鍊煉體境身體強度的丹藥,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提高煉體境武者的武道修為。故此被稱之為一品完美丹藥,一旦煉製成功,那就是貨真價實的一品完美煉丹師。

這王仁和王德兩兄弟,一丹一武,著實是附近諸多部族中的一段佳話。

曾經的『楊辰』,便是被王仁在煉丹上給打擊了自信心,差距實在太大了。

王仁這時介面講道:「楊辰,我也不打擊你,別說是你那三腳貓的煉丹功夫,論起煉丹。你們楊家除了楊二爺,換誰來都是一樣,在我眼中,你們楊家的那些煉丹水準,全都是上不了檯面的廢物1

這樣一番話,頓時惹怒了楊家一眾少年。

楊武也是坐不住了,騰的惱怒喝道:「你罵誰廢物呢?」

「就罵你呢,楊武,你斷了一條手臂,好好在家呆著不就行了,何必出來丟人現眼呢?」王仁祭。

在他眼中,中等部族,生來就是被他大部族的人玩弄欺壓的。

這樣的嘲弄,楊家的那些少年沒誰能夠再忍耐了。

尤其是那楊一鳴,已然信誓旦旦的保證過,這時豈有不插話的道理,他扯著嗓門就破口大罵起來:「王仁,你真把你自己當成天才了嗎?放你媽的狗臭屁1

「小子,嘴巴放乾淨點。」王家的人一個個站起身來。

楊一鳴雄赳赳氣昂昂的,到了這時,哪裡有半點害怕的模樣,他嗤笑道:「怎麼了?急了?嘴巴放乾淨點?嘿,我這人嘴巴是臭,不過我就喜歡和嘴巴臭的人說話?好好回去聞聞自己的嘴巴,整個就跟茅廁里蹦出來一樣,還有你王仁王德,你們倆那嘴巴是不是都是你們父母教的,還是祖傳的?難道說你們祖宗十八輩都和你一樣,從茅廁里生出來的,自戀不說,嘴巴還臭的要命?」

楊一鳴的嘴巴跟放炮似的,里啪啦一連串,把全場所有人都說懵了。

「漂亮。」楊武拍手叫好。

這楊一鳴還真別說,真擅長刨祖墳這方面的事兒。

王家人愣是不知道要如何反駁楊一鳴了。

的確,他們哪裡跟人這麼對罵過?他們身為大部族,從小接受的就是高等教育,遇到這事,反擊都不知道如何反擊了。

楊一鳴則是意猶未盡,一通話說的口水都流出來了,擦了擦嘴巴,還想挽起袖子就再上去罵一通。

楊武急忙咳嗽兩聲:「一鳴,差不多,夠了1

這時,王家的那些長輩紛紛起身,表情難堪的望著楊二爺:「楊宋德,你們楊家人都這麼沒見過世面嗎?還是說,你們只會逞口舌之利?」

「呵呵,王老哥,怪我管教不嚴,不過,有時候,口舌之利,不也能見識一個人的水準嗎?」楊二爺看似和藹可親,但言語中,絲毫不避諱的與王家長輩反擊起來。

「但你要記住,今天你們楊家來這裡是做什麼的。如果只是玩這種幼稚的遊戲,那俗我們王家不奉陪了。呵呵,你們楊家不怕丟人,我們王家還嫌丟人1王家長輩面無表情的講。

楊二爺也知道時機成熟,不急不躁的說:「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別浪費時間,儘快開始煉丹比斗吧。」

「哼,如此正好。現在既然說開了,那規矩,是不是也得定一下了?」王勇神色冷厲的道。

「你我二人,作為兩個年輕人比試時的裁判。這樣也顯的公平一些。比斗時,丹爐要用最普通的丹爐。」楊二爺看著王勇:「最後以丹藥品質,成色,數量。還有過程,決定勝負。還希望王老哥,可以做到公平公正埃」

「這話應該是我和你說的。」王勇冷哼一聲。

楊二爺不再說話,王勇也是煉丹師,並且和他楊二爺一樣,是王家的招牌。

此刻,王勇背負著手:「好了,楊辰,王仁,你們兩人可還有什麼意見?」

「我沒有了。」王仁冷笑著。

「我有1楊辰突然站了出來。

「小子,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王勇不耐煩的盯著楊辰。

楊辰背負著手:「單單比斗,實在沒意思,以我之見,還是有點彩頭的好。不然,這比斗實在是太沒意思了一些,而且觀眾看著,也沒什麼意思,不知道諸位可否覺得我說的有道理?」

比起比幫那個楊辰擦屁股的事兒,楊辰更喜歡在比斗時填點彩頭。

要不然,實在對不起他罕見的出手煉丹一次了。